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死后叶总疯了

夫人死后叶总疯了

隰有游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晚晚花了三年才知道,原来叶清墨不爱她,这场婚姻的开始,只是因为他逼她给一个活死人当替身。真相如此伤人,她再也不要对他付出半点爱意。一场大火,她生死不明,叶清墨终于看清自己的心,他从始至终爱的,只有顾晚晚一个人。可她早已被他伤透,不会再相信他了!

主角:顾晚晚,叶清墨   更新:2022-07-16 0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晚晚,叶清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死后叶总疯了》,由网络作家“隰有游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晚晚花了三年才知道,原来叶清墨不爱她,这场婚姻的开始,只是因为他逼她给一个活死人当替身。真相如此伤人,她再也不要对他付出半点爱意。一场大火,她生死不明,叶清墨终于看清自己的心,他从始至终爱的,只有顾晚晚一个人。可她早已被他伤透,不会再相信他了!

《夫人死后叶总疯了》精彩片段

卧室里很干净,顾晚晚看了一眼,提起了一旁早已收拾好的行礼,快步下了楼。

客厅里,时不时地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电视机开着主持人的脸上带着笑容,她却没有一丝的留恋,她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三年前,她被逼嫁进这里,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而言都是煎熬。

堂姐顾瑶儿说了,可以帮助自己逃离这里,她还不犹豫的答应了。

打开别墅大门,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女人一头精致的大波浪,时髦的穿着,此时正抱胸站在门口。

瞧见她出来,女人红唇轻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的好妹妹,你还真是听话。”

她的心中“咯噔”一下,顾瑶儿的语气很平淡,可还带着一丝的不屑跟嘲讽,跟平时温婉的样子相差甚远。

好陌生,这是她那个温婉的堂姐顾瑶儿吗?顾晚晚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提包,吞咽了一口唾沫:“可,瑶儿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有趣吗?有人费尽心思的保护你,而你不领情,还想要离开叶清墨,甚至还恨他入骨。”

顾瑶儿边说便走近顾晚晚,顾晚晚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被逼进了客厅里。

顾瑶儿冷笑一声,眼中满是恶毒狠厉:“当年,你是要嫁给一个老色胚的,偏偏叶清墨跳了出来指名道姓的说要娶你。这三年来,他为了保护你没少费心思。顾晚晚,你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能遇到叶清墨这么好的人?”

“嗡”的一声轰鸣,顾晚晚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炸开了花,便连心跳也慢了一拍,此时此刻她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

叶清墨愿意娶她的,那些贴身保镖也是为了保护她的,根本就不是她所想的限制跟防备,那她都做了些什么?

她看了一眼顾瑶儿,这人满脸的讥笑讽刺,她竟然还觉得这是自己的“好姐姐”,奉命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眼瞎的人……其实是她。

是了,她对叶清墨所有的讨厌都是源自于顾瑶儿的话,一遍又一遍的灌输恶念。

手指紧攥成拳,骨节处白的可怕,顾晚晚却不自知。

顾瑶儿见她满脸愧疚与自责,唇角更勾了几分弧度,“可惜了,那个保护你的人,没了。”

顾晚晚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鲜红的指甲油分外的显眼,刺痛了她的心中,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她一巴掌拍开顾晚晚的手,“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死了,为了救你而死。”客厅中走进了一个高手挺拔的男人,他走到顾瑶儿的身边,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满是深情的说:“亲爱的,怎么还不回到车上?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

顾晚晚看着面前的男人,一颗心不断下坠,仿佛要落入无尽的深渊中,彻骨的寒意从骨缝中露出来你,熄灭了所有的愤怒,心里只剩下难以相信的无力感。

“原来你也参与了……赵沐阳。”

赵沐阳,她的初恋,如今是她的“好姐姐”顾瑶儿的男朋友。

她一直以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只是一个意外,没想到是早有预谋。

“顾晚晚,你还想期待什么?”顾瑶儿仇视的看着顾晚晚,恨不得将那双盯着赵沐阳的眼睛给挖出来,“我跟赵沐阳早就在一起了,你刚毕业的那年,我们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也出生了!”

孩子?

毕业那年,她记得自己还没跟赵沐阳分手,原来他们早就暗度陈仓。

无形之中,一双大手紧紧的捏住了她的心脏,顾晚晚只觉得自己落入了痛楚与愤怒的潮水中,挣脱不开。

“你们会遭到报应的!狗男女!”

