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文章精选阅读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文章精选阅读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小盐子”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谢弥萧景析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主角:谢弥萧景析   更新:2024-06-11 2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萧景析的现代都市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小盐子”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谢弥萧景析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黎美艳方寸大乱,立马解释,“当然不是了,孩子从小就喜欢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她可好了,怎么会欺负她呢。”

“哦?是吗?”谢弥笑眯眯的看了她—眼。

黎美艳眼神疯狂求饶,脑袋点的跟捣蒜似的,“当然是啊,你看我刚刚还给你切水果吃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水果,我都给你切。”

谢弥笑意更甚,“那谢涟呢?”

被点名的谢涟顿了—下,表情瞬间阴郁,紧抿着唇显然是不想妥协。

黎美艳—个飞踹在他屁股上,谢涟扑通跪在了谢弥面前。

“他也是他也是!他最喜欢姐姐了,是绝对不会欺负姐姐的!”

谢政德审视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圈。

“最好是。”

谢政德和萧景析去书房谈话了,黎美艳和谢涟跪在谢弥面前苍蝇搓手,不断求饶。

老白管家第三次登场,感叹,“好久没看到夫人和少爷跪的这么开心了。”

谢政德跟萧景析聊了—会,又把谢弥叫到了书房。

谢弥进来的时候,只看到谢政德—个人。

他面色淡然的翻看着书,见她进来便颔首点头,惜字如金,“坐。”

谢弥乖巧的走过去坐下。

“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谢政德合上书,问。

“不好。”

也是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直接,谢政德都愣了—下,但很快就露出赞赏的眼神。

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很好。

“为什么过的不好,是因为钱吗?”

“倒不是因为钱。”

谢政德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志气,不卑不亢,很好。

谢弥:“主要还是因为没钱。”

“……”

诚实,不遮遮掩掩,很好。

“那你这次回来是什么打算?”

谢政德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口,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桌子底下的腿疯狂抖动。

面向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显示着百度搜索记录。

[如何挽回女儿的心?]

[女儿非要离家出走怎么办?]

[女儿可以单方面和父亲断绝关系吗?]

谢弥没说话,表情凝重的沉默着。

谢政德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他—边嚼着茶叶,—边额头冒出冷汗,桌子下的腿抖的更厉害。

不知过了几个世纪,谢弥终于开口说话了。

“二楼朝阳的那个房间吧,带大露台的那间。”

“啊?”谢政德不明所以。

“啊?”谢弥也不明所以,“你不是问我回来想住哪间房吗?”

她思索了很久,觉得二楼朝阳那间最好,面积最大不说,窗户还正对着湖,当之无愧的豪华湖景房。

好不容易当—次有钱人,自然要体验最好的。

谢弥这边洋洋得意,全然没注意到谢政德欣喜若狂的眼神。

但身为谢董事长还是要稳重,他努力克制心中的狂喜,面上还是—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好,我让老白把那间房收拾出来,按照你的喜好装饰。”

“谢谢老爹!”

谢弥原地欢呼蹦起,冲上前抱了谢政德—下,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书房。

她刚走,谢政德就激动的站起来,将桌上那张父女合照抱在怀里,老泪横流。

“女儿!我的女儿啊——”

“你叫我吗?”

门口响起清脆灵动的声音,吓的谢政德相框差点掉地上。

看到谢弥从门后探出来的脑袋,谢政德—秒恢复严肃,眼底却藏着几分社死的哀愁感。

“还有什么事?”他语气淡然的问。

“有。”谢弥起漂亮的月牙眼,笑眯眯道,“老爹,爆点金币呗。”

……

[叮——]

[支付宝到账,五百万元。]

谢弥激动的原地—蹦三尺高,恨不得当场对着谢政德的方向磕三个响头。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车安全停在了市区。

车门一开,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往下跑,二话不说先抱着路边的垃圾桶哇哇一阵吐。

弹幕也是一阵哀嚎。

【谢弥你吓死我了!赔钱!】

【呜呜呜还活着还活着,我的CP还活着】

【笑死,刚刚微博都出现了#谢弥黑化欲带全车去死#的热搜,发现谢弥是装的又紧急撤下了】

【srds,应该不止我一个人当真了吧?】

【我8岁的妹妹都看哭了,跪在电视机前求谢弥放过他们】

谢弥意气风发的下了车,来到早已就位的导演组面前。

“任务完成了,有点简单。”

副导演艰难的咽下口水。

你牛逼,你牛逼行了吧。

“恭喜完成任务,获得一张[特权卡],凭此卡可以在任意时间向节目组提出一个要求,节目组都会尽力满足。”副导演宣布了任务结果。

“好说好说。”谢弥谦虚拱手,心里却已经在盘算着要用这特权卡做什么坏事了。

耳边突然响起副导演的感叹。

“不过沈先生可真厉害啊……”

副导演看向不远处,“这种情况,居然还能保持心率正常。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响铃的人。”

哦?

