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独家占有

独家占有

方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珊珊是个刚毕业的新人,她初入职场,工作上屡屡遭遇不顺,甚至在业绩上也是一无所获。这时,她遇到了公子哥般的肖亮。他条件优渥,对待爱情只期待露水情缘,不奢望天长地久。但交往期间,他也能保证足够真诚。他在她最失落的时候给了她物质和爱情上的希望,林珊珊不知道,她与肖亮到底是劫还是缘!

主角:林珊珊,肖亮   更新:2022-07-16 0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珊珊,肖亮 的女频言情小说《独家占有》,由网络作家“方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珊珊是个刚毕业的新人,她初入职场,工作上屡屡遭遇不顺,甚至在业绩上也是一无所获。这时,她遇到了公子哥般的肖亮。他条件优渥,对待爱情只期待露水情缘,不奢望天长地久。但交往期间,他也能保证足够真诚。他在她最失落的时候给了她物质和爱情上的希望,林珊珊不知道,她与肖亮到底是劫还是缘!

《独家占有》精彩片段

林珊珊第一次见到肖亮的时候,是在他的家里。

那时她刚到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那也是她一生中最贫困潦到的时候。

这个城市找工作如此之难,超乎人的想象。在人才市场上中专文凭就如同一张废纸,想找好的工作简直比登天还难。刚开始林珊珊还想找一些文秘方面的职位,薪金1—2千元左右,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工作没着落,兜里的钱也所剩无已。只好降低要求,找些不需要太多经验,而且活多钱少的工作,然而人家又嫌她不会说方言。

林珊珊就是在那个时候进的保险公司。后来成为她顶头上司的王进宏,当时在人才市场上象老朋友似格外热情,并且态度极其诚恳地邀请她加入公司。这对于林珊珊来说不亚于雪中送炭。

王进宏当时说了一句话,让林珊珊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应该感激他。

王进宏说:“你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来外面闯挺不容易,作为老乡,我能不帮你一把吧。”

王进宏不仅仅是帮了她一把。他帮林珊珊解决了住宿,吃饭的问题,而且还给她几百元钱作生活费。虽然加起来也就1千元左右,但在那时确实等于救了林珊珊一命。林珊珊在私下一直尊称他为大哥。

保险业务比想象中要难了许多,它把林珊珊二十几年女孩所有的自尊一次性撕得粉碎。每天林珊珊都是满腔热情的出去,垂头丧气的回来,多少难听的话都得听,多少冷眼都得瞧,多少闭门羹都得吃,顶着烈日从早干到晚,甚至一个星期下来没有见到过一张笑脸。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林珊珊见到了肖亮。

肖亮住在十二楼E单元,那也是林珊那天扫楼的最后一个潜在客户,那时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正当林珊珊在向上苍祈祷它可怜她的时候,肖亮打开了门。

确切地讲,林珊珊见到肖亮的第一眼就没有好感。当时他的穿扮非常时尚,头发梳得光溜溜的,倚在门上,目光斜视着她,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他不象其他人那样问她干什么的?不说话,只是盯着林珊珊看。林珊珊只得上前做了一个介绍,然后就拿出公司的资料给他看,又给他介绍公司几个比较好的险种。然后肖亮就说:“进来吧,我正想办个意外险。”林珊珊没想到成功来得这么容易,一下子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会呆呆地望着他。肖亮看了她的表情,笑了一下:“你要不要进来,替我办一下手续。”然后林珊珊就云里雾里的跟着他进去了。

肖亮家里的装饰非常豪华。平时只在电影电视里看过,在现实生活里看,这还是第一次。林珊珊没办法掩饰自己的惊讶,除了极端的羡慕之外,还掩藏着少许的嫉妒。

肖亮把意外险的宣传册与相关条款拿在手里,眼睛瞟了一下,随手就扔在一旁,再没理会过,然后就叫林珊珊把合同给他看看。林珊珊从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大方的客户,第一次交谈就能签合同。她只好红着脸告诉对方,合同没带在身上,明天再拿过来,顺便把发票拿来。

肖亮摆摆手说:“明天我要出差,不在广州。”

林珊珊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处理。她只好拿询问的眼光望着对方,“那您觉得如何解决比较好?”

