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极品神医李珩

都市极品神医李珩

不抽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豪门杨家千金与刘家公子的婚礼正在举行中,为了利益联姻这样的事,在豪门中屡见不鲜。就在婚礼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一个乞丐突然冲了出来!来人名叫李珩,乃是从山上下来的小神医,多年前李家曾经与师娘为他定下婚约,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转嫁他人!李珩发誓,他绝对不会把未婚妻拱手让人!

主角:李珩,秦雨晴   更新:2022-07-16 01: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珩,秦雨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极品神医李珩》,由网络作家“不抽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豪门杨家千金与刘家公子的婚礼正在举行中,为了利益联姻这样的事,在豪门中屡见不鲜。就在婚礼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一个乞丐突然冲了出来!来人名叫李珩,乃是从山上下来的小神医,多年前李家曾经与师娘为他定下婚约,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转嫁他人!李珩发誓,他绝对不会把未婚妻拱手让人!

《都市极品神医李珩》精彩片段

羊城海湾。

羊城大半的名流顶着太阳,汇聚一堂,只为了参加刘、杨两家的联婚。

婚礼进行曲响起,新郎刘建站在高台上,满怀期待的望着被岳父杨金送上来的新娘杨茗。

参加婚礼的来宾也言不由衷说着些祝福的话,例如男才女貌、天造地设云云。

主婚的神父例行询问一番,高声说道:“在场有没有亲友反对刘建先生和杨茗女士组建新的家庭?”

下面参加婚礼的人都笑了出来,刘家和杨家都是豪门,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政治婚姻,可谁不要命了这个时候去喊反对。

“我宣布,以主之名……”

然而就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我反对!”

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杨茗是我老婆,我反对他们的婚事!”

所有的来宾齐齐回来看去,只见一个头戴着草帽,穿着一件破旧土灰粗布,穿着一条花色沙滩裤,肩下夹着一个三色蛇皮袋青年,手里拿着一个大声公在呐喊。

这不是沙滩上捡垃圾清洁工的造型?

“谁把这个捡垃圾的放进来的?”

“保安死哪里去了,快把这个捡垃圾的赶出去!”

刘家负责婚礼筹办的负责人站了起来,大声喊起。

今天是羊城豪门刘、杨联婚的大喜日子,刘家早已经把整个沙滩都包下来,这个捡垃圾的不知道怎么就突破了重重封锁,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

杨家的亲友个个都是不满意,纷纷扰扰起来。

“早就说了,这种场合就应该安排自己家的保镖过来,不应该让给外面的公司来干。”

“可不是,这个节骨眼,婚庆公司的人怎么让一个捡垃圾的来吵闹!”

“……”

可是喧闹之中,依然不见有保安过来。

“捡垃圾?”

“你们见过这么英俊潇洒的垃圾仔吗!”

青年指着自己,一脸不屑的嘲笑着众人喊道。

“十几年年前,你们杨家老爷子,哭着求着我师娘,要把他的孙女许配给我。”

“现在杨茗要嫁人,新郎不是我,居然也不通知我一声!”

“我李珩才是杨茗真正的老公!”

“快去叫杨老爷子出来,我要和他好好理论理论!”

什么?

现在所有人全部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个捡垃圾的是杨茗小姐的未婚夫?

还是杨老爷子订的婚?

主婚台上的新娘杨茗眉头紧皱,看着对面这个自称自己未婚夫的人,露出了一脸的嫌弃、厌恶之时。

“大家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

杨家现任家主,新郎的父亲杨金站了起来,径直向李珩走过去,厉声喝道:“小子,今天要不是我女儿的大喜日子,我已经让你血溅五步了,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蛋!”

说着这话,杨金内心并不淡定。

杨茗早已经许配给他人的事情,他做父亲的自然知道。

十几年前,杨家出现了危机,幸亏那一位贵人出手,才渡过了难关,自己的父亲就亲自主持,将当时只有几岁的杨茗许配给了那人的徒弟。

只是这十几年来,那个杨茗从未谋面的夫婿一直没有出现,那个贵人也没有再来往。

虽着三年前老爷子去世前,一再交代让杨金要信守承诺,只是现在杨家又再次面临危机,急需资金融入。

杨金自然将老爷子的话抛之脑后,将女儿许配给刘家长孙,杨、刘联姻,借助刘家的资产,渡过这一次的危机。

“我没有胡说!”