她骂道,疯了一样的朝着顾瑶儿扑过去,还未接近就被赵沐阳一把推倒在地,心口处被人狠狠地踹了几下。

顾瑶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满身狼狈躺在地上的她,红唇再启,“啧啧,我的好妹妹真是太可怜了,别墅意外起火,而她葬身在火海里。”

随着最后一句话出现的是几只打火机,窗帘和沙发很快被点燃了。

浓烟滚滚,笼罩了整个客厅,顾晚晚无力的躺在地上,她看着顾瑶儿跟赵沐阳挽着手离开,原本清冷的眸子中却多了一丝恨意。

愤怒染红了她白皙的脸庞,她突然大声的笑了出来,她真傻,傻到将豺狼当真知心好友。

“下午3时左右,一辆黑色小轿车撞破淮海大桥护栏,从悬崖跌进海中,据警方调查,该车上坐的人是顾氏集团总裁叶清墨……”

新闻播报的声音,似乎也听得不是很清楚。叶清墨三个字吸引了顾晚晚的注意力,她拼进最后一丝力气,冲着电视机爬去。

潜水的蛙人打捞起汽车的残骸,叶清墨那张脸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前一刻她恨叶清墨深入骨髓,现在,叶清墨却成了她唯一的光。

“叶清墨,这辈子是我负了你,来生我愿用尽一生偿还……”

话音未落,电视机被火苗吞噬。轰的一声巨响,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夺走了她最后的一丝仪式……

又急又促的敲门声,“咚咚咚”似乎主人不开门不会停下来,顾晚晚被惊醒。

她眉头紧蹙,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熟悉的房间装饰。

这是她在顾家的卧室,不是叶清墨的别墅!

熟悉的感觉回绕在心头,父亲车祸身亡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死了吗?怎么会回来?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不听的传来,思绪被打断,她从诧异中回过神来。

下床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熟悉的脸庞映入她的眼中,精神一阵恍惚。

“孙妈?”

孙妈怎么会在这儿?她在几年前就去世了的。

“小姐,先生叫您下去,应该是有什么要事要跟您说,哦,对了,瑶儿小姐也来了。”

孙***目光一如既往的慈爱,关切的看着她。

她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嘶,好疼。

是真的!她没有做梦!

难言的激动在心中翻涌,漆黑的眸子也亮了几分,苍天有眼,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这次,她要将所有欠她,伤她的人付出代价!


粗糙的手指握上了她的指尖,孙妈担忧的看着她,“小姐,不会有事的。咱们先下去吧!”

顾晚晚鼻尖一酸,眼中浸满了泪水,她强忍着没有落下,孙***手宽厚又粗糙,但是很温暖,像是冰天雪地里的一股暖流。

“嗯。”

她轻笑,心头的愁绪被这股暖流击散,多了几分的真诚,也多了些别样的情愫。

客厅里,气氛压抑而古怪。

“瑶儿,你妹妹也算是有基础的,也听话,去工作室实习正好,也不会给你添乱的。”阮文阳揉着太阳穴,他似乎有些头疼,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大伯,瑶儿的经验都是在学校里的理论知识,她毕竟刚毕业,没有在社会上积攒经验,工作需要的是有社会经验的人,很抱歉,我不会松口的。”

顾瑶儿的语气很坚定,寸步不让,她的脸上挂着浅笑,没有一丝的疏离感。

“也好,那就依……”

阮文阳也知道女儿确实没有社会经验,便打算让步,此时一道清澈的声音传来:“堂姐,我确实没有社会经验,可如果没有社会经验就不行的话,也太看不起人了。”

顾晚晚感受着客厅中众人的注视,她缓步下楼,白色的连衣裙随着脚下的步子晃动,带起片片的涟漪。

顾瑶儿手指收紧,顾晚晚脸上没有一丝的妆容,却比自己的精心打扮还要引人注目,嫉妒在心中冒泡,不能让她进到工作室。

“妹妹,现在最重要的是社会上工作经验,你阅历浅,工作室的工作难度大,我怕你不适应,再说也要工作室的利益。”

“我虽然刚毕业,可在学期间经常去一些不堕于工作室的公司进行试戏,参加的项目也马马虎虎,有些名气。虽然不熟悉工作室,但绝对不会拖后腿的,堂姐,您难道不知道吗?”

