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文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

精品文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

夜无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是由作者“夜无声”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的女友最近有点奇怪,每天喊我带一个2018年的硬币,到第二天又还给我喊我花出去。有一天我忘记了花出去她给我的硬币后,她消失了,从我的世界里,我再也找不到了。再见到时,她成了我解剖课上的大体老师,嘴里衔着一枚硬币。“老师,这位大体老师的细节可以跟我讲一下吗?”“这都已经很久了,来我们学校七八年了,你问这个干嘛?”我的女友!我的女友死了七八年!可我们才交往一年,这,这是什么原因?怪不得她每天晚上去实验室工作,身上有股福尔马林的味道。而且女友没了以后,我身边总是可以看到奇怪的东西,只进不出的公交,水下求救的鲤鱼,永不歇业的青楼,我该如何保命……...

主角:姜宁白小雨   更新:2024-06-17 2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宁白小雨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文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由网络作家“夜无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是由作者“夜无声”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的女友最近有点奇怪,每天喊我带一个2018年的硬币,到第二天又还给我喊我花出去。有一天我忘记了花出去她给我的硬币后,她消失了,从我的世界里,我再也找不到了。再见到时,她成了我解剖课上的大体老师,嘴里衔着一枚硬币。“老师,这位大体老师的细节可以跟我讲一下吗?”“这都已经很久了,来我们学校七八年了,你问这个干嘛?”我的女友!我的女友死了七八年!可我们才交往一年,这,这是什么原因?怪不得她每天晚上去实验室工作,身上有股福尔马林的味道。而且女友没了以后,我身边总是可以看到奇怪的东西,只进不出的公交,水下求救的鲤鱼,永不歇业的青楼,我该如何保命……...

《精品文疯了吧,解剖课的大体老师是我女友》精彩片段


我和余叔死死的顶着房门。

可撞击声,却没有停下。

“咚、咚、咚……”

一次比一次用力,厕所门都裂开了。

再这么撞几下,厕所门肯定被撞破。

但这个时候,余叔却对我打了一个手势。

他指了指地上,穿着我衣服的人偶,又指了指厕所另外一边的小窗户。

意思很明显,示意我把人偶,从窗户扔出去。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

这是要用人偶,引开撞门的脏东西。

我没迟疑,立刻抓起地上的,穿着我衣服的人偶。

从后面打开了那个小窗户。

直接从七楼,给它扔了下去。

我这边刚一扔,撞门声就停止了。

然后就听到老妪的沙哑声响起:

“你要找的那个小子,跳楼了。”

紧接着,“哐当”一声,外面的门开了。

浓郁的腥臭气息,也很快地消失不见。

淹死鬼张强,肯定是被引开了。

而外面的老妪,也再次开口道:

“打主意,都打到老婆子身上来了。

以后你别送饭了,就在这屋里,陪我吧!”

说完,“咚咚咚”的撞门声继续响起。

但撞击威力,却没刚才那么大。

不过这裂开的厕所门,也坚持不了多久。

余叔见凶宅厕所,已经不再是安全之地。

立刻对我开口道:

“冲出去!”

说完,余叔一把拉开了厕所门,提着龙头菜刀就往外冲。

对着外面的老妪,就是一刀。

可那老妪,虽是身材矮小。

但一把就握住了余叔的手腕儿,让他动弹不得。

我跟在身后,正巧见到这一幕。

我没有想着独自逃命,见老妪抓住余叔手腕,也是发了狠。

握紧带血的拳头,一拳就砸向了老妪面门。

老妪见我,也是有些惊讶。

瞪大了眼睛,可能在想,我不是跳楼了吗?怎么还在厕所里?

没等她反应过来,我这一拳已经砸在了她脸上。

结果那老妪当场惨叫一声。

“啊!”

急忙松开了余叔的手。

我有些惊讶,之前我在湖边猛揍张强,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怎么一拳,就把老妪鬼打得惨叫后退?

难道,是因为我拳头上染了鲜血?

惊讶之间,余叔握紧菜刀,顺势又是一刀。

一刀劈在了老妪胳膊上,痛得老妪连连后退。

余叔没有去追击,而是拽着我就往外跑。

落在厕所里的手机,都顾不上去拿。

我二人三步当作两步走。

很快的,便冲出了这一处凶宅。

我俩上下打量一眼。

发现一股腥臭味,正在从下往上逼来。

肯定是张强那淹死鬼,已经识破那是人偶,去而复返。

余叔见状,急忙对我说道:

“去楼顶!”

