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战王爹爹娘亲不讲武德

战王爹爹娘亲不讲武德

核桃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桓薇被朝廷强行征收八成粮食,比往年多了六成。而带头之人,正是她的死对头战神王爷墨恒亦,那男人最近还黑吃黑了她五十万两。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恨不得打他一顿。岂料,没过几日,桓薇竟然嫁给他了。这桩婚事瞬间成为京都笑料,因为大家说她是目不识丁的农女。殊不知,神医是她,画圣是她,毒尊是她,情报阁阁主、神秘富商都是她!

主角:桓薇,墨恒亦   更新:2022-07-16 0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桓薇,墨恒亦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王爹爹娘亲不讲武德》,由网络作家“核桃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桓薇被朝廷强行征收八成粮食,比往年多了六成。而带头之人,正是她的死对头战神王爷墨恒亦,那男人最近还黑吃黑了她五十万两。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恨不得打他一顿。岂料,没过几日,桓薇竟然嫁给他了。这桩婚事瞬间成为京都笑料,因为大家说她是目不识丁的农女。殊不知,神医是她,画圣是她,毒尊是她,情报阁阁主、神秘富商都是她!

《战王爹爹娘亲不讲武德》精彩片段

隆越二十三年

京都郊外的一处院落内,正有一女子耐心地照料着地里的草药,就在这时,一匹白驹顶着烈日奔跑而来,并在院落前勒紧了缰绳。

“砰砰……桓姑娘……”

“谁呀?”听到呼喊声,女子慢悠悠地问了一句。阿路吗?可她隐退前才特地交代,没什么重要的事別找她的。

“出事了,姑娘。”

“来了来了。”确认是他,桓薇起身,又快步朝着大门走去。只见门儿一开,一位弱冠之年的小厮走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

“我家公子刚接到消息,姑娘辛苦培育出来的水稻,被朝廷强行征走买走了八成。”

“可朝廷往年征粮,不都才征两成吗?今年怎么就……”猛然想起隆越国这两年严重干旱,全国各地均减产减量,而她桓薇因为能操控风雨雷电,丝亳不受影响,甚至还丰收。

可就算这样,朝廷也不该强买强卖啊!

毕竟她这粮食都是计划好的。

“谁来征的粮?”

“回姑娘的话,是战神王爷墨恒亦,而且还不是奉旨办差,亦王向来不近人情,一回京就处处与咱们作对,谁知道他打着征粮的旗号,私下干着什么龌龊的勾当呢!”

“墨恒亦,又是这个该死的墨恒亦,他屡次和我作对,我都还没找他算账呢!他还敢伤我的人。”桓薇咬牙切齿的吼。

尽管她与那男人素未谋面,可这梁子早就结大了。

特别一想到最近被他黑吃黑的那五十万两,她就恨不得扒墨恒亦的皮。“对付他这种人,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立马把那六成粮食抢回来。”

“是。”阿路恭敬地拱了拱手。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桓薇轻叹一声,又朝着外面走去,再想到那些被强行买走的粮食,她不由得烦躁。

那些粮食,可是给上洋谷的乡亲们和她义父的梁家军准备的,这该死的墨恒亦,千万别让我看到你,否则我宰了你……

“救、救命,救命啊……”

桓薇没走多远,就听到一阵呼救声。

她望了过去,只见路边躺了一位四岁左右的小公子。

小公子捂着手背上的伤口,衣衫上还有多处被划破。

不对,他的血迹有些发黑,似中毒的症状。

她快步上前,蹲下/身子就问:“小朋友,你没事吧,你爹娘呢?”

“救我,他们要杀我……”那孩子低声说了一句,就虚弱地睁开眼眸。

那眼眸很漂亮,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那模样就像一只讨人喜欢,又惹人心疼的小奶狗。

“谁要杀你?”桓薇下意识地东张西望。

小家伙没有回答,不过他的眼眸却落了桓薇的脸上,待他看到桓薇嘴角上的那颗美人痣时,他猛地扑入桓薇的怀里,又嚎啕大哭:“娘亲,孩儿可找到您了娘亲。”

“欸,你可别乱喊啊。”被孩子认错成娘亲,桓薇有些哭笑不得。

“娘亲,孩儿好怕好怕……他们给孩儿下毒…。。还要杀孩儿……咳咳……”小家伙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倒在了桓薇的怀里。