李珩打开带来的蛇皮袋,从里面掏出一张看着有些年代,淡黄色的绢布展开来,向众人比划了一下。

“你自己看,这就是当年杨老爷子和我师娘签订的婚约,证据确凿,这下你没得狡辩了吧!”

李珩向众人展示着婚书,其实他也是昨天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个未婚妻。

一天前,三师娘忽然告诉他,他的未婚妻要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当时李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懵逼是因为自己有未婚妻,自己居然不知道,问师娘为什么不早告诉自己。

理由是师娘自己都差点忘记了!

对于未婚妻的容貌、身高,师娘也是一问三不知。

终身大事,就这样被师娘不负责任的定了,李珩当然是反对的。

可在师娘的威胁下,他只能从小山村一路走路,坐牛车、拖拉机,又换班车、火车,紧赶慢赶的到羊城来。

又敲晕了好几个婚庆公司的保安,终于来到这沙滩上,翻出了反对的声音。

杨金看着眼前的婚书,上前一把从李珩手里抢过来,看了一眼,果然是自己老子当年的签字。

“小子,你是吃了豹子胆,拿着一张伪造的婚书就想来敲诈我杨家!”

“说,是谁派你来捣乱我女儿的婚礼!”

此言一出,一众宾客顿时枉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是骗子!”

“我早就说了,杨老这么可能把孙女许配这种穷小子!”

“一定是杨、刘两家的竞争对手派来的!”

“……”

主导了舆论哗然,杨金心中得意,随手就要把婚书撕个粉碎。

咦?

怎么撕不动?

“撕不破吧?”

李珩随手将婚书抢回来,嬉笑说道:“这张婚书是用冰蚕丝编制的绢布制作,油墨也是宫廷秘制的松香墨,水火不侵,刀剑不损,两头牛都拉不断,否则我怎么那么容易让你抢了,逗你玩呢!”

杨金一张脸气的暗红,就像一颗猪肝一样,他本来想着撕毁了婚书,就能来个死无罪证,坐实这小子是敲诈勒索。

哪知道这婚书居然是特殊材料制作,反而显得自己心虚了,一众宾客也开始起疑。

杨金心中暗骂,婚庆公司的安保怎么还不过来,先把这小子拖下去,打一顿再说!

“爸,让我跟他说!”

这个时候新娘忍不住从台上下来,美眸紧盯着李珩,神情之中全是鄙视之色。

“我爷爷是和你家长辈订过我们的婚姻。不过……”

“那又怎样?”

“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

“我出自豪门,你呢,哪个乡下?”

“我每个月的零花钱都是你这种乡下仔好几年的工资了,你拿什么娶我?”

“看,知道我手上这个戒指,知道它多少克拉,值多少钱吗?你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因为你永远都不会买得起。”

“你觉得你现在配得起我吗?”

明明是嫌贫爱富,却依然可以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如此高大上,却又直逼灵魂,让一众宾客觉得合情合理。

就这个时候,外面司仪宏良的声音响起。

“桂碧园集团,林如冰,林总来贺!”

沙滩上的来宾齐刷刷的一下子全部站了起来,朝着远处探头过去,一片哗然。

“杨、刘两家好大的面子,女首富居然亲自来参加婚礼!”

“你这话就不对了,不是女首富,而是应该前面冠名美女首富!”

“你这都不是重点,传说这位美女首富架子极大,就连市里领导的面子都不给……鲜有在公开场合露面,今天刘、杨两家联婚居然亲自到场,不得了……了不得……”

……

“你的意思是……不想嫁给我?”

李珩脸上没有露出温怒,反而多出一丝欢喜,不确定的再次问道:“你真不想嫁给我?”

杨茗听到女首富都来参加自己婚礼,满怀欣喜,这个乡巴佬还在纠缠不清,怒道:“你是聋还是瞎,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好……好,太好了!”

出乎所有的意料之外,李珩欢喜的着杨茗一鞠躬,感谢说道:“多谢你不嫁之恩!”

什么情况?

被未婚妻如此奚落,这小子不是应该暴怒而起,痛哭流涕,伤心欲绝才对?

这小子不会是神经病吧?