顾晚晚一脸吃惊的模样,让顾瑶儿没有没有否认的余地。

她深知,顾瑶儿一直自誉为是关心妹妹的好姐姐,不会承认连她实习的内容都不知道。

凑巧,她先前参与的都是几个受人关注的大项目,若是顾瑶儿没有听过这几个项目,那可真是孤陋寡闻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不是一时间忘了。”顾瑶儿脸上笑着,心中暗骂顾晚晚给她摆了两个大坑,她只能躲着。

“只是,工作室毕竟是小规模的,如今位置都满了,我实在是空不出位置让晚晚你来担任。”

“我记得,工作室是我母亲创办的,一步一步的将工作室推到了巅峰,母亲去世后,我就是它最大的股东了。”

顾晚晚走进顾瑶儿,几句话轻描淡写却充满了气势,压迫这顾瑶儿移不开眼睛。

“作为股东,去工作室里无论做什么职务都是可以的吧!不过,我觉得我现在确实跟姐姐说的一样,资历浅薄,那就从实习开始吧!姐姐,我说的不过分吧!”

竟然敢威胁她!顾瑶儿瞳孔深缩,手指收紧,勉强挤出一个笑来,“当然不过分,只是……”

“就是嘛!”顾晚晚一拍手,直接打断她的话,眼里是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且,姐姐不用担心我。作为赵沐阳哥的女朋友,在工作室里工作的他肯定会帮我的。我才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呢。”

顾晚晚在心中嗤笑一声,原来现在顾瑶儿就担心自己顶替了她的位置,百般阻止,也是害怕她会阻碍两个人的奸情吧。

顾瑶儿心知,顾晚晚的神情没有变化,只是在她眼中却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她忍不住心虚,不敢相信顾晚晚会看穿她的算盘。

这种内心的折磨是无声无息的,却让顾瑶儿措手不及,她下意识的往侧边坐了坐,跟顾晚晚隔出一定的距离。

“你在乱说些什么!”

“堂姐,你急什么啊?”

这才只是开始,顾瑶儿你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儿的拿回来,只是希望你有足够的内心承受这一切。好戏落幕太早,会让人不尽兴的。

顾瑶儿意识到她失态了,急忙深吸一口气儿,心中的躁动微微稳定:“我没急,就是有些担心你的未来,工作室工作强度太大,实习怕你应对不来。”

“我知道堂姐关心我。其实也不是非要进工作室实习的。”顾晚晚亲昵的挽住顾瑶儿的胳膊,“我不去实习也没问题,不过,堂姐得补偿我。”

顾瑶儿松了一口气儿,忙问:“什么补偿?”

“听说城郊开了一家温泉山庄很不错,堂姐不应该表示表示,请我们玩上几天吗?爸爸,二伯,二伯母,还有赵沐阳哥,咱们这些人都去。”

“嗯。”

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字来。

选什么不好,怎么偏偏选这个?顾瑶儿心在滴血,真去那里玩几天,她几个月的工资都要打水漂了。

顾晚晚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中更多了几分的意味深长。这一次,她要顾瑶儿为自己的出丑而买单!

阮文阳送顾瑶儿出门,回来时眉头才松开:“晚晚,你打算去哪儿实习?”

顾晚晚走过来,亲昵靠在阮文阳的胳膊侧,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顾氏集团。”

前世,她不情愿的等着叶清墨,现在,她要主动出击。感谢老天爷,让她还有机会来弥补曾经的亏欠。

S市没有顾氏集团的总部,但这里有一家子公司。

她记得,叶清墨这时还没去总部担任总裁,正在S市的子公司里历练,现在是她去基金他最好的机会了。

顾氏子公司,顶层的办公室。

午后阳光洒进屋内,巨大的落地窗倒映在地板上,空旷的房间只有纸笔的声音偶尔传来。

“咚咚咚”

规律的敲门声,打破了这寂静。

“进来。”叶清墨低头处理文件,桌面上的文件堆积如山。

“总经理,您先前说要招几个新人进这次的项目。人已经筛选上来了,您请过目。”

小刘将手中的文件夹摊开铺在桌子上,在他身侧恭敬站立。

顾经理手段极其的厉害。虽然空降这里一年多了,可仅凭这段时间,他就已经大刀阔斧的改革,如今,他们新的工作方式,让工作效率提高了好几倍。

叶清墨点头,一目十行看完了前面的文件,手指飞快的写下了一行字,随后看向简历,粗略的翻动了几下,眼睛扫视着新人人选。

手指突然顿住,指尖落在一个名字上面,小刘知道顾总这是感兴趣了,偷偷的瞟了一眼简历上的名字,顾晚晚,三个字出现在他的眼中。


好熟悉,叶清墨的心中闪过一丝迷茫,证件照一板一眼,后面是红色的底子,照片里的女子带着浅浅的笑容,没有什么稀奇的。

“顾晚晚……”

他重复了几遍名字,剑眉微拧在一起,却不记得自己见过她。或许曾经见过,毕竟顾家与叶家父辈间关系好,那个时候有的印象吧。

“她。”