“小朋友……”见孩子晕过去,她一把将孩子抱了起来,又着急的往家里赶。

所以真没发现怀里的小家伙露出了得逞的笑。

等她给小家伙喂完解药之后才发现,这小家伙也长了一身痱子。

想她桓薇两世为医,不知救助过多少伤患,可她此刻,竟出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要知道,这四年来,她可没少被痱子折磨,只不过她后来发现,前主有操控风雨雷电的本领才好些罢了。

这一夜,她连连降雨驱热,就怕小家伙热醒痒醒,所以几乎没进入深睡眠。

可与同榻的小家伙却一夜好眠,并在第一缕阳光洒入窗台的时候醒来了。


看着这陌生的纱帐,小家伙的记忆慢慢的回拢。

待他想起数十次外出寻母,却一次次失望收场,而他在昨儿傍晚终于找到自己的亲娘时,他又猛地扭头过去。

娘亲……娘亲……

他眼前的女子正好是双十年华,又生了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红润的双唇,高挺的鼻梁,肤嫩如剥壳的鸡蛋,而且她嘴角上那颗美人痣正好和二哥画册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此人一定是他们的娘亲。

若二位哥哥知道,定会承认他才是三兄弟当中,最聪明的一个吧?

嘻嘻……

“小朋友醒了。”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桓薇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娘亲。”小家伙羞涩又激动地喊了一声。

再想到他昨晚和娘亲同榻而眠,那小脸更是红得像熟透的果子。

“小朋友,你没事吧?”桓薇睁眼,又探手到孩子的脉搏。

他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伤口也止血结痂了,他没有发烧,怎么就满脸通红,还犯糊涂呢?

“孩儿没事,娘亲。”小家伙激动的笑起来。

“小朋友,我不是你娘亲。”前主颜茹玉是生过孩子,可那三个孩子已经被活活埋了,所以前主才撞树自尽的,而她因飞机失事还魂在前主身上。

“不,您就是孩儿的娘亲,孩儿在北缘国整整找了您半年了。”

“你……”看着小家伙那固执又期待的双眸,桓薇竟莫名其妙的心软了,“你昨天说有人要杀你,到底是谁想杀你呀?”

小家伙低着头,“自、自打爹爹娶了后娘,生了弟弟之后,便不要孩儿了,而且那婆娘还、还……”

“行了。”想到他昨儿的经历,桓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抚了抚孩子的头,“别怕,都过去了,你以后就留在桓姨身边,桓姨会保护你的。”

“好耶,孩儿谢过娘亲。”小家伙一下从榻上蹦了起来。

“你这孩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桓薇哭笑不得。

“孩儿姓……。”他本想说自己姓墨,名子威的,可倘若他报出自己真实姓名,那娘亲迟早会知道他的身份呀。

可有些事情,他还没理顺呢!比如娘亲明明是北缘国人,为何改名换姓,出现在隆越国,而且还不是来寻他们兄弟仨的?

思及下,小家伙傲骄地挺起小胸膛,“孩儿随娘亲姓颜,取名威,希望孩儿长大威风凛凛,替娘亲争颜面,保家卫国。”

“你怎么知道我姓颜?”不,他怎么知道前主姓颜的?桓薇皱眉,又疑惑看着小家伙,而且他刚刚还提到前主的故乡-北缘国。

“孩、孩儿……”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小家伙一把捂住了自己嘴。

“说,你爹到底是谁?”桓薇坐直身子,又冷脸看着小家伙。

她倒想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设计这场苦肉计,拿自己孩子的命来算计她?

“呜哇哇……”看到桓薇严肃的脸,小家伙一下就吓哭了,而且那眼泪还一颗颗掉了下来,那模样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孩子的哭声,一位十六岁左右的婢女从外间跑了进来。

此人名为锦儿,是桓薇的贴身婢女。

“看来除了百媚阁还有人知道我们的行踪,有人硬把这小家伙塞给我了。”桓薇明明该很生气的,可一看到小家伙这委屈和受惊的模样,又莫名地心软。

“不会吧?谁这么狠心呀?姑娘以前不都拒绝他们了吗,他们怎么还……就为了让姑娘给他们教导孩子,竟给自己孩儿下毒手,真是太可恶了。”锦儿义愤填膺。

小家伙低着头,双眸却转个不停。

娘亲和锦儿姨似乎误会了呢?不过这误会他喜欢,嘿嘿……

“姑娘,我怎么觉得这孩子有几分眼熟啊,您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呀?”昨晚烛光昏暗,锦儿没瞧仔细,这仔细一瞧,吓了一跳。

这孩子怎么和姑娘长得这么像呀?

