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90年代之王者归来

重生90年代之王者归来

昊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叶辰家境优越,在父母的万般宠溺下,他成为了吃喝玩乐的纨绔少爷。后来一场变故,父亲因负债自杀,母亲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而重病住院,自此之后叶辰更加的堕落,甚至还为了还债卖了自己的女儿。一朝重生,叶辰带着前世记忆回到命运转折的那一年,重活一世的他决定痛改前非,携手妻女走上致富发家的幸福路……

主角:叶辰   更新:2022-07-16 0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90年代之王者归来》,由网络作家“昊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叶辰家境优越,在父母的万般宠溺下,他成为了吃喝玩乐的纨绔少爷。后来一场变故,父亲因负债自杀,母亲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而重病住院,自此之后叶辰更加的堕落,甚至还为了还债卖了自己的女儿。一朝重生,叶辰带着前世记忆回到命运转折的那一年,重活一世的他决定痛改前非,携手妻女走上致富发家的幸福路……

《重生90年代之王者归来》精彩片段

“妈妈,他怎么样了啊?”

在一个小房间里,看到一对母女的样子很乱,惶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头痛欲裂,叶辰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过去的一瞬间,他大规模举行庆功宴,庆祝奋斗了10年的公司上市,转眼就出现在这里。

看到眼前这混乱的景象,叶辰有点傻。

突然,记忆被推到他的脑袋里,头痛欲裂。

叶辰,迪州市人。

他的父亲原来是迪州纺织厂的厂长,家庭殷实。

但是两年前突然的横祸导致纺织工厂负债累累,倒闭。

他的父亲受不了压力,不想拖着叶辰跳下去自杀了。

而且,他的母亲也在半年前因病去世了。

眼前长得清秀的这个女人叫陈洁,是她的结发妻子,那个小女孩是她的女儿。

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简单,叶辰嘴里还喃喃道:玩死我啊?

因为这家伙就是个“垃圾”。

说叶辰这家伙是垃圾是有原因的。

从小到大,这家伙相信自己的爸爸是厂长,家里有钱有势,胡作非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叶辰,你怎么了,别跟我装糊涂。”

听到有人喊自己,叶辰这才回过神来。

已经成为事实,不能改变,默默接受吧。

前世得知公司可以上市,他一下子失去了人生目标,突然觉得接下来的人生索然无味。

但他来到了1990年,这是很多豪杰蜂拥而至的时代。

“你这身上的伤太严重来了,等会儿我带你去医院。”看到前面妻子手脚发青,叶辰一阵难受,知道他都是他以前的杰作。

听了这话,陈洁心中疑惑,什么时候叶辰会关心自己了。

难道他准备换一种方式?

是的,肯定是这样的。绝对不能让他成功。

想到这一点,陈洁更好地照顾了身后的女儿。

“砰。”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接着一群人涌进来。

“买家,我带来找你了,这是赵社长和他夫人。”

只见嘴尖的人指着他身后的一对夫妇。

“滚!都滚出去!”

陈洁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她声嘶力竭地对这些人大喊大叫。

在这边,这些人一进门,叶辰的记忆又涌上心头。

他父亲去世后,那些债权人没有在这里休息。

因为偿还债务,这些债权人被他缠住了。

最终,叶辰只能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不久前他问了他的狐朋狗友,今天没有找到有钱的买家。

对方想出4000元买他的女儿。

在这个万户家庭都不足的时代,4000并不是一个小数字。

有了这笔钱,他不仅可以暂时还债,还可以顺利去玩一玩。

之前的他和陈洁的冲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杂碎!”

叶辰在心底骂道。

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卖,是人能做的吗?

幸好自己过来了,否则以这家伙的脾气,这件事大部分都成了。

“出去!现在不卖了!”心中的压抑火喷向火山,使叶辰脸色阴沉。

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顿时懵了。

别说那他人,就连相处多年的妻子陈洁也不能相信这句话是出于叶辰。

但是旁边的麻子却非常不高兴了,这不是在玩我吗?

“这是我的女儿,不卖!”

这话一出,不远的陈洁就完全懵了。

再次得到确认后,麻子的脸色很难看。

“之前来找到我的是你,现在反悔的也是你!”

“麻子说得对,叶辰,你不能这样,约定的事怎么能反悔呢?”

“叶辰,两天前我明确说过今天要还我们钱的!”

看到事情变得越来越僵,跟在后面的债权人也纷纷斥责。

“什么时候,问两次都是这个借口,我们拖了两年,今天不还利息,老子就不让你放过。”

债主们那个肯就这么轻易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叶辰的心突然狠起来,只看到他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刀,用力挥着手朝债主身边飞去。

“一个个挺能叫是吧?在给我叫一声试试!”