“我出差需要一周,要么你下个星期一再打电话来吧。”肖亮想了一想说。

林珊珊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连说了三声谢谢。

一回到公司,林珊珊就把自己的成绩跟领头上司王进宏讲了。王进宏也欢喜的很,直夸她有潜力,将来肯定能成功。能得到上司如此的夸奖,林珊珊象中了彩似的无比兴奋,咧着嘴笑起来。

“好好干,等拿下这单,我们去庆祝一下。我请你!”王进宏拍拍林珊珊的肩膀,笑着说。

“我请您,我早就想请大哥吃餐饭了,非常感谢大哥对我的关照。”林珊珊连忙说道。

“我们之间,哪还这么客气。把我当外人了,真是的!”王进宏摆摆手,“就这样决定了,等拿下这单,我们去香满楼。”王进宏又拍拍林珊珊的肩膀。

接下来的一周,林珊珊感觉每天都在度日如年,无比的漫长。

终于到了第二个星期一的早上,一上班林珊珊就有些迫不急待地给肖亮去了一个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声音断断续续,有点模糊。林珊珊告诉他,合同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给你送过去。对方愣住了,说,什么合同,你是谁啊?林珊珊不禁吓出了一声冷汗,我是XX保险公司的,上周去过您家,您想保一个意外险,您告诉我等你出差回来就签合同。对方好象有点印象了,吱吱唔唔地说了一句,那就过来吧。

林珊珊忍痛割爱花了几十块钱打的火速赶到了肖亮的家里。按了几下门铃都没人应,正当她焦急万分的时候,门开了。

一个穿扮不整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两个女人对对方的出现都显得有些惊讶。那个女人看起来年龄不大,跟林珊珊差不多,22—23岁左右,五官不错,只是略显得憔悴。

“你找谁啊?”女人怀着敌意问道。

“我,我找肖亮。”不知怎的,林珊珊竟然有点心虚。

“你又是谁啊?”

“我是保险公司的,来跟肖先生签合同。”

“这样,进来吧!”女人的神形一下子放松下来,转过身去朝里面喊了一句:“保险公司的人找你。”然后林珊珊就听到马桶抽水的声音。

肖亮显然刚起床不久,光着膀子走了出来。林珊珊一看他这副模样,吓得连忙低下了头。

“你来得倒挺快的,进来吧!”肖亮说完就上楼去了。女人也赶紧跟了上去。

林珊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着。

一会儿,肖亮从楼上走了下来,身上已经穿戴整齐。林珊珊赶紧拿出合同给他看,又把发票拿出来。肖亮这回看得很仔细,几乎是一条一条地询问,直到完全弄明白。

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后面,靠着墙壁站着,眼光冷冷地望着他俩。

肖亮转过身去朝她说道:“你站着干嘛,回去吧!”女人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但是也没作声。

终于所有条款都讲完了,肖亮起身去拿笔签字。看到那个女人还在那儿,不耐烦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女人笑了笑,说:”你不是准备招一个秘书,这个不正好。”女人说到这,朝林珊珊望了望,眼睛闪过一丝诡异。

“你干嘛,管起我的事来了,我告诉你,你不要后悔啊?”肖亮皱起眉头。

女人连忙说道:“哪儿啊,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我这就走,还不行吗?”然后凑上前去亲了他一下。女人开门走的时候又回头抛给林珊珊一个媚眼。

林珊珊的心变得七上八下的,只想带上钱尽快离开这里,。

肖亮显然看出她的意思,从钱包里数了一叠钞票,然后对她说:“你现在可以走了。”林珊珊接过钱又重新点了数,确认无误会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肖亮突然问她:“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我刚做,五六百块。” 林珊珊低头回答。

