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热门作品

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热门作品

南司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杨昭沈素兰的古代言情《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南司音”,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上一世,她抱着公鸡嫁入沈家,在沈家男丁被发配流放期间,她撑门户,掌中馈,护女眷。又在姑母安排下过继养子,倾力培养,直到养子功成名就那日,丈夫带着外妾回归,她杨家满门被一夜屠杀......重生一世,什么情爱,不需要!这辈子本她只想报仇,宠妾灭妻?忘恩负义?全都给她死!...

主角:杨昭沈素兰   更新:2024-06-14 0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昭沈素兰的现代都市小说《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热门作品》,由网络作家“南司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杨昭沈素兰的古代言情《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南司音”,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上一世,她抱着公鸡嫁入沈家,在沈家男丁被发配流放期间,她撑门户,掌中馈,护女眷。又在姑母安排下过继养子,倾力培养,直到养子功成名就那日,丈夫带着外妾回归,她杨家满门被一夜屠杀......重生一世,什么情爱,不需要!这辈子本她只想报仇,宠妾灭妻?忘恩负义?全都给她死!...

《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沈家?哪来的沈家?”

卫夫人眉头一皱,直到在身边嬷嬷提醒下,她才恍然大悟,之后看杨昭的眼神满是不屑与鄙夷:“原来你就是那个不守妇德的沈家妇?你跑来这里跟踪我所为何事?”

很快,卫夫人想到了什么,她眉峰一挑:“你该不会也是为了你家男人谋官升迁的事来的吧?”

吕老即将致仕,卫侍郎很可能接任。

所以这些日子,明着暗着都有不少人找到了她面前来,用着各种办法的想在她这搞突破口,为自家男人或儿子谋事的。

杨昭轻轻颔首:“民妇只是……”

“你不必说,绝无可能!”

卫夫人厌恶打断杨昭。她最讨厌就是这种没分寸的人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竟就敢跑到她面前来讨巧了。

见杨昭身边就一个丫鬟,连个嬷嬷都没有,卫夫人脸上那嫌恶就更加的毫不掩饰:“身为妇人,不在内宅管好家中庶务,却跑来这里抛头露面,简直是不知廉耻,毫无妇德可言,见你都是污了我眼……”

卫夫人拂袖一哼,就带着一堆丫鬟婆子匆匆离去了。

冬霜气红了眼:“夫人,她怎能如此……”

“冬霜,莫要说了。”

杨昭脸上也是有些苍白,微微垂着眸,似是努力去藏起委屈与难堪的情绪。

实则她余光,却早就扫过了不远假山后的一补丁衣角……

“回吧。”

杨昭主仆离开后,假山那才缓缓走出一道少年身影。

是文士杰。

只见他望着杨昭离去方向,不知在想什么,微微的失神。

普佛寺后山。

一间禅房中。

“太后,已经查清楚了,先前救下老太太的那位夫人,是六年前嫁到沈家的镇北侯嫡女,杨昭……”

“镇北侯?”

禅坐在软榻上的老太太一听,顿时就挑了眉,脸上不由染了一抹趣味儿:“你是说,当年那个当朝说哀家像他老母的那个莽小子?”

苏嬷嬷笑着颔首:“是,正是那个镇北侯的嫡女。”

苏嬷嬷想到了二十几年前,那个镇北侯被封侯朝拜那日,还是皇后的太后难得被恩准去殿前看个趣儿。没想到却当朝被那个黑乎乎的粗壮青年,给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五服投地的激动大喊着娘的画面。

苏嬷嬷至今都还忘不了,当时满朝文武那被震惊到下巴都要掉了的错愕表情,还有先皇那气得直瞪双眼又觉十分丢人的模样。

简直是好气又好笑!

“哀家好像记得,当年那莽小子长得是又黑又壮的,一副十足大老粗的模样,那嗓门一开声,简直都能把屋顶给掀了去。”

“是,老奴也还记得。”

“真是没想到啊,就他那个大老粗,竟还能生出了一个如此漂亮可人的闺女来!”

“还当真是被祖上蒙了阴,才让他那糙地里开出一朵娇花来了。”老太后在心腹苏嬷嬷面前,难得开怀的打趣笑道。

苏嬷嬷也跟着笑了笑,之后才说:“不过,自从嫁到沈家后,那位杨家小姐如今在京中的名声,却并不是很好。”

“如何说?”老太后问。

苏嬷嬷就知道老太后肯定感兴趣,便把这两日暗卫去调查到的情况都一一说了出来。

听完后,老太后拧眉沉默了。

苏嬷嬷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去给老太后倒了一杯安神茶过来,才听到老太后叹息一声道:“哎!这个世道啊,当真是对女子不公得很,也真是难为了那个孩子了。”


“老夫人,大老爷回来了。“

“大老爷他们回来了……”

暮斋院中,一个婆子喜得声音都颤抖的大喊着,顾不得规矩的就冲进了屋内去通报了。

“回来了?”

沈老夫人喜不自禁的开了嗓门,双手甚至激动得紧紧抓住了刘嬷嬷,满脸喜色;“快,快去让人把前院院门都敞开了,打开正大门,让前院管事们带人去迎大老爷他们回家。”

“是。”

婆子领命就急忙出去了。

沈老夫人喜色难掩,想到什么,忙又吩咐;“刘嬷嬷,快,替我也梳妆换衣,我要亲自去迎我儿和孙子回家。”

“对了,让人去通知东西大院那边,再去二院三院四院那边通知一下,让她们都准备起来,到时随我一同去大门口迎一迎。”

“还有……沁园那也通知一声。”提到沁园时,老太太眼神明显就冷沉了几分。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沁园。

在通知消息的婆子离开后,夏迎就面带喜色道:“夫人,姑爷终于是回来了,以后有姑爷在,您就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冬霜瞥了眼夏迎,“姑爷回来,夫人只怕会更辛苦,你没事就别在夫人面前乱说这些。”

“为什么呀?”

