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阅读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

精品阅读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

南司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南司音”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杨昭沈立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上一世,她抱着公鸡嫁入沈家,在沈家男丁被发配流放期间,她撑门户,掌中馈,护女眷。又在姑母安排下过继养子,倾力培养,直到养子功成名就那日,丈夫带着外妾回归,她杨家满门被一夜屠杀......重生一世,什么情爱,不需要!这辈子本她只想报仇,宠妾灭妻?忘恩负义?全都给她死!...

主角:杨昭沈立   更新:2024-06-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昭沈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阅读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由网络作家“南司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南司音”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杨昭沈立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上一世,她抱着公鸡嫁入沈家,在沈家男丁被发配流放期间,她撑门户,掌中馈,护女眷。又在姑母安排下过继养子,倾力培养,直到养子功成名就那日,丈夫带着外妾回归,她杨家满门被一夜屠杀......重生一世,什么情爱,不需要!这辈子本她只想报仇,宠妾灭妻?忘恩负义?全都给她死!...

《精品阅读开局我脚踹渣夫,转头嫁权臣》精彩片段


“老夫人,大老爷回来了。“

“大老爷他们回来了……”

暮斋院中,一个婆子喜得声音都颤抖的大喊着,顾不得规矩的就冲进了屋内去通报了。

“回来了?”

沈老夫人喜不自禁的开了嗓门,双手甚至激动得紧紧抓住了刘嬷嬷,满脸喜色;“快,快去让人把前院院门都敞开了,打开正大门,让前院管事们带人去迎大老爷他们回家。”

“是。”

婆子领命就急忙出去了。

沈老夫人喜色难掩,想到什么,忙又吩咐;“刘嬷嬷,快,替我也梳妆换衣,我要亲自去迎我儿和孙子回家。”

“对了,让人去通知东西大院那边,再去二院三院四院那边通知一下,让她们都准备起来,到时随我一同去大门口迎一迎。”

“还有……沁园那也通知一声。”提到沁园时,老太太眼神明显就冷沉了几分。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沁园。

在通知消息的婆子离开后,夏迎就面带喜色道:“夫人,姑爷终于是回来了,以后有姑爷在,您就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冬霜瞥了眼夏迎,“姑爷回来,夫人只怕会更辛苦,你没事就别在夫人面前乱说这些。”

“为什么呀?”

夏迎不明,这几日她养着伤,冬霜也没跟她说轩哥儿的事,她自是还不知道沈立与轩哥儿的关系,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

冬霜也没解释。

杨昭此时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面色还有些苍白,却难掩秀雅美艳的自己,倒是有一瞬间的恍惚,毕竟多年未见自己这般年轻模样了。

至于夏迎和冬霜的对话,她并未多在意,甚至也并不着急去前院。而是盯着铜镜中的自己看了许久后,才勾唇开口;“冬霜,替我梳妆吧。”

这日。

紧闭了六年的沈家大门,终于对外敞开了,这顿时引来了不少关注。

“这沈家大门怎么开了?”

“听说是沈家男丁们回来了……”

沈老夫人亲自带领一众女眷,站定在了沈家敞开的大门前,婆子们挡在了外围四周,可围观百姓还是能看得到那台阶上如花似玉的女眷们……

当中最惹人瞩目的,当属是站在沈老夫人身后第一排领头的女子。

一身净素的袄裙,外披雪白的狐裘大氅,让她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衬得更加的白如胜雪,而那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美得让人挪不开眼,可又让人不敢亵渎多看。

“请问施主,那些沈家女眷中,哪位才是前些日子落水的沈家夫人啊?”人群中,一道软软和和的嗓音响起,就见那是一个穿着旧袈裟的小和尚。

看起来年岁不大,顶多十二三岁左右。

只是他问出那话,霎时就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你个小和尚,不在寺庙好好念经,怎跑来这里打听人家落水的夫人?”

“就是,你个出家人怎如此六根不净……”

小和尚阿尤臊红了脸,可看着沈家大门前那一堆女眷,他愁得忍不住抓了抓自个光秃秃的小脑袋,喃喃道;“小僧只是想替那位落水的夫人看病……”

这几日他啥办法都用上了,却连沈家最外围的门槛都能没进去,更别提说给那位落水的夫人看病了,主子交代的事没完成,他都没敢回去。

“来了……”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声。

接下来众人就看到一连串的板车出现在了街头。

板车非常简易,甚至有些还是很残旧的。而每一辆板车上头都躺着的人,除了领头几辆是单独躺着,其余都是或多或少的并排躺着多个人,全都大伤小伤的缠着纱布……

沈老夫人等人满心期待。

可当看清楚那由板车推回来的沈家男丁情况时,差点都没给吓到晕厥过去。

“我的儿呀——”

一阵人仰马翻后,沈家男丁才入了府。

京中的医馆大夫也在这一日,都被纷纷的请去了沈家。

“李大夫,如何了?我孙儿没事吧?”