他该不会是姑娘的亲骨肉吧?


不可能,不可能,她记得姑娘说过,那三个孩子已经不在了的。

“是吗?”

“娘亲……”小家伙吓得眼皮都不敢抬,就怕她们在他脸上看到他父王的影子。

“行了,管他谁家的,反正到我这儿,就是我的了。”桓薇左看右看都没能对上号,也只能放弃了。

“是是是。”听主子这么说,锦儿立马朝着小家伙伸手。“既然小公子和我家姑娘有缘,那小公子往后便是锦儿的小主子了,来来来,锦儿抱小公子去漱洗。”

“成,那就有劳锦儿姨了,我叫桓威,往后就是娘亲的亲骨肉了,往后威儿定会好好孝敬娘亲和锦姨的。”知道自己已经蒙混过关,墨子威喜笑颜开。

误会就误会吧,管他呢?

只要能留在娘亲身边,就是让他背个黑锅也乐意。

“噗......瞧你这小嘴甜的。”

“嘿嘿……”小家伙圈着锦儿的颈部,欢喜不已。

看着那小家伙和锦儿的互动,桓薇笑了笑,她本想再补补眠的,可她还没入睡,就先听到小家伙的哭喊。

她赶忙起身,快步出去。“怎么啦?”

“呶,还不是发现姑娘养了一条蛇宠,追着蛇宠跑了一圈闹的。”锦儿将小家伙抱在身前,又拿去痱水帮他擦身。

“娘亲,这米蓝儿也太狡猾了,孩儿怎么也抓不着。”小家伙委屈巴巴的。

“你呀,那可是一条毒蛇,被它咬了没及时解毒的话,可是会送命的。”桓薇笑着摇头,又赶忙回房拿了药膏之后,又匆匆出来。

一看到小家伙红肿的后背,她心疼得不得了。

突然想到石娃有清心润肺和解热毒的功效,她骑马奔向岳阳山。

岳阳山位于东郊的左侧,山势险恶,却阴凉无比,溪水清澈见底,涓涓流入下方的水潭。

桓薇将素雅的一片式半身裹裙和防虫香囊解开抛到石堆上,就踩入了溪流。

溪水很凉,一下就缓解了她体内的闷热。

蓦然,一只石娃从石缝中跳了出来。

她伸手一扑,就牢牢的将石娃抓在手心,又迅速放入系在腰间的网状袋子里……。

这时候,山脚下有近百号人马经过,只见为首的男子往半山腰看了一眼,就从马背上跳下来,又冷着眉眼交待:“本王去抓些石娃,你等兵分两路把粮食运回去。”

“再过二里路就到上洋谷了,殿下不亲自给乡亲们送粮食么?”市面上粮食紧缺,殿下知道上洋谷的乡亲们买不起粮食,就自掏腰包买了一批给他们送去。

“不去了!”

“是!”

“回吧!”男子握着宝剑,迈着大长腿上山,并很快就走到了溪流的石堆前。

只是……

这些年来,墨恒亦就没少来郊外,也遇过不少人抓石娃,可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女子抓石娃,而且衣着暴露的她还几乎整个人趴在水面上。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你可以走了。”桓薇扭头,又满脸不悦的望了过去。来人身穿白色长袍,腰间系了一个镂空雕花玉佩,他有一双冰冷又迷人的眸子,鼻挺唇薄,貌似天人。

“咳……。姑娘看够了的话,那就劳烦姑娘先穿好衣裙,免得受凉,也免得生出什么误会来。”墨恒亦后知后觉的从她那白皙又修长的小腿敛目,又转身一边。

他知道自己相貌出众的,偏生对这个窥视他美色的轻浮女子,生不出半点反感来,甚至还萌生了其他期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