李珩拿出手机,对着杨茗录像,催促说道:“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表情在凶一点,语气再咬牙切齿一些,这样给我师娘看了,她就不会逼我和你结婚了。”

“……”

杨茗气得刷了一尺厚粉底的俏脸都涨红了起来,这个王八蛋绝对是来捣乱的,再顾不得自己是新娘的身份了,凶相鄙陋。

“爸、哥,把他给我打出去!”

“别……别,打我出去前,我五师娘马上就到了,她脾气不好,知道你拒婚我,一定很生气……”

“……只有我三师娘才压得住五师娘……我把录像给三师娘看了,等她同意取消婚姻,你们就安全了……”

什么三师娘、五师娘,杨茗一头雾水,想着女首富马上就到,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婚礼上的闹剧,不耐烦喝道:“癞蛤蟆,给我滚,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杨金也是怕女首富到来,看到婚礼上一片狼籍有失颜面,对着家中几个小辈喊道:“快,把这小子轰走,别让林总来了看着碍眼!”

林如冰在羊城是传奇一般到存在,十多年前忽然迅速崛起,这几年来更是一跃成为了首富。

多少人都想和她攀上交情,其中就包括杨金。

这次杨、刘联姻,杨金几次登门送喜帖邀约,却是人都见不着。

万万想不到,她会忽然到访。

要是能和林首富攀上交情,这次杨家的危机,就可以轻易的蹚过去,杨家在自己手里只会比老爷子在生的时候更辉煌!

“是!”

杨家的几个青年纷纷向李珩围了过去,要将他强行拽走。

“住手!”

就这个时候,十多个人高马大、穿着黑西装、带着耳麦的保镖簇拥着一个一身红色连衣裙的绝美女子过来,正是羊城的传奇女首富——林如冰!

林如冰年近四十,高挑的身段没有一丝的赘肉,细致的肌肤看起来就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少妇,深邃的五官,更显得绝美而冷艳,真是人如其名!

她身上散发着上位者的庞大的气场,一声清喝,让杨家几个小辈全都慌了神,呼吸急促。

杨金赶紧是小碎步迎上去,一脸媚笑,躬身说道:“林总,您能来参加小女的婚礼,真是我杨家莫大的荣幸!”

“杨金,自从杨老头死了,你们杨家人真是越来越长进了!”

任谁都听出了林如冰这是反话,杨金更是一愣,却是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年的老子原来和林如冰相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林如冰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家是哪里得罪了她?

看这气势不像是来参加婚宴,倒是想来兴师问罪!

余光偷瞄,只见林如冰的目光停留在李珩身上,顿时恍然大悟。

“林总,误会了!”

“这小子就不是我杨家的人,他……他就是一个捡垃圾的,他辣了您的眼睛,我马上就让人把他赶走……”

啪!

一击响亮的耳光,杨金被打得昏头转向,眼前金星冒起。

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

怎么回事?

杨金这是哪里得罪了林如冰,让她如此动怒,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动手!

“放肆!”

“十五年前,我三姐和你家老爷子亲自签订的婚约,你现在居然敢公然毁约!”

“我的乖徒儿,你居然说是捡破烂的,我看你杨家是想就此从羊城除名!”

嘶……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一脸不敢置信!

李珩这个乡巴佬居然是女首富的徒弟!

这……

得罪了女首富,杨家真的要完了!

杨金想死的心都有了,暗怪老头生前没有交待清楚,要知道定下娃娃亲的对象是女首富的徒弟,他又怎么会仍了西瓜,去捡刘建这颗芝麻,悔婚去和刘家联婚。

“林……林总,我错了!”

杨金也是豁出去了,完全不顾自己也是一方豪情的身份,众目睽睽之下就跪了下去。

“是我一时鬼迷心窍,逼着小女下嫁刘建。不过……”

“我女儿全是被我逼的……她是求着我要信守承诺,一定要嫁给李……李珩!”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我现在马上就取消婚礼……大家听好了,我郑重宣布,我女儿杨茗和刘建的婚礼……取消!“

当初和刘家联婚,就是要借助刘建的资金渡过危机,可现在杨茗嫁给李珩,马上就可以攀上林如冰这颗大树。

有了西瓜,谁还要芝麻!

