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完整文本

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完整文本

文卿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清婉沈墨,是网络作者“文卿尘”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原以为青梅竹马,早已定下婚约的表哥会是此生良配。对方却于她的及笄礼上缺席与旁的女子翻云覆雨!可她能如何?她只能心头苦笑,身处这规矩严苛的世家大族之中,她作为一个连闺门都出不得的女子,根本无法反抗。她确实是“贵女”,却只是相对于平民来说的虚壳。两氏联姻是必行之举,身为后宅毫无话语权的女子,除了接受,她不能如何……可随着那人的出现,一切束缚似乎都能挣脱了,她知道那是他的处心积虑。也明白,那是他的爱意。...

主角:林清婉沈墨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清婉沈墨的现代都市小说《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完整文本》,由网络作家“文卿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清婉沈墨,是网络作者“文卿尘”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原以为青梅竹马,早已定下婚约的表哥会是此生良配。对方却于她的及笄礼上缺席与旁的女子翻云覆雨!可她能如何?她只能心头苦笑,身处这规矩严苛的世家大族之中,她作为一个连闺门都出不得的女子,根本无法反抗。她确实是“贵女”,却只是相对于平民来说的虚壳。两氏联姻是必行之举,身为后宅毫无话语权的女子,除了接受,她不能如何……可随着那人的出现,一切束缚似乎都能挣脱了,她知道那是他的处心积虑。也明白,那是他的爱意。...

《冷面世子心上娇:娶她是筹谋已久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林清怡低低一叹,亦不知该如何相劝,她们姐妹二人都是被强行拉下泥潭的无辜女子,哪怕再不甘也无法脱离家族掌控自己的命运。

“大姐姐,我身边有个丫鬟通岐黄之术,你可愿让她瞧瞧。”

林清婉也不再拐弯抹角,她一直想帮这个大姐姐,可今日司二公子之事,也让她看出了点别的意味,便把主动权交予了她自己。

“我不问二姐夫与沈墨究竟有什么交易,只敏姐儿毕竟是你独女,即便你不在了,二伯母也未必不会攀扯上敏姐儿博取利益。”

林清怡面色瞬间惨白,没想到她只提醒了一句便被林清婉看了个通彻。

“我……”

“大姐姐,我不知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可我想,若你真死了,敏姐儿怕会成为第二个你,你的解脱不过是转移给了你的女儿而已。”

林清怡险些拿不稳手中杯盏,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她一直拖着病体不肯看,的确是不想继续遭受折磨,也知晓没了她挡着,她那无人疼爱的敏姐儿会活的艰难,可她实在坚持不下去。

“三妹妹,你真的很聪明。”林清怡哀哀一叹,“若我有一个大伯母那般的母亲,也许我还能博一博生机,可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

正因为看不到希望,所以才想早早去死,不被母家压榨,不被婆家欺辱。

“可我同样无法摆脱联姻的命运。”

林清婉接过林清怡手中木勺将快糊了的茶饼翻了翻,“阿母待我极好,可却无法左右家族安排,我与你一样,依旧是一场豪赌,只如今看来,我的夫婿也未必好到哪去。”

“可我总不能因此就撅了气,不活不是,你连死的勇气都有,为何还怕活着?”

林清怡心尖颤动,久久没有说话,林清婉也不在开口,姐妹二人躺在摇椅静静的品着茶,各怀心思。

糊掉的茶叶散发出苦味,夹杂着淡淡醇香,正如这无法掌控的人生。

“大姑奶奶,前门递了信来,姑爷来接您了。”

院外的小丫鬟打破了二人的宁静,林清怡身子陡然僵住,将牙齿都在打着颤。

感受到她的异样,林清婉垂头装做不知,司家的水远比她想象的要深,她所能帮不过寥寥,关键还要她自己立的住才行。

“没良心的东西,回来都不知去看看你亲娘,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

调笑的声音夹杂着丝丝怒意传来,二房张氏带着身边嬷嬷款步进来。

林清怡正准备告辞林清婉出府,此时见到张氏,脸色顿时冷了几分,透着疏离。

“母亲。”

“二婶。”

姐妹二人屈膝行礼,张氏友好的扶起林清婉,转身看向林清怡,脸上虽挂着笑,眸底却尽是阴沉与不满。

伸出食指戳了戳林清怡的额头,不阴不阳道,“怎么,嫁进了司家这豪门就不想认你这亲娘了,回府来竟连二房的院子都不进,若不是于阳来接你,我连自己女儿回了娘家都不知道。”

“托了母亲的福,女儿才得以嫁入司家这么好的人家,如此大恩,女儿怎么敢忘。”林清怡忍住心底的气,咬着牙道。

张氏脸色一变,眸中闪过一丝羞恼,更多的却是阴沉,“司家的确是好人家,若你能抓的住于阳的心,日子只会过得更好。”

那倒是怪她没本事了?