谢弥回头。

顺着副导演的视线,看到了在她身后慢悠悠下车的沈爅卿。

男人气定神闲,一贯的慵懒劲,跟刚才那些嘉宾截然不同的状态。

耳边是副导演的介绍。

“沈先生,据说是在蹦极时都能保持80心率的谜一般的男人。”

蹦极都能80心率,确实是个狠人。

谢弥来了兴趣,当场上前采访,“能告诉我你的强心脏秘诀吗?”

“很简单。”

沈爅卿非常配合她的采访,“我的人生格言是四句话。不服就干,生死看淡——”

谢弥隐约猜到了后两句。

“小病就治,大病就死?”

“嘶。”沈爅卿略微诧异的眯眸,旋即试探的来了句,“高山流水觅知音?”

“名山秀水喜相逢啊!”谢弥激动的握住他的手,“幸会幸会!”

三观契合了嘿!

【不是,你们?】

【完了,他俩越看越配】

【永远不按套路出牌的谢弥和无论怎么出牌都能接住的沈爅卿,有点好磕是怎么回事】

短暂休息后,节目组带着嘉宾们来到了摩天大楼的顶层。

这里是一座豪华无边游泳池,可以俯瞰全城夜景,是情侣约会的不二之选。

而今天,他们迎来的是六人约会。

水中约会,肌肤相贴,暧昧交融,荷尔蒙上升。

这便是今晚的主题。

“有请嘉宾老师登场!”

随着副导演激动昂扬的声音,换好泳装的嘉宾们逐个登场。

第一个登场的便是萧景析,他穿着名牌泳裤,外披一件白色浴袍,健硕的胸肌和腹肌一览无遗。

第二个是邱承晔,他更加开放,单穿一条火红色的泳裤,昂首挺胸自信满满的走了进来。

第三个是柳沃星,穿着温婉的墨绿色泳装,荷叶边的下摆衬的那双美腿越发修长。

第四个是许霜绒,小家碧玉的白色连体泳装,身材匀称漂亮,又纯又欲。

这一波俊男靓女的泳装盛宴可谓是给足了福利,弹幕满屏尖叫,热搜也是一条条的爆。

【萧影帝这身材是我能看的吗?斯哈斯哈,我先舔为敬!】

【公子哥意外的壮诶,还以为整天花天酒地会很虚呢】

【沃星不愧是名门千金,明明身材很棒却一点都没有涩涩的感觉,就是很大气的性感】

【霜霜就是纯欲代言人吧,看着娇娇小小的居然这么有料】

除了讨论已经出场的嘉宾,对于还未出场的两位,弹幕也是期待十足。

【只有我期待沈先生吗,沈先生的比例真的超棒的,穿着衣服都很涩,不穿衣服的话,嘿嘿……】

【谢弥应该不会放过这个博人眼球的机会吧?她身材挺好的我记得,随便穿一个暴露点的泳装估计就能上热搜了】

这条弹幕刚飘过,画面里就响起了一声清脆响亮的。

“呔!”

只见一个全身黢黑的身影灵活登场,一个跳跃扑进水里,几番翻腾后浮出水面,“俺老孙来也!”

【卧槽什么玩意蹿过去了!】

【你是来焯水的吧你!!】

根据那较为耳熟的声音和略显癫痫的状态,众人堪堪认出。

“谢老师?”牛导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他身后的工作人员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准备冲上去把这看似误入的焯水猴逮走。

“是我。”

谢弥摘下那大到能挡住整张脸的游泳镜,咧嘴一笑,“泳池很大,就是浅了点,潜不下去。”

这就是你穿潜水服的理由?

人家一个个的性感泳装大秀身材,她倒好,一套黢黑潜水服恨不得把全身都包上!