像叶辰一样凶恶的话震动了场内的很多人。

平日里教训这个人也可以。砍人怎么敢。此外,如果真的一时生气把这个人砍死了,他的债务该找谁呢?

难道能找到这个孤儿寡妇来收吗?

“干,真倒霉,不买不买。”看到这种情况,赵社长也知道今天不能成事,破口大骂,转身离开了。

看到买家离开,陈洁松了一口气,守护女儿的双手也慢慢放下了。

在陈洁身后,小雯也伸出一头大脑袋望着自己的这位父亲。

显然,她还年轻,但可以清楚地看到父亲今天的巨大变化。

“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一定会偿还你们的债务。”看到这些人受到冲击,叶辰也一直说话。

“叶辰啊,少花言巧语,务实,还是先想想怎么偿还我们的利息吧。”

现场的债主不少。其中加起来的金额更大。要说这叶辰一个月就能还清他。他当然不会相信。

窃窃私语了一会儿,领头的中年男人开口了。

“好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后连利息都得不到,就不要责怪我们无情。”

说完这句话,债主们纷纷扭头离开了。

叶辰深吸一口气,刚出生就经历了这么艰难的事情,但万无一失,暂时渡过了这个难关。

“你.你不必这么有压力,而且是我,胡安婶婶已经在食堂找了份兼职,我晚上回来的时候,还会继续做。到时候钱不够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去求爸爸。”

叶辰刚才的表现极大的感动了陈洁,所以这时事情告一段落后,她尝试了安慰的话。

叶辰临近了,想用右手抚摸陈洁的脸颊,但转眼间又想起了什么,重新拔了手。

当时能嫁给叶家的陈洁本身的家庭条件当然不差。

叶家的那些人去世后,原来陈洁的父亲提议她的再婚,回到了陈家。

但是陈洁舍不得抛弃女儿,第二,与叶辰也留下了深厚的感情,果断拒绝了父亲。

被自己的家人抛弃,受到这种烂丈夫的辱骂,努力拉着女儿长大,叶辰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她年的。

“好了好了,有我在,你们就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听了这话,陈洁的眼角湿润了,忍不住眼泪簌簌地掉下来。

说起来她也只是一个20多岁的女人。

在过去的几年里,她这么一个女人,又何尝不是期待地有一个温暖的靠山。


“以前的那些事不是……我是说,以后不会再做那种坏事了。”

“我相信你。”陈洁点了点头,经历了刚才的一系列事情后,她认为丈夫变了很多。

“嗯。”气氛有点别扭,叶辰马上扭头收拾地上的烂摊子。

“妈妈,爸爸他好了吗?”看着正在努力工作的叶辰,小雯不停地注视着黑色光滑的眼睛。

“嗯嗯,爸爸变好了。”老实说,陈洁现在也还是有点不确定,但她当然要给自己的女儿灌输好的想法。

部分收尾后,房子旧了,但以前乱成一团的景象已经没有了,反而看起来有点像房子的样子了。

陈洁来米缸准备淘米,拿出来半天,只有两勺。

据推算,叶辰只要他吃一点,这种米就不能让母女吃饱。陈洁什么话也没说,转到她,去水龙头洗了米。

“那个女儿,过来爸爸抱抱。”大厅里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听到这句话,小雯下意识地有点害怕,所以把步子往后挪了两步。

“不要害怕。以后爸爸不会打你的。还有爸爸会给你买玩具,要那些有趣的玩具吗?”

这句话让小雯放下防备,她以期待的眼神来到了叶辰身边。

“当然,等会儿爸爸赚钱,你想要的玩具我都会买。”

“太好了。”

就这样,通过玩具这个话题,父女的关系很快就变得亲密起来了。

小孩子心里都住着一个折翼的天使,只要你对她好,她就会和你冰释前嫌,成为一个快乐的天使。

晚饭后。

叶辰给小雯讲完故事,待到小雯成功入睡后,他来到陈洁旁边。

“叶辰,我们是很穷,但你不要在动什么歪心思,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小雯的。”陈洁知道自己这位丈夫什么性格,突然开始担心起来。

叶辰听到后满头黑线,之前的前身也太混账了。

“这都到哪里去了,我再也不做这种事了。”

“那你答应我。”

“好的,我保证。”

好话歹话说了一个遍之后,终于在叶辰才说服陈洁。

第二天早上,陈洁起来准备收拾,照例去叫小雯起床。

“叶辰,你快看小雯,她身上怎么这么烫!”