霖竹院中,沈老夫人见李大夫一出来,立即就从琇凳上起身询问。

大老爷那边已经让李大夫看过了。

李大夫抹了把额间的汗,才对老夫人拱手道:“老夫人,老夫已经尽力了,这沈大爷的双腿……虽是保全了下来,但是以后恐怕是再难站起来了,至于双手和身上的伤,之前已经被处理得很好,并无大碍。”

再难站起来?

沈老夫人只觉一口气上不来,身躯一晃,要不是刘嬷嬷眼疾手快搀扶住,怕是都跌地上去了,她声颤道:“李大夫,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李大夫叹息摇头;“老夫实在无能为力。”

说到这,李大夫回头瞥了眼里屋那床边低眉顺眼的女子,想到她刚刚在旁所言,李大夫还是多嘴说了一句:

“老夫人,这沈大爷的伤还需要细细将养才行,里头的那位姑娘,应该是懂些医术的,听说这沈大爷身上的伤口也是由她先处理过的,接下来或许可以让她来帮忙照顾。”

顿了顿又道:“先把沈大爷身体养好,也许将来遇到医术更高明的大夫,沈大爷还是有希望重新站起来的。”只是这希望微乎其微而已。

但沈老夫人听后,脸色却好了不少。

有希望就好。

毕竟这医术高明的大夫肯定有,比如皇宫里头的御医……

李大夫离开后,老太太这才想起站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杨昭来。

“阿昭,刚刚李大夫那话你也听到了,这接下来立儿得好好养伤,那个……那屋里头的女子,就只是个照顾立儿的奴婢而已,你别多心了。”沈老夫人语气带着安抚,似怕她多想。

“孙媳明白。”

杨昭恭顺应后,就侧头望向了里屋。

而这时卫雅儿也恰好抬头,不过她在对上杨昭的目光时,下意识就缩了一下,似被吓到了一般,手紧紧拽住了沈立放在床沿的袖摆。

沈立察觉,不由侧过头。

就这样,隔着那被撩起帘子的屏门,他也看到了那个站在沈老夫人身边的杨昭。

肤白胜雪,容色艳丽,因是侧着头望向里屋的,她那张小脸半遮掩在狐裘绒毛里,加上那双美目流盼,刹那间有种说不尽的娇媚可人。

沈立心头被什么撞了一下。

有一瞬失神。

六年前……她也是长这般模样么?

说起来可笑,他已差不多忘干净了她六年前的模样,只记得她跑来城门见他时,是穿一身红艳色披风,骑在马上的模样飒爽极了。

她明艳得让他睁不开眼,也让当时落入尘埃里的他自惭形秽到了极点,但当时他还是卑鄙的当众对着她起了誓,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只希望她背后的镇北侯府,能助他沈家一把。

而他也赌对了。

这六年来,若非有镇北侯明着暗着的护着,他们沈家男丁不会全都保全了下来,甚至如今还都回来了……


“这些日子你就先忍一忍,先把她好好养着,莫要在磋磨她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或许还是你的依仗。”沈老夫人道。

沈素兰闷闷点头:“知道了娘。”

随后想到什么,沈素兰顿时说:“对了娘,上回那五千两,我当时没能来得及拿,这次我来,你就顺便再多给我支五千两,凑够一万吧……”

沈老夫人闻言,直接僵了表情。

霖竹院。

此时院中的奴仆全都被遣散 ,屋内只留下一家三口,轩哥儿胖墩墩的身子,跪在了床脚凳上,两眼泪汪汪看着床上沈立。

“爹爹,疼吗?”

沈立在卫雅儿搀扶下,缓慢的坐靠起了身,双腿失去知觉让他眼底微暗,但被他掩饰的极好。

他伸手揉了揉轩哥儿脑袋;“不痛了,有你娘帮爹治疗着,爹很快就会好起来。轩哥儿回到家中这些时日,可有耽误了读书?”

轩哥儿迟疑了下,才嗫喏道:“书都有看,也每日都有练字,只是没有先生教导,我有很多不太懂的地方。”

沈立微皱眉。

不过,想到家中男丁被发配,原本的族学怕是早就没了,一族女眷也不可能重开族学,这倒是可以理解。

只是想到杨昭,他没忍住问道:“你母亲难道就没有先为你寻个先生教导着?”

母亲?