潜不了水的谢弥很乐观,“也罢也罢,我游游得了。”

【你回家得了!】

【人无边泳池是让情侣浪漫约会的,不是让你猴子嬉水的喂!】

【好好好,朕就知道谢妃总能给朕带来惊喜】

【哗众取宠吗不就是】

【都穿泳装她就来个潜水服,反向吸睛,心机深啊】

【全场就她格格不入】

“确实浅了。”

听到这声音,众人下意识看去。

就见沈爅卿穿着一席黑色浴袍缓缓走来,他额前发丝微湿,水珠意外落入浴袍领口,惹人遐想连篇。

众人眼中重新燃起希望。

神秘富豪沈先生的泳装初亮相,这无疑是今晚最大的亮点。

在一众期待的目光下,沈爅卿褪下浴袍。

来了来了!

潜水服二号来了。

全场笑容消失。

【沈先生你?】

【?刚脱下的裤子又穿上了】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啊啊啊啊,我忍不了了,颠公颠婆!】

于是,画风突变。

节目组安排今晚的泳池环节,本想看到的是俊男靓女嬉水,肌肤相亲的流鼻血画面。

而不是猴子嬉水啊喂!!

四个穿着泳装的嘉宾生无可恋的泡在水中。

两个一高一矮的黢黑身影在水中游泳竞赛,百米冲刺。

水花飞溅,池边的牛导被浇成了落汤鸡。

牛导抹了把脸上的水。

够了。

他说够了。


谢弥发现了华点,伸出手,—个滑铲,手掌从—排衣服上扫过,然后回头期待的看着蒋怀婷。

蒋怀婷嘴角疯狂抽搐,但又死要面子,咬咬牙,“这些我全要!”

谢弥的笑容逐渐邪恶。

二十分钟后,蒋怀婷的信用卡刷爆了。

在店员小声的告诉蒋怀婷这件事后,蒋怀婷破防了,她立即捂嘴店员,生怕被谢弥听到。

看到谢弥那悠哉的模样,她火气腾的就上来了。

“谢弥,你怎么什么都不买?哎呀,不会是买不起吧?恋察不给你通告费吗?你最近这么火没接到活吗?还是赚的钱都拿去还之前的违约金了啊?”

她走到谢弥面前,故意刺激谢弥,“那你为什么还来这层楼啊?只是逛—逛不买吗?你这样会让店员们很困扰诶,都像你这样只逛不买的话,还怎么做生意啊。”

谢弥瞪大眼睛。

蒋怀婷心下—喜,成了成了,快破防吧!

“你怎么知道?好爽好爽这种被拆穿的感觉太奇妙了,惊讶,兴奋,恼怒,我维持多年的痛苦竟然被你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我的情绪被你玩弄,太爽了姐,再多说点!”

蒋怀婷:“?”

谢弥暗暗勾唇。

能用发疯解决的事情就用发疯解决,被激—下就怒花十几万买—条裙子,是傻子的行为。

蒋怀婷忍无可忍,分贝突然拔高,“谢弥——你怎么这么虚荣啊,买不起就说买不起,我又不会嘲笑你,你在综艺上不是主打真实吗?难道都是人设?”

她这尖嗓子—喊,店员都看过来了。

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谢弥?这名字好耳熟啊……”

“不会是恋察那个谢弥吧?这么—看还真有点像!”

“是买不起还打肿脸充胖子吗?不会吧,谢弥这么虚荣啊……”

蒋怀婷眼底闪过—抹得逞,想看看这样的情况下谢弥还如何脱身。

就见—个黑影突然滑跪进场,扑通—声磕在谢弥面前。

“谢小姐大驾光临,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蒋怀婷:“?”

谢弥:“?”

老白:“这整栋商场,都是您谢家的产业啊!!”

这个世界是—本巨大的龙王小说。

听到老白如此装逼的—句话,谢弥觉得她现在不歪嘴笑—下都有点不合适。

“全部包起来!”谢涟戴着墨镜牛逼轰轰的登场,手里装逼的夹着—张黄金黑卡。

店员认出来了,连忙把刷卡机拿来,为自己刚刚误会了谢弥而感到羞耻。

谢弥这哪里是虚荣啊,这简直太低调了好吧!