林清怡扯起一抹嘲讽,不屑在与张氏多言,回身看向林清婉,“三妹妹,那我便先走了,若…若有机会,我派人接你过府品茗。”


“活该。”柳江云冷冷一哼,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又拉着林清婉压低声音道,“林姐姐不知道,我家哥哥可是我家最有钱的,不过他的钱都用来养青楼花魁和戏子了,对我都没那么大方。”

“这次我一定要狠狠的宰他一回,好不容易逮着这么好的机会,也就是这次有你家哥哥在,不然他怕是又早跑去找他的心肝宝贝了,才不会陪着我逛街呢。”

“……”林清婉回头看了眼柳枫亭,恰好对上男子含笑的桃花眼,见她看过来,还贱兮兮的眨了眨眼。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柳枫亭生了一副好容貌,不同于沈墨的清贵,是那种望一眼便能让女子心神激荡的感觉,风流多情又多金。

“你这样说他,不怕他听见罚你吗?”

柳江云撇撇嘴,“我小点声,他听不见的。”

“……”林清婉哑然,这兄妹俩真是一对活宝。

“你又说我什么呢,我听不见?”身后突然响起柳枫亭阴测测的声音,吓了柳江云一跳,连林清婉都有些讶异。

隔了这么远,这人竟真能听见?

柳江云神色尴尬,“没…没说什么,就是和林姐姐说说女儿家的悄悄话,哥哥听差了。”

柳枫亭眯眼看着柳江云,脸上尽是威胁,“管好你的嘴,在敢胡说八道,抹黑我的名声当心我回去收拾你。”

“就你那臭不可闻的名声,还用的着我抹黑。”柳江云撇嘴顶了一句,拉着林清婉就往前奔去。

“嘿,有本事你别跑!”身后传来柳枫亭咬牙的声音,柳江云小声嘟囔。

“不跑等着被你修理吗,我又不是傻子。”

林清婉被她拉着在街上狂奔,很是无奈,这丫头当真将又怂又爱玩演绎到极致啊,怕老虎偏偏还总喜欢摸摸它的毛。

两刻钟的路程硬是被柳江云缩短到了一刻钟,珠宝斋门口有店小二迎客,看到柳江云眼睛都亮了,连忙走了过来。

“柳小姐来了,您可是来的巧了,昨个店里来了好多新品,今个才刚摆上,您快里边请。”

店小二眼神热切很是殷勤,林清婉眉梢微挑,这是消费了多少银子才得到珠宝斋如此待遇啊?

柳江云缓了缓有些紊乱的气息,招手让店小二过来,低声问,“司家那货在不在这?”

店小二明显僵了下,随即笑问,“柳小姐问的可是司小姐?”

“对,就那厚脸皮,她走了没?”柳江云扭头瞅了几眼,并没有看到沈司两家的马车,又回头看店小二。

“不巧,司小姐与沈公子刚走不久,也就半个时辰左右,您来的晚了。”

听到店小二的话,柳江云素手一摆,“巧巧巧,怎么不巧,我就是看她走了我才来的,要不我才不稀和她遇上呢。”

店小二扯着笑点头,不敢说话,司家可是他们的大主顾,在江南也算有些脸面的,柳家可以不将司家放在眼里,他这个打工的可是不敢得罪的。

“那柳小姐和这位姑娘里面请吧?”

“这位是林家小姐。”柳江云介绍完,林清婉清楚感受到了店小二惊讶探究的目光,还透着几分八卦。

“……”

林清婉真觉得柳江云简直就是猪队友,真不知道她多那一嘴干啥,今日怕是又要出名了,不用猜都能想到明日江南会流传怎样的传言。

“好看吗?”柳枫亭走上前挡在林清婉面前,一双桃花眼冷沉的盯着店小二。

店小二吓的一个激灵,连忙赔不是,“柳公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