这话一出,不但轩哥儿微愣,连一旁的卫雅儿脸色都微变了下。

好顺口的‘母亲’。

卫雅儿很快敛下情绪,柔声道;“沈哥哥,有件事老夫人怕是还没告诉你。”

“什么事?”沈立看向她。

卫雅儿咬了咬唇,才说:“我也是刚听轩哥儿说的,说那沈夫人至今都还不同意过继他,说是、说是不喜欢轩哥儿,老夫人那边也一时拿她没办法。”

“不同意?”

沈立一愣。

不由就想起了那日见到的杨昭,那样的娇媚清冷,不知怎的,他竟觉得并不是特别意外……

看到沈立失神,卫雅儿直觉得他是在想那位沈夫人,这让她眼神一暗。那杨昭确实很漂亮,清雅娇艳,连她一个女子,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更别提是……

卫雅儿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危机感,不过,在看到轩哥儿后,她又瞬间有了底气。

“沈哥哥,先不说其它了,轩哥儿可是偷偷过来的,就想着能与我们一起吃顿饭呢。”卫雅儿朝轩哥儿使眼色。

轩哥儿立即卖萌点头:“是啊爹爹,我可想你和娘亲了,自从回来家里后,每回都是我自个吃饭,现在终于又能和爹娘一起了,我好高兴。”

沈立见轩哥儿孩子气高兴模样,不免也扬起唇角:“好,那就先吃饭。”

饭菜早准备好。

卫雅儿直接搬来矮桌,放在了床边位置,一家三口就喜乐乐的准备开饭……

“轩哥儿?”

这时,一道颇为诧异似的清冷声,却在门外响起。

屋内三人一僵。

杨昭在门口顿足了一会,拍干净了身上的雪霜后,才缓步走了进屋。而这期间卫雅儿已经将她跟轩哥儿的碗筷都藏起来了。

只留下沈立端着碗筷,靠坐在床榻上。

“夫人怎么来了?”

沈立开声问,那张俊逸的脸庞平静而温雅,淡定得看不出一点的心虚来,甚至再看到她后,脸上还缓缓扬起一抹温润的笑。

一副公子如玉模样。

杨昭都不由暗挑眉,真不愧是将来能入内阁的人。

“本来是有事想来与夫君商量一下的,却没想到倒是打扰了夫君用膳了,夫君不如先用膳吧,妾身到一旁等一会。”杨昭柔顺说完,就坐到了圆桌前,之后才抬眸看向不远的卫雅儿。

“你就是李大夫口中说的懂些医术的婢女吧?那日隔着一些距离,倒是没来得及看清楚,如今看看,你这丫头长得倒是可人得很。”

卫雅儿闻言,并不觉得高兴。

“奴婢见过夫人!”

卫雅儿低着头,朝她福身行礼,赫然一副婢女该有的姿态,但这得忽略掉她身上那精美戎锻料子衣裳的情况下……

杨昭目光落在了她衣裳上:”你这衣裳……”

沈立这时也才注意到,今日的卫雅儿穿得十分不一样,那款式衣料看起来似乎比杨昭这当家主母都要明艳贵气,一看就不是奴婢该穿的。

卫雅儿不自觉绞紧衣摆,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解释;“这、这是老夫人赏赐给奴婢的,老夫人心善,见奴婢穿得过于粗鄙,怕扰了大爷的眼,所以才赏赐了这一身衣裳。”

以老太太那性格,可做不出这事。

不过,她那婆母倒是能做出来,看来她那婆母是已经知道了轩哥儿的身份了,而且对这卫雅儿还很是满意。

啧!

有意思了。

杨昭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看向局促站在床尾的轩哥儿,朝他招了招手,在轩哥儿走到面前后,她伸手握了握他手,才微笑道:“看来今日穿得厚实,倒是不冷了。”

轩哥儿微怔。

“不过,你怎会在这里?刚刚在外头听到你声音时,我还颇感意外呢!”这话让三人都紧张了起来,刚刚她听到了多少?

轩哥儿下意识就看向卫雅儿。

卫雅儿张嘴刚要解释,沈立却先温润的开口了:“是我让他过来的。”

杨昭抬眸看向他。

只见沈立放下手中碗筷,略带苦笑道:“阿昭,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这情况……以后怕是要委屈你了。我之前听祖母说,姑母带回了个孩子,想要过继到我们名下来,所以我便让人把他带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

“不过夫君怕是还不知道,这过继的事,我是不同意的。”

这话,杨昭说得很直接。

沈立都不免诧异她的直接,“为何?”

杨昭未回答,而是看向卫雅儿:“你先带轩哥儿出去吧,我要与大爷说些事。”

卫雅儿下意识看向沈立。

“出去吧。”

“是。”

卫雅儿眼神微暗,带着轩哥儿走出了屋子,可刚出门口,她脚尖一转,拉着轩哥儿就迅速躲到了屋外靠窗的暗角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