陈洁这时一声惊呼,将叶辰给召了过来。

“别慌,让我看看。”说完叶辰来到陈洁身旁,用手摸了摸叶小雯的额头,顿时一惊,这温度都快有40度了吧。

“快,送小雯去医院,她现在正在发高烧。”

听到叶辰的话,陈洁内心十分焦急,将要去医院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坐车赶往医院。

……

在医院的走廊上,叶辰和陈洁正焦急地等着,非常担心女儿出现问题。

这时,一位医生走了出来,叶辰还来不及上前,陈洁冲了上去,焦急地向医生询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她现在还好吗?”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严肃的面庞,说道:“你是病人的母亲吗,患者现在情况非常不好,得了比较严重的肺炎,需要立即住院观察。”

“目前患者症状已经得到缓解,你们还请到前面交一下手术费吧。”

“好的,谢谢医生,感谢你了。”

这时叶辰才过来,万分的感谢,从医生手中拿到缴费单,前往缴费大厅。

“你好,一共1300元,请你缴费。”

“这么贵?”

叶辰听到数字之后惊到了,这才第一天居然要这么多。

“急诊费、药费、住院预交金,一共1300元,有什么疑问吗?”

窗台后的女人一一说了所有的缴费记录,每说一句都引得叶辰一阵心疼。

“请缴费。”

窗台上那个女人再次催促叶辰。

“钱在这里。”

叶辰撇撇嘴,将家里所有的钱拿了出来。

通过这几天向酒店卖桌布,叶辰还是有了一点小小的积蓄,但是在给医药费后,所剩无几。

“看来得考虑一些其他的买卖了,小雯后面住院治疗还需要更多的钱,这个肯定不够。”

叶辰在心中思索,到底什么东西才能焦急地等着。

“叶辰,你终于回来了,怎么交给费用那么慢?”

这时陈洁看到叶辰慢吞吞的样子顿时怒了。

自己的女儿还在急救室急救,而自己的老公却在外面神魂天外,一副不怎么关心的样子。

这让陈洁对叶辰已经改观的印象再次恶化。

“叶辰,你如果不管小雯,那你离开,我自己照顾小雯。我还以为这几天你出去工作能够有些改变,结果你却丝毫未改,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陈洁一焦急地等着所有的话,说完之后便扭头不看叶辰。

而叶辰却被陈洁的话给说醒了。

是啊,自己必须得改变了,自己可是已经活过一世,好不容易回来,难道会被一点点医药费给难住。

叶辰走到陈洁面前,严肃地说道:“放心,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从今往后我要让你和小雯过上好日子。”

听到叶辰如此说话,陈洁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但很快恢复过来,冷冷地说。

“光是口头说是没有用的,如果你做不到我就带小雯回娘家去,让你再也找不到我们。”

“好好好,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叶辰无奈地说道。

还能怎么办呢,努力吧,再不努力就成孤家寡人了。

想着,叶辰便慢慢走出医院,来到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他思索着如何才能找到机会。

逛着的时候,叶辰不知焦急地等着了广电局。

这时一个商人和一个穿着制服的人一同走了出来。

“张哥,你就信我,大力发展无线寻呼业务,到时候一定会业务大增,以后用BB机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就见一个身材不高,体格偏瘦,穿了身不太合身的深色双排扣西装,腋下夹着包,手里拿着大哥大,脖子上挂着狗链子般粗金项链的中年男子正说道。

“曾先生,不要再说了,上面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你还是走吧。”

穿着制服的人说完便掉头走了,留下中年男子一人。

“该死,我曾广生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无线寻呼这个以后肯定会大火,这群人就是目光短浅。”

曾广生焦急地等着自语。

“其实这位曾先生,你说的无线寻呼我小小了解过,他可能和你想得有点不是那么一样。”

这个时候叶辰出声了,他在一旁看着,大概推测出了一点事情。

现在这个年代手机还没有出来,BB机成为人们的联络工具,而无线寻呼更是BB机联络的重要工具。

曾广生显然是知道在未来几年,人们会更加在意越来越远的联络,而BB机的无线寻呼则体现出了大用处。


“这位小兄弟,还请你说说。”

曾广生眼顿时一亮,他只是预感无线寻呼的重要性,但是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就想着来找广电的人合作,但是被赶出来。

现在叶辰出声,他感觉遇到了一个懂行的,这才有了聊天的意图。

“咱们江州大街上目前腰间别着BB机的人实在太少。而在浦海、燕京、粤州、鹏城等城,虽然不是人手一个BB机,但走在街上,十个人当中起码有七八个腰间都挂着BB机。”

“据国外权威调查公司统计分析,无线寻呼业务从1980年初进入华夏大陆市场,到目前,每年的业务增长率都在110%以上。该机构预测,未来十年,我国的无线寻呼用户保守估计也不低于6500万户,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寻呼市场。”

“江州的无线寻呼业务刚刚起步,入网用户量远远不能沿海城市比,但这正是我们的机会。沿海城市的经济的确比内陆地区发达活跃,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主要是观念改变以及营销策划方面做得更好。”

“针对咱们江州的无线寻呼业务拓展,前期的市场调研、行业背景分析、区域环境分析我都已经做过,关于消费模式和消费心理的研究,我之前也研究过……”

叶辰还未说完,便被曾广生打断。

“这位先生,还未请教你的称呼。”

曾广生看出来,叶辰是个专业人士,而且是做个不少功课的,所以对叶辰的尊重也上升了,从小兄弟变成了先生。

“相逢即是有缘,正式认识一下,我姓叶,叫我叶辰就行。”

叶辰翻遍脑子里记忆,也没发现二十一世纪后的江州,有位叫曾广生的大老板。

“曾老板,在这之前,你我素未谋面,不知有何指教?”