夏迎不明,这几日她养着伤,冬霜也没跟她说轩哥儿的事,她自是还不知道沈立与轩哥儿的关系,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

冬霜也没解释。

杨昭此时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面色还有些苍白,却难掩秀雅美艳的自己,倒是有一瞬间的恍惚,毕竟多年未见自己这般年轻模样了。

至于夏迎和冬霜的对话,她并未多在意,甚至也并不着急去前院。而是盯着铜镜中的自己看了许久后,才勾唇开口;“冬霜,替我梳妆吧。”

这日。

紧闭了六年的沈家大门,终于对外敞开了,这顿时引来了不少关注。

“这沈家大门怎么开了?”

“听说是沈家男丁们回来了……”

沈老夫人亲自带领一众女眷,站定在了沈家敞开的大门前,婆子们挡在了外围四周,可围观百姓还是能看得到那台阶上如花似玉的女眷们……

当中最惹人瞩目的,当属是站在沈老夫人身后第一排领头的女子。

一身净素的袄裙,外披雪白的狐裘大氅,让她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衬得更加的白如胜雪,而那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美得让人挪不开眼,可又让人不敢亵渎多看。

“请问施主,那些沈家女眷中,哪位才是前些日子落水的沈家夫人啊?”人群中,一道软软和和的嗓音响起,就见那是一个穿着旧袈裟的小和尚。

看起来年岁不大,顶多十二三岁左右。

只是他问出那话,霎时就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你个小和尚,不在寺庙好好念经,怎跑来这里打听人家落水的夫人?”

“就是,你个出家人怎如此六根不净……”

小和尚阿尤臊红了脸,可看着沈家大门前那一堆女眷,他愁得忍不住抓了抓自个光秃秃的小脑袋,喃喃道;“小僧只是想替那位落水的夫人看病……”

这几日他啥办法都用上了,却连沈家最外围的门槛都能没进去,更别提说给那位落水的夫人看病了,主子交代的事没完成,他都没敢回去。

“来了……”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声。

接下来众人就看到一连串的板车出现在了街头。

板车非常简易,甚至有些还是很残旧的。而每一辆板车上头都躺着的人,除了领头几辆是单独躺着,其余都是或多或少的并排躺着多个人,全都大伤小伤的缠着纱布……

沈老夫人等人满心期待。

可当看清楚那由板车推回来的沈家男丁情况时,差点都没给吓到晕厥过去。

“我的儿呀——”

一阵人仰马翻后,沈家男丁才入了府。

京中的医馆大夫也在这一日,都被纷纷的请去了沈家。

“李大夫,如何了?我孙儿没事吧?”

霖竹院中,沈老夫人见李大夫一出来,立即就从琇凳上起身询问。

大老爷那边已经让李大夫看过了。

李大夫抹了把额间的汗,才对老夫人拱手道:“老夫人,老夫已经尽力了,这沈大爷的双腿……虽是保全了下来,但是以后恐怕是再难站起来了,至于双手和身上的伤,之前已经被处理得很好,并无大碍。”

再难站起来?

沈老夫人只觉一口气上不来,身躯一晃,要不是刘嬷嬷眼疾手快搀扶住,怕是都跌地上去了,她声颤道:“李大夫,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李大夫叹息摇头;“老夫实在无能为力。”

说到这,李大夫回头瞥了眼里屋那床边低眉顺眼的女子,想到她刚刚在旁所言,李大夫还是多嘴说了一句:

“老夫人,这沈大爷的伤还需要细细将养才行,里头的那位姑娘,应该是懂些医术的,听说这沈大爷身上的伤口也是由她先处理过的,接下来或许可以让她来帮忙照顾。”

顿了顿又道:“先把沈大爷身体养好,也许将来遇到医术更高明的大夫,沈大爷还是有希望重新站起来的。”只是这希望微乎其微而已。

但沈老夫人听后,脸色却好了不少。

有希望就好。

毕竟这医术高明的大夫肯定有,比如皇宫里头的御医……

李大夫离开后,老太太这才想起站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杨昭来。

“阿昭,刚刚李大夫那话你也听到了,这接下来立儿得好好养伤,那个……那屋里头的女子,就只是个照顾立儿的奴婢而已,你别多心了。”沈老夫人语气带着安抚,似怕她多想。

“孙媳明白。”

杨昭恭顺应后,就侧头望向了里屋。

而这时卫雅儿也恰好抬头,不过她在对上杨昭的目光时,下意识就缩了一下,似被吓到了一般,手紧紧拽住了沈立放在床沿的袖摆。

沈立察觉,不由侧过头。

就这样,隔着那被撩起帘子的屏门,他也看到了那个站在沈老夫人身边的杨昭。

肤白胜雪,容色艳丽,因是侧着头望向里屋的,她那张小脸半遮掩在狐裘绒毛里,加上那双美目流盼,刹那间有种说不尽的娇媚可人。

沈立心头被什么撞了一下。

有一瞬失神。

六年前……她也是长这般模样么?

说起来可笑,他已差不多忘干净了她六年前的模样,只记得她跑来城门见他时,是穿一身红艳色披风,骑在马上的模样飒爽极了。

她明艳得让他睁不开眼,也让当时落入尘埃里的他自惭形秽到了极点,但当时他还是卑鄙的当众对着她起了誓,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只希望她背后的镇北侯府,能助他沈家一把。

而他也赌对了。

这六年来,若非有镇北侯明着暗着的护着,他们沈家男丁不会全都保全了下来,甚至如今还都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