余叔话音刚落,我二人便开始往楼顶跑去。

而那老妪,“呜呜呜”的追我们到门口,然后就停下了。

上楼前,我往下看了一眼。

只见凶宅老妪,恶狠狠的盯着我。

站在门口一动没动,看样子她是出不来……

等我们到了楼顶,我借着明亮的月光,扫视了一圈。

楼顶被这里的住户做成了菜地,种了一些青菜,有一些竹棍当作菜架。

旁边还搭建了一个遮阳棚,放了一些纸板、塑料瓶子什么的杂物。

可除了这些,周围啥也没有。

甚至连藏身的位置,都找不到一个。

我和余叔已经无路可逃。

但天台口,却不断涌来一阵阵腥臭的味道,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往外冒。

张强那淹死鬼,就要上来了。

“余叔,没有路了。我去和那东西拼了,你找机会逃跑。”

我狠狠的开口。

既然逃不掉,我也不想连累余叔。


我深深吸了口气,回想我这些年的努力。


看来,我真的要放弃我的医学梦想。

改行做个,与尸体、鬼祟为伴的收尸人。

哪怕我心底不想,但也无法改变。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完美的接受。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宋尸头开口问道:

“宋尸头,做收尸人搞钱吗?”

宋尸头其实在暗中观察我的表现。

结果我冷不丁的问出这么一句。

他当场就被烟呛了一口:

“咳咳咳,你、你小子,还真是……

不过收入肯定低不了,不会比你当医生差。”

听到这里,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做不了医生,但能挣钱,以后给我爷爷养老也行。

但想到张强临走前给我说的话,我便对着宋尸头开口道:

“宋大师,我刚才送走张强的时候。

他给我说,他回来的时候,又听到我们那个淹死的老师在催他带我回去。

他让我小心点,我那个老师可能也会来找我!”

宋尸头听完,却是摆了摆手:

“小问题,要是他真来。

正好讨他的福气,盖你的四厄难,续你的命。

等明天,我跟你去一趟学校。

我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顺道也帮你瞧瞧,你前女友是个怎么一回事儿。”

听到这儿,我双眼一亮,多少有些激动。

不是因为我那个也淹死的解剖老师,而是因为我前女友白小雨。

她虽然是个鬼,可她没害过我。

过去一年多,还一直在帮我讨福气,在帮我续命。

凉亭老鬼说过,她自身难保。

我想知道,她遇到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也想让宋尸头出手帮帮她,也算我对她过去一年多的报答。

当面的,我也想对她说一声“谢谢”。

我心里想着,点头“嗯”了一声。

宋尸头可能也钓累了,这会儿伸了个懒腰。

“行吧!

今晚到此为止,你跟我去店里。

我带你回去拜祖师……”

我已经接受了,即将成为一名收尸人的事实。

这会儿听宋尸头如此开口,我也没多说什么。

只要能活命,能挣钱,收尸就收尸。

总比死了没人给我爷送终得好。

再说,宋尸头也没让我放弃学业。

反正这学期已经到头,下学期开始就是实习……

宋尸头这会儿收拾好渔具,让我帮他提箱子和渔具。

他就和个现眼包似的。

徒手提着那条大青鱼,一个人走在前面。

等走出了码头,他就往人家的烧烤摊边上走,生怕别人瞧不见。

从码头出来,大概走了四五百米的样子,硬生生让他走出了四十分钟。

最后,我们到了一条叫阴阳街的地方。

顺着街头往里走,第十三个店铺,就是宋尸头的门店。

我抬头看了一眼,和我想象中的还不一样。

我本以为,宋尸头这个收尸体的,开的铺子应该是个白事店。

比如红白喜事一条龙,什么风水堂之类的。

可结果,宋尸头开的铺子竟然是一家渔具店。

取得名字还特别土“钓大鱼渔具店”。

不过这渔具店的规模,还挺大。

三个大门面,装修看着也很豪华。

宋尸头站在门口,对着我道:

“小姜啊!这就是我的店了,还凑合吧!”

“挺好的!”

我笑着回了一句。

宋尸头“哈哈哈”笑了几声:

“除了收尸,我就这点爱好了……”

说话间,他放下手里的大青鱼,打开了玻璃门。

我也跟着宋尸头进了铺子。

等开灯后,发现内部空间挺宽敞,装修得真的很不错。

除了各种鱼竿的陈列,各种钓饵、渔具的货架外,还有一个大大的水族生态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