“这么少?!”肖亮显得有点吃惊,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公司是准备招人,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来试试。薪水肯定比你现在好得多。”

林珊珊连忙答道:“谢谢您,我现在做得挺好,还不打算换工作。再见!”林珊珊没回头看肖亮的表情,因为这些对她已不重要,林珊珊甚至想也许再也不会再见到他了。

看着林珊珊远去的背影,肖亮有点懊恼。早知道会碰壁,又何必自取其辱。说来说去,都是李红那个女人惹的祸。

说实在话,肖亮对林珊珊确实有好感。多么清纯的眼睛,好久都没有看见了。看了真令人心动啊。肖亮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去书房。

肖亮在书房里养了一个大鱼缸。很多人养鱼都是为了修身养性,或做家庭装饰所用,但象肖亮这样养鱼的倒是少见。

因为肖亮养的不是普通的鱼,这种鱼的名字叫水虎鱼,俗称食人鱼。它看起来象任何热带鱼一样美丽,朱红色的腹部,闪耀生辉。在玻璃彩灯的照耀下,成群结队地在手中畅游,真的很惬意。

肖亮不禁想起李红第一次见到食人鱼的情景。

她那时还不知道这种美丽的小生物就是食人鱼,只是被漂亮的外表深深吸引,喜欢得不得了,啧啧称奇。肖亮偷偷地从厨房弄了些带血的小鱼扔进去,鱼缸里马上起了翻天复地的变化。无数的食人鱼前扑后继冲了上来,大圆眼睛瞪得血红,双腭形态极其凶恶,露出满嘴三角形的尖齿,象剃刀一样锐利,不停地在水中疯狂乱咬。只一会儿功夫,扔进去的小鱼就只剩下了一副副骨架。李红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吓得大叫一声,然后冲到洗手间猛吐。

肖亮自己也说不清对食人鱼的喜爱到底在哪里,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更多时候是深深地厌恶它,就象他厌恶他自己一样。他觉得自己就象这鱼缸里一条食人鱼,为了达到目的常常会露出满嘴三角形的尖齿,不停地疯狂乱咬。有时候他也会安慰自己,其实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象食人鱼,表面看起来个个都充满了善意与爱心,但是到了关健时刻,就会露出凶残面目。

正因为如此,林珊珊那双纯洁不带任何污染的眼睛更让他感觉是稀世珍宝。就象在沙漠中呆久了的人见到绿洲一样,惊喜交加。

只是肖亮没想到李红竟然看穿了自己,看样子,自己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肖亮确实在以前对李红从来没有重视过。肖亮一直觉得象李红这样的女人,凭借自己的姿色攀上有钱的男人,然后一心一意做贵妇人,这种人在这个社会上实在是太多了,然而她们往往只是男人的一件外衣,想穿就穿,想脱就脱。但是肖亮自认为有一点自己是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他从来都没有鄙视过李红,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鄙视任何人。人对于物质的追求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每个人采取的进攻方式不同,自己取笑别人其实也只落个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


一个月的时间让肖亮差不多已经忘记了林珊珊。然而再次见到她,肖亮还是感觉到一种喜悦。肖亮一走出电梯门,就看见林珊珊靠着墙壁有气无力地站着,又显得略有所思。

肖亮没有理睬她,径直走到房门,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然后他就听到了林珊珊的声音。

“你上次说过的话还有用吗 ?”

“我说过的话?!上次我们好象说了许多话,你指的是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肖亮明知故问。

林珊珊咬了咬嘴唇,“你上次说你们公司招聘,问我愿不愿意试试?”

“对,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我现在愿意去你们公司试试。”林珊珊很大声音地说出这句话。

“噢,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招满了。”肖亮微笑地回答。

“啊?!”林珊珊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回应,惊呆了。

林珊珊的表情让肖亮多少挽回些面子,“怎么,你不想再干保险了?”他和颜悦色地问道。

“是,你能否再给我一个机会?”林珊珊的语气比刚才显得诚恳许多。

“这样啊,很为难。刚招的那个秘书已经开始上班了,人家也没有犯什么错误,我怎么能无缘无故炒她鱿鱼,你说是吗?”