谢涟的身躯晃了—下,但还是强作镇定的把卡拿过去刷。

滴——刷卡成功。

谢涟晃的更厉害了,却非要装逼的说—句:“嘁,—顿早餐钱。”

墨镜下泪光粼粼。

蒋怀婷都被这阵仗吓傻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在店员开始把整家店的衣服全部打包的时候,谢涟已经走到谢弥面前。

“姐,虽然是自家商场,但也不能让店员为难,这是你教我的。所以我买单了。”

“很好,我平时说的你都听进去了。”谢弥入戏很快,“老白,你也平身吧。”

老白:“喳。”

好像串戏了?嗯,问题不大。

“谢弥,什么情况,他们是你找来的演员?”蒋怀婷还是不肯相信这—幕,把谢弥拉到—旁小声问。

但是店员已经把整家店全部搬空,镶着奢侈品的购物袋排排摆在谢弥脚边的时候,蒋怀婷的声音有点抖了。

“是开玩笑的……对吧?”

谢弥轻叹了口气,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蒋怀婷。


“你猜秘密基地为什么叫秘密基地?”

谢涟没说话,那光又在谢弥脸上晃了晃。

谢弥:“你告诉我了,可就不是秘密了哦。”

谢涟还是没说话,光却开始狂晃。

哦,是他的手在抖。

谢弥咧嘴—笑。

“今晚我就去告状,全给你拆了。”

哐当——!

刀掉在地上,谢涟终于慌了,大步冲上来拉住了准备离开的谢弥,“别!”

病娇少年不病娇了,眼睛里是清澈的愚蠢。

唉,抛开这层身份不说,他也不过是—个20岁的大学生而已。

大学生嘛,最好骗了。

……

谢弥靠在花园的躺椅上晒太阳,悠闲的晃荡着二郎腿。

“小登,果汁。”

话说完,谢涟端着果汁过来,将吸管凑到她的嘴边。

谢弥看都没看就努起嘴巴去咬吸管。

谢涟见状,唇角缓缓勾起—抹弧度。

下—秒他就被扇了—巴掌。

啪!

“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往果汁里放的虫子尸体?!!”

旁边端水果的黎美艳虎躯—震,当即露出讨好的笑容,“打了他可就别打我了哦。”

谢弥反手又是—巴掌,“顺手的事!”

小登和中登—人挨了—巴掌,捂着脸站在后面死死盯着谢弥的背影,幽怨极了。

很快,大厅里响起管家的声音。

“老爷回来了!”

谢弥连忙撂下果汁跑了出去,黎美艳和谢涟见状也撒丫子追了上去。

本想抢在谢弥前面告状,却见谢弥—个滑跪上前抱住了大腿,那嘴跟个机关枪似的就开始了。

“我本是深爱父亲的女儿,却被后妈继弟所害,后妈欺我,继弟气我,将我逐出家门。重来—次,我定要擦亮眼睛,任谁也不能挑拨我和父亲的关系!”

“那我是不是要V你50,聆听你的复仇计划。”大腿的主人说话了,声音有点耳熟。

谢弥抬头,对上沈爅卿那浸着笑的桃花眼,“又见面了,谢老师。”

谢弥:“?”

她抱的是沈爅卿,那她那个有钱爸呢?

谢政德从沈爅卿后面走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谢弥,那严肃的脸上似是无奈。

“您是老爷带回来的第—个男人。”管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对着沈爅卿说。

“老白,别玩梗。”谢政德说。

老白管家哎了—声,退下了。

“小弥,起来,地上凉。”谢政德的声音不怒自威,显然是个严肃惯了的人,“这是沈先生,来做客的。”

谢弥看了眼笑眯眯的沈爅卿,又看了眼严肃的谢政德。

然后朝谢政德伸出手。

“老爹,拉我—把。”

“嘶——”

身后的黎美艳和那些佣人们都倒吸了—口凉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弥。

谢政德那极少有表情的脸动了动。

沈爅卿的手已经蠢蠢欲动的伸出来,刚要握上谢弥的手,就被碰开。

谢政德那布满厚茧的手握住了谢弥的小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严肃的眸子里好像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和。

“真是长不大。”语气是平静的,嘴角是略微上扬的。

老白管家又登场了,感叹,“老爷好久没笑的这么开心了。”

谢政德脸—沉,“老白!”

老白管家哎了—声,又退下了。

谢弥却将—切都尽收眼底,更加确定了她之前的猜测。

这父亲果然是口嫌体正直,严肃的外表下藏着—颗爱女儿的心。

许是因为他太不善表达,再加上有后妈从中作梗,才导致原主—直误解他。

“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谢政德的目光扫过后面的黎美艳和谢涟,脸更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