轻尝了一口纯正香浓的正宗蓝山咖啡,叶辰慢慢将杯子放下,开门见山。

“叶老弟,你对民用寻呼台市场,怎么看?”曾广生不动声色地不答反问。

民用寻呼台,呵呵,连127和126国营寻呼台都会销声匿迹,民用寻呼台,当然是死路一条。

叶辰心中这么想,但表面却是若有所思地问道:“曾老板有想法进入无线寻呼市场?”

曾广生很认真地点头答道:“我想试试水。”

叶辰不得不暗自佩服眼前这位粤广老板的生意头脑和嗅觉。

诚然,无线寻呼台,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中,可以说是火爆全国各地。

在叶辰的记忆中,从明年,也就是1993年,邮电部将出台第55号文件,社会经营单位获准进入电信业务市场,无线寻呼市场从此全面开放。

到1998年初,华夏享受寻呼业务服务的用户超过6500万,荣登世界第一。

最鼎盛时期,华夏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寻呼台总数越过2000家,覆盖用户超过8000万。

尽管这是一个必然会衰落的产业,但在1992年初,叶辰依然觉得还是大有可为。

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发展无业寻呼市场,为手机进入千家万户提前布局。

稍作沉吟后,叶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慢慢说道:“无线寻呼,英文radiopaging,是由无线寻呼台、若干移动寻呼接收机……”

听完叶辰从专业角度出发陈述的精辟分析,曾广生顿时眼睛放亮,冲叶辰挑起大拇指,欣然说道:“我果然没看错人!叶先生不愧是专业人士。”

说完后,曾广生拿起桌上那盒中华香烟,双手递了一支给叶辰。

捡到宝了!

今天出门看黄历,说是能遇到贵人,看来眼前这个叫叶辰的年轻人就是我命中的那个贵人!

叶辰淡然一笑,接过曾广生递来的中华香烟,就着对方打着的“都彭”打火机点上,缓缓地抽了两口,然后接着说道:“无线寻呼提供人们在移动过程中建立通信联系的能力,必然会给人们带来方便,也因之必然受到人们的欢迎。这个市场很大,非常大,大得远远超乎很多人的预计。”

“嗯嗯嗯!”

曾广生头点地跟小鸡啄米似的,对叶辰的观点深表认同。

“虽说现在邮电部还没有出台允许社会经营单位进入电信业务的相关政策,但是,改革开放,就是要打破国企长久以来对市场的垄断格局!”

叶辰眼中流露出一种坚定的信念,侃侃说道:“国家高层领导人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明确提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发展才是硬道理,就是在鼓励所有坚信改革开放政策的人,胆子放大点,步子迈大点。

江州市的无线寻呼业务发展刚刚起步,其效率和发展速度远远没法跟沿海城市相比。究其根本,还是国营体制长期以来的僵硬死板机制造成的。

如果能引入民营资本的活力,为江州地区乃至整个江南省的无线寻呼市场注入一条鲶鱼,曾老板,那我得恭喜你,摆在你面前的这块蛋糕,大到你无法想象!”

曾广生重重地拍了下大腿,兴奋地说道:“叶先生,您这话真是说到我心窝里去了。我就是想当这条鲶鱼!经营许可方面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托人搞定了!”

这个年轻人真是大才!懂专业,懂政策,懂政治,还懂经济!

就是不知道他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能力如何?

是理论和实践两手都硬,还是只是纸上谈兵的赵括?

考察完寻呼台的软硬件设施,叶辰接下来的一番操作,可就让曾广生大跌眼镜了。

叶辰先是让曾广生将利民198台变更为飞讯198台,然后给鹏城一家名叫鑫鹏电子厂的台商企业打了个长途电话,敲定了BB机的供货商。

紧接着,叶辰对曾广生在江州投资的其他产业走马观花了一圈。

最后选定曾广生开在民主中路的广发鞋店作为卖场,选中了其中一款仿意大利名牌“老人头”的“老入头”男式皮鞋,顺便还跟曾广生签了一份卖鞋的销售协议。

本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原则,曾广生对叶辰提出的各种要求,只要不是要钱要货,曾广生都予以配合。

星期天,江州这边冒出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件。

“买皮鞋,赠送BB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