“那我可以跟她比比,不是有试用期吗?只要你肯给我这个机会,试用期内我可以不要薪水,只要管我吃管我住就行了。”

肖亮非常吃惊,林珊珊突然变化这么快,还真超出他的想像。他刚才还担心林珊珊受不了他的话一怒之下,跑了。

“这个,我倒可以考虑考虑,不过说到包吃包住,倒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公司是不提供住宿的,如果为了你特意去租房间,公司划不来。要么是这样吧,你就吃住在我这儿吧,三个月的试用期,没有薪水,如果合适,正式录用再补发给你。”肖亮故意打出这张牌,就是想摸清林珊珊的来意。

林珊珊低下头,考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好象下定决心似的,很坚决地说:“好,没问题。如果你同意,我现在就住这儿。”

肖亮眯着眼睛看着林珊珊,他知道他的目光是锐利的,他就这样一直看着林珊珊。林珊珊的视线没有移开,她表现地毫无畏惧,又坦荡无比。在肖亮看来,这还是前段时间那双令他震憾的纯洁的如婴儿般的眼睛,然而一切都变得复杂了。

林珊珊就这样住了下来。按现在的叫法,应该叫异性同居。

肖亮把这段时间的大部分都花在研究林珊珊的身上。没有摸清对方的情况,那么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就会在某一天成为一颗致命的定时炸弹。

肖亮不忘把她带到自己的书房,给林珊珊介绍自己的得意之作—食人鱼。他又拿些活的小鱼扔进去,让林珊看着它们变成一副副骨架。他自己则在一边暗暗观察林珊珊的反应。

林珊珊起初也象李红那样非常欣赏这样的景象。后来食人鱼露出真面目后,林珊珊的表现就跟李红完全不一样了,她显得略有所思,静静地看完鱼缸里的变化,至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

终于鱼缸里恢复平静了,一切的景色又变得那么美丽。屋里显得异常沉默,这时林珊珊突然转过脸,看着肖亮,笑笑说:”肖总,如果没别的事,我想回房休息,可以吗?”

“你去吧!”肖亮也微笑着回答。但是在那一刻,肖亮就差不多已经认定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在见到这种凶残撕杀的场面,不说女人,就连男人也为之动容,能做到面不改色,的确不简单。然而他又有点困惑,如果真有企图,那就应该伪装成害怕的样子不引人注意才对。

林珊珊在工作上确实很卖力,虽然她做得并不算好,但是她非常努力。同时,她的笑容也为她带来好的人缘。

肖亮故意挑起她与新来的那个女秘书之间的战争,他总是有意无意在谈话中透露试用期过后只会留下一个人的讯息。他想林珊珊的日子并不好过。

肖亮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说实在话,他并不想回那个家。因为在那个家里,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要不是爸爸打了好几次电话来催促,肖亮巴不得永远都不再踏进肖家的大门。

肖亮的父亲肖大海是这座城市有头有脸的企业家,他的企业创下的税收总是

在这个城市排名第一。他的分公司几乎开遍全中国每个省份。他在外面的女人也不比他分公司的数量少。肖亮就是其中的一个私生子,唯一一个获得肖家认可的私生子。肖亮从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家里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他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

肖亮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被动参与了这个家族的斗争。

肖大海的正式妻子,肖大海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肖大海的两个弟弟,再加上他自己。所有这些人都把眼睛盯在了肖大海那笔巨大的财产上。

肖亮内心深处并不想贪这份钱,但是一想到这么多年来所受到的挤压与诽谤,他就不想让其他人得逞。既然已经别无选择参与了这场游戏,那就把它玩下去好了。

肖家的宅院坐落在郊区一处非常隐蔽的富人小区内。这个小区并不仅仅是住肖家一户,还有不少有份量的人物住在这里。这里的保安系统非常严密,每座别墅相隔之间都比较远,真正有钱人都喜欢这种清静无人打扰的有山有水的环境。这是普通人家根本无法涉足的地方,他们正在为自已能够早日拥有这座城市一个类似鸽笼的小住房,而伤透脑筋。而象肖家这样的人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讲,感觉更象电影的场景,永远遥不可及。