“杨金……你欺人太甚!”

主婚台上的刘建气得牙齿都咬碎了,大喜的日子,忽然跑出来一个屌丝和自己抢婚闹剧,他也就忍了。

现在杨金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悔婚,自己以后的脸还往哪里搁,整个刘家的人都抬不起头来,刘家将会是整个羊城的一大笑话!

刘建紧拽拳头,才要开口理论。

“五师娘……”

李珩拿着手机跑到林如冰身边,嬉笑说道。

“你看,这是杨茗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她让我撒泡尿照照自己,认清我们之间的差距……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

“我这颗大白菜不能让她这只猪拱了。”

“五师娘,我们退婚吧!”

嘶……

所有人都面露古怪之色,这反转未免太快了一些,不少人更是幸灾乐祸的嗤笑了起来。

“哈哈……这就是网络上流行那句话的真实写照,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让你高攀不起!”

“杨金真是枉做小人,悔婚拒绝了刘家,那知道现在轮到女首富家看不上他女儿了,现在把两家都得罪了,我看他怎么收场!”

“我看这人就不能嫌贫爱富,他这都是自找其辱!”

“……”

杨金脸色难看到极点,自己小人的行径的做完了,脸面都碎了一地,这小子居然不要自己女儿了。

逗我玩呢!

林如冰看了视频,叹气说道。

“随你吧。”

“杨家这女娃不论是从容貌和人品都配不上你。”

“本来你和杨家这个女娃的亲事,我就不同意。”

“只是三姐当年答应了人家,我也不好反对。”

“虎子岂能配犬女,师娘回头给你物色一个人品俱佳的大家闺秀。”

犬女?

杨茗紧拽拳头,指甲插入了掌心之中而不自觉。

自己居然被形容成犬女!

被拒婚就已经够羞辱,现在居然还被形容成犬女,配他一个屌丝都配不起!

这绝对是最大的羞辱!

“走,回家去。”

说完,林如冰牵着李珩的手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一直给人感觉冷若冰霜的林如冰,面对自己徒弟的时候,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倾城一笑如冬日里面照射进来的第一缕阳光,瞬间就让人的心都融化了,心中纷纷认可。

“杨茗和林如冰中间最少相差了十个迪丽热八,一个做儿媳的都比不上做婆婆的好看,她真是不配嫁给李珩!”

“是啊,这差距就是云泥之别。”

“……”

主婚台上的刘建看着林如冰带着李珩离去的背影,眼睛里面几乎要喷出火焰来,滔天怒火心中熊熊燃烧。

“李珩、林如冰,你们今天对我的羞辱,我一定会十倍奉还!”


羊城,金海澜湾,有名的富人区,这里的背山靠海的别墅最少都是十亿起步。

李珩穿着拖鞋踩柔软的地毯上,看着顶上巨大的水晶灯,目瞪口呆,宛若是刘姥姥走进了大观园,完全是被五师娘这一栋别墅的豪华给惊呆了。

“师娘,原来你真是富婆,我不想奋斗了,求包养……”

啪!

林如冰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柠着他的耳朵笑骂说道:“都养了你这小鬼十八年了,还想被包养。再说了,你那小牙签,师娘能看上?”

李珩自小被九个师娘养大,她们九人说是师娘,其实是师父才对,只是她们从小就让自己叫她们师娘。

乡下的三师娘医术无双,四师娘更是彪悍,一身功夫数十壮汉都近不让她身,李珩从小就是跟着她们在乡下长大。

至于另外七位师娘则是遍布全国各地,每年都会回乡下一次,个个都是像林如冰这样的大美人,各有本事。

“师娘,不带这样埋汰人的,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现在长大了,可不是小牙签了。”

林如冰踢开脚上的高跟鞋,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一脸坏笑的说道:“过来让师娘好好看看,是不是真的长大了!”

李珩顿时恶寒涌上心头,下意识的加紧了一下裤裆,小时候五师娘每次回山,可没少脱自己的裤子,让满院的公鸡追着要琢自己的小鸡鸡,现在都还有心理阴影。

想着不堪回首的过往,李珩还真是头皮发麻,后退摆手说道:“我不要包养了!”