肖亮这个时候情愿自己是一个为了早日拥有一个小住房而伤透脑筋的人,因为那样他会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快乐。人的一生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得快乐而活的吗?名利,金钱,美女,这些不都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快乐吗?为什么有些人常常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快乐,而有些人好象永远都不快乐。就象自己,长这么大,自己真正感到快乐的有几回?肖亮甚至无法数出。

肖亮的车正驶在一条笔直的公路上,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显得格外精神。从驾驶室的车窗往外看,外面是一望无垠的碧绿的草地,被人修剪的几乎看不到任何瑕癖。视眼变得无限开阔,但是肖亮并不喜欢。肖亮不喜欢这种被人工刻意雕塑的痕迹,他情愿去看弯曲的田梗路上,散发着稻子独有清香的稻田,那样的景色会令他感到舒心与安全。

安全?肖亮想到这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嘲笑。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相反,他觉得自己过得非常紧张。虽然从他的表面上无法看出,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总是隐藏着一股深深地恐惧。

终于看到肖家大宅院了,老钟从大门的小房子的窗户伸出脑袋,热情地冲他打招呼:”二少,您回来了!”肖亮点点头,然后车子很快开了进去。从肖家宅院门口到别墅还有一段距离,车子又开了几分钟才看到那座四层楼高的肖家别墅。这是一座典型的中式建筑,红墙绿瓦,很有民族特色。整个建筑的细节都处理的很好,充满了中国精湛雕刻技术的艺术品在这幢建筑中随处可见。当然这也是肖大海的杰作之一。

刘妈首先看见他从车上走了下来,连忙上前问了声好,然后说家里人正等他开饭。

肖亮把嘴巴撇了撇,说:“何必假惺惺的,我又没叫他们等,活该!”

刘妈一听,急了,赶紧说:“亮亮,你父亲今天心情不好,你说话也别冲着他,知道吗?快点进去,道个歉,啊!”

刘妈是肖亮的乳妈,肖亮从小就是吃她的奶,在她的臂弯里长大的,甚至在小的时候,肖亮以为刘妈就是自己的母亲。肖亮只有在她面前才敢流露出本来面目。

肖亮朝刘妈点点头,没有吭声,低头走了进去。

肖亮走进去的时候,肖大海正坐在沙发上抽烟,他的妻子,也就是肖亮的大妈正靠着丈夫坐着,显得很满足的样子。肖建生与肖建梅都不知去向。

肖大海看到儿子回来了,脸上还是露出欣喜的表情。肖太太一看丈夫的姿势变了,抬头看到肖亮正走进来,连忙起身,招呼他:“亮亮,你怎么才来啊,你爸爸都等你好一会儿了。来,赶快给爸爸道个歉。”

肖亮虽然心里很讨厌这个喜欢作戏的大妈,但是在表面上,他一直表现得对她非常尊重。肖亮点点头,然后朝父亲鞠了一个躬,“爸,妈,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公司的事实在太忙了,所以担搁了时间。真是抱歉!”

肖大海没有表态,表情保持一贯的严肃性。刚才见到儿子的刹那间流露出来的欣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肖太看了一眼丈夫,见他没有讲话的意思,然后说:“吃饭了,大家肚子饿了,一起吃饭吧。刘妈,叫厨房开饭了,顺便叫建生建梅下来吃饭。”

一家人围坐在桌上吃饭,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这也是肖大海多年来教育的成果。只要有他在,如果他不讲话,家人是不敢随便开腔。连吃饭的姿势都要变得中规中矩,嘴里不能嚼出声音,夹菜不能伸长脖子,碗筷不能相互碰撞,而且有长辈在必须端碗。

肖亮偷眼瞧了瞧坐在首位的父亲,然后又顺势瞟了一眼坐在周围的这些所谓的家人。不过有趣的是,不只他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拿眼瞟着这个一家之主。他脸上的表情就是大家肚子里猜测的依据。多年的经商生涯,已经让肖大海练就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别人是很难从他的面目猜测出他的内心。即使在面对家人的时候,他也是如此。

“亮亮,你最近在忙些什么?”肖大海停下碗筷问道。

肖亮连忙放下碗筷,正视着父亲,说道:“刚从欧洲回来一趟,正在准备开始一项新的业务。”

“什么业务啊?”

“我觉得目前中国的建材市场缺少高档产品,所以去欧洲考查了一趟,也看中了一个品牌,准备回来做总代。”

“利润空间有多大?”

“现在是20%—30%左右。”

“什么时候开始做,有困难吗?”

“没有,目前还可以。”

“资金充足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肖大海一说这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在这以前,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肖亮不用看也知道,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人除了他与父亲之外,其他人的表情是怎么样,也许只有用嫉妒两个字来形容吧。

不过也是,肖大海自从几个孩子懂事后,从来都没有支持过孩子一分钱。肖健生,肖健梅现在父亲公司帮忙做事,肖亮自己在外面办企业。他们花得每分钱可以说都是自己赚来的。肖亮当初执意不肯在肖大海的公司做事,为得也是争一口气。他的第一笔资金,是他做了三个月的计划书,用高息从肖大海那里借来的,一年之后,肖亮就连本带息还给了肖大海。虽然其中过程非常坚苦,但是从那以后,肖亮也赢得了肖大海的欢心。在肖大海的心里,这个儿子的脾气有点象当年的自己。倔强,不达目的绝不甘心。

“暂时还不用,我想我能应付得过来。”肖亮想了想,然后回答。

“是啊,二哥的确很能干,他什么事都能应付过来。”肖建梅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建梅说得没错,亮亮确实很厉害,我想他也不希望别人插手他的事。”肖太随声附和着。

肖亮心里冷笑了起来。肖亮又等了等,看看这个家庭的最后一个人是否会表态,然而肖建生并没打算说话。对于这个只大他十天的哥哥,肖亮心里还有点拿不准,他跟老爷子的个性很象,平常不爱说话,也是一副显得很严肃的样子,无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肖大海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没有说话了。一餐饭就这样结束了。

肖亮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要回去了。他总是不习惯在这个家里呆得太久,时间一久,连这里的空气甚至都变得让人难以呼吸。

肖大海看了看这个儿子,忍不住说了一句:“以后周末的时候也抽空回来走动走动。”

“是,我记住了。”肖亮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爸,妈,建生建梅,再见!”

肖太连忙走了过来,搂着肖亮,亲热地说道:“记得你爸说得话啊,周末的时候就回来吃餐饭,你爸现在就喜欢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吃餐饭。来,我送你出去。”肖太看着肖亮坐进车子,突然说道:“有空,也带个女孩回家吃餐饭吧。”肖亮一听这话,愣住了,接着回答道,“我整天忙得很,也没时间接女朋友,我看建生应该有女朋友了吗?”

“别提他,一点都不争气。整天象个闷葫芦似的,不知在干什么?”肖亮不想听她再说下去,于是说道:“妈,我走了。您回去吧!注意多休息。”

肖亮没有直接回到住处,而是去了一趟李红那里。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过这个女人了。

肖亮知道自己心里烦,而且闷。每次从肖家大宅子出来后,肖亮都有这种感觉,平常这个时候只有靠李红才能平息这种令人讨厌的情绪。

李红住得是市区一个刚建起不久的花园小区里。肖亮的车子在里面拐了几个弯,才看到李红住得那栋楼。看样子,这里的物业公司并不称职,随处都可以看见建筑中留下的痕迹,使得整个花园小区凌乱而且肮脏。