李珩的囧相斗得林如冰咯咯大笑。

“为了你这破婚事,忙了我一天,过来好好帮我揉揉脚,看你手艺退步了没有。”

“是,师娘。”

李珩搬张小板凳坐在她跟前,林如冰大长腿抬起,长裙摆动,露出里面一双洁白无瑕的大长腿,李珩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不敢直视。

这一幕要是让人看到,定然要惊掉下巴。

林如冰是出名的冷艳女王,给人的感觉重来的都是如冰冷女神一样,不坠凡人尘。

“小珩,你这样的心态可不行。”

“外面的世界不像乡下,这里处处充满了诱惑,师娘不过稍微逗你一下,就受不了,如何成大事!”

“抬起头来,看着我!”

李珩心中委屈:“师娘这怎么能怪我,你如此祸国殃民,佛祖都要动凡心!”

只得是眼观鼻、鼻观心,心中默念漫天神佛的名字,祛除心中杂念。

“这次下山,你将三姐许配的婚姻搞砸了,你说怎么办?”

“五师娘,这个你可不能怪我,杨茗那个臭丫头要脸蛋没脸蛋,要胸没胸,眼光还高过顶,打死我也不娶她。”

“杨家那丫头也确实不是良配,这事我和三姐来说。不过你也真长大了,是该娶妻生子了,要不师娘给你介绍一个?”

“好啊。不过……要是对方没您一半漂亮,我可不要,宁愿一辈子打光棍!”

“小兔崽子,还挂念起师娘来了!”

林如冰咯咯大笑,对徒弟的马屁还是很受用。女人从八岁到八十岁就没有不喜欢别人赞她貌美的。

“放心吧,我养女婠婠国色天香,保证让你满意,到时候你们见面了试着处一下。”

对此李珩带着怀疑的态度,他是知道五师娘五年前收了一个养女,虽然没有见过真人,不过五年前视频见过一次,那是一个要胸没胸,干瘪的小丫头,虽说女大十八变,可小蝌蚪只能变蛤蟆,变不了天鹅。

心想着,实在太丑啃不下去就卷包袱跑回乡下去。

“对了,五师娘,这次让我过来羊城还有一事要办。”

“三年前您介绍了秦老到乡下求医,三师娘把他治好了。不过最近好像老毛病又犯了,三师娘让我过去给他看看。”

“行,你自己去吧,我也累了,好好歇歇。”

“是!”

……

华灯初上,秦家百年老宅前,灯火通明。

秦家二代的当家人秦雄,带着第三代的几个小年轻站在门前,不时的张望着远处,像是等着什么重要的人物到来。

这一幕要是让外人看到,必然震惊不已,要知道秦家可是百年世家,不同于林如冰这样的新贵,势力遍布黑白两道,在羊城根深蒂固。

市长登门拜访,秦家也不过是派出一个三代小年轻迎接而已,却是不知道是那一方的大人物,要秦雄带着秦家上下如此隆重迎接。

“秦虎,女神医确定是六点过来?”

“爸,我再三确认过,是六点没有错。”

一个一脸傲气的年轻人过来说道:“这个女神医架子未免太大了一点,应该提前来才是,居然让我们那么多人等她一个!”

“闭嘴!”

秦雄怒目瞪了一眼儿子秦虎,厉声说道:“女神医是你爷爷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爷爷现在身体不允许,否则他老人家都要出来亲自迎接,让你站一会怎么就不满意了!”

秦虎不敢反驳,只是奴了奴嘴,心中自然是不服气。

轰、轰……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秦雄脸上一喜,估计是女神医要到了。

众人拭目以待,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哧!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一辆哈雷摩托忽然在秦家门前高速急停,车尾腾起,又重重落回地上。

这个时候秦家众人也看清了,重机车哈雷很苦,开车的年轻人却是很屌丝,带着草帽,穿着人字拖。

“嗨!”

来人正是李珩,他尴尬的朝着众人挥挥手,他也不想如此高调的出场,可实力不允许。

四个轮子的车他不会开,两个轮子的摩托倒是会,五师娘那里最低调的摩托车也是这一辆价值二十多万的哈雷飞鹰。

“你谁啊!去一边去!”

秦虎才被老爸教训过,一肚子的火气,发泄在李珩身上:“我秦家上下等大人物呢,赶紧滚蛋,否则我让人把你摩托车的轮子都卸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