肖亮下车来,抬头看了看住在五楼的李红的房间,从窗户里正透出一缕淡淡的黄色的灯光。肖亮又把眼光投到四周围,视线落到了左手边的位置。距离左手边50米左右的地方,有两栋没有开发完成正在准备装修的楼房,这两栋楼房被钢筋架子与建筑用布紧紧地包裹着,在漆黑的晚上就象两只沉静的怪物似的,正等着时机的到来。

肖亮不禁打了个寒噤,内心深处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又冒出来了,然而自己又不知道在害怕些什么。

肖亮低下头赶紧走进了楼房。

在看到肖亮的那一刹那,李红显得很吃惊。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突然他就站在自己面前,的确让李红摸不着方向。

“怎么,里面还藏着一个男人啊?”肖亮笑着说道,“不敢请我进去!”

“哪儿啊,你不打招呼突然就这么站在我面前,当然很吃惊了。你一个多月都不理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呢?”李红一边说着话,一边连忙请肖亮进去。

“我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哪儿顾得上来呢?这不刚有了点空闲我就过来看你了不是?”

“如果真是这样,我会在梦里笑醒的!”李红扔给肖亮一个媚眼。然后转身去倒了两杯红酒,又递了一杯给肖亮。

“你的手指真美!”肖亮在接过酒杯的时候,看到了象葱花似的五指修长的玉手。

李红笑了起来。“这是天生的,你妒忌啊?”

“我哪会妒忌呢?我只会喜爱。”肖亮附势把李红的手牵在自己手里,然后很绅士地把这只葱葱玉手拿到嘴边轻轻地吻了一下,迅速放开。

李红扬了扬眉,然后举起手中的酒,说道:“让我们为绅士风度干杯!”

肖亮笑了,走近李红身边,顺势搂着她的腰,“你喜欢我的绅士风度吗?”李红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嘴笑着。嘴角的笑容略有点弧线,看起来很美,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放着光芒。

肖亮从李红的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李红知道自己无法留住他,也就没有吭声,随手从床头拿起一根烟点燃了抽着。

肖亮皱起了眉头,“干嘛要抽烟呢?对身体不好。况且我也不喜欢看到女人抽烟。”

“好了,我听你的。”李红撒娇道,然后把手中的烟熄掉。

“你再睡一睡,我得走了。”肖亮边穿衣服边说。

李红猛得钻出被子,从后面把肖亮抱着,头抵着他的挺直的背部,轻轻地呢喃地说道:“亮,你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好吗?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话,但是我也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留下来,让我来安慰你,好吗?我爱你!亮!”

肖亮沉思着,没有回应。他的眼光正透过窗户望向外边漆黑的夜晚,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这座城市里的人并没有休息,很多散发着暖暖的黄色或白色的灯光从一扇扇紧闭着或敞开的窗户中透出来。

“李红,你跟我在一起有多久了?”肖亮低着头一边拉上裤拉链一边问。

“三年零二个月了!”李红放开手,神色有点黯然。

“跟我在一起后悔吗?”

“有时有。”

“那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我想凭你的条件,找一个有钱的年轻的男人并不是件难事。”

“你以为我跟你在一起,就是图你的钱吗?”李红觉得很受委屈,大声叫道。

“噢,是吗?如果我现在一无所有,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还会愿意跟我吗?”肖亮盯着李红的眼睛笑着说道。“不要撒谎,我会看出来。”

“你,你的眼睛好凶啊,我感到害怕!”李红扑上去搂着肖亮撒娇。

“好,宝贝,对不起!吓着你了。”肖亮亲了亲李红的脸颊,然后开始穿鞋。

“你爱我吗?亮!”李红看着肖亮的背影,小声地问道。

“宝贝,我需要你。这难道不够吗?”肖亮这时已经穿戴好,站起身来,走出门口的时候又突然转过身来,对李红说道:“周末有空吗?来我家一起吃饭吧。”

李红一听这话,马上又变得高兴起来。“有空啊,我一定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