房间里,顾晚晚正坐在桌子前梳理毕业后发生的事情。桌面震动了一下,手机似乎跳跃了几下,屏幕上的通知收进眼中,她笑了笑,明天去公司报道。

果然,一切都按照她所想的进行,回来之后最重要的一步完成了。

随手合上笔记本,深呼一口气,她走到阳台,天空霞光四溢,晚风轻轻的吹动她的耳旁的发丝,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她想。

顾氏子公司跟她家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只是她忍不住想要早点,心中的迫不及待追赶着,等到了公司她才发现自己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公司里很安静,保洁正在清洁,有好奇的还多看了她几眼,员工零零散散的,叶清墨还没来。

她无事在这里游荡,不远处的办公室中传出重物落地的声响,伴随着嘈杂的人声。

好奇的顾晚晚走近发出声响的办公室。就见一个三十左右,身材微发福的男子从办公室走出来。他身后,一个小姑娘正蹲在地上捡那些散落的纸张。

顾晚晚犹豫了一下,蹲下来帮小姑娘捡起地上的纸张。

那姑娘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吃惊她的帮助,很快就展颜一笑:“谢谢你。”

“不客气。”

“我是柳岚歌,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吗?”柳岚歌自来熟的说,直接削淡了她们之间的陌生。

她点头,找出手机行的录取消息给柳岚歌看,柳岚歌兴奋的挽住她的胳膊,眼睛亮晶晶的。

“太好了,我们是一个办公室的!以后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虽然,我不一定帮得上忙。”她看了眼地上散落的纸,瘪了瘪嘴。

顾晚晚一边帮忙,一边看了一下地上纸的内容,这是一个活动的策划方案,跟她的专业正好对口。

“出了什么事情吗?”

“别提了,昨日的方案被我们顾总直接否决了,等会儿要再去报告一遍。他自己没注意,又把我们提的方案全部否决了,还说我没用。”

顾晚晚闻言,大体的看了一下内容,很快就想起了这个方案。

上辈子,她听叶清墨提过这个方案,当时出于好奇,她还去了解一下。

“也不太糟糕,你要不要把这几处修改一下……”

顾晚晚的语速不快,却十分准确的指出了存在的问题,还给柳岚歌提供了大致的框架,柳岚歌听得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

话音落下,办公室里安静了几分钟,柳岚歌突然抱住了她,惊叹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啊啊啊!你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天呐!太厉害!爱死你了!”

“好啦,你赶紧去改吧!”顾晚晚笑着拍了两下她的背,声音中带着笑意。

策划方案改完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大体的看了一遍,觉得很不错,被柳岚歌一提醒,才想起要报道的事情,急忙去找小刘。

小刘让她在总经理办公室外面等了一会儿,才开门让她进来。

晨光微熹,斜斜的洒进屋子里,屋子里添了几分谣言的光。空旷的办公室,有人正在作报告。声音随着她的进入戛然而止。

柳岚歌跟那个微胖的男人都站在叶清墨的桌前,叶清墨小声吩咐了几句,就打发他们出门了。

“你是顾晚晚。”叶清墨看着走过来的女子,心中更多了几分熟悉感。

“是。”顾晚晚看着他,五味具杂。

眼前的人疏离而又陌生,谁也不会知道这人曾是为了她愿意牺牲一切的枕边人,这其中的曲折经理,就连顾晚晚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帮忙改的那份策划?”叶清墨的眸子冷淡,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

“是。”

她从容的对上叶清墨的目光,没有不安、拘谨,好似见过许多次一样的风轻云淡。

叶清墨打量了一眼她,心中添了几分好奇:“你现在的能力远远超过一些老手。为什么要来这里做实习生,不觉得屈才吗?”

“不觉得。我是因为你而来的。”

叶清墨一愣,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容貌好,家世好,一直都有人跟在他身后,可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直白的话,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相信您的能力,也相信您能领导我更进一步,您已经赏识了我,我为什么要担心我这颗金子在您这里发不了光呢?”

顾晚晚嘴角微勾,眼中坚定而又清澈,即便是一番恭维的话,落在她嘴里,却让人信服。

“你很自信,那就好好发挥你是金子的价值。”目光收回,叶清墨看向小刘,“你带她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小刘点头,随后朝着顾晚晚伸出手,她起身跟着小刘走了出去。

来日方长,今天只有几分钟,明天就能有一小时。她不着急。

在小刘跟柳岚歌的帮助下,顾晚晚很快熟悉了公司的环境,工作的同事也记了一个七七八八。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顾晚晚跟柳岚歌一块提着包要下楼,手机却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赵沐阳的名字。

顾晚晚歉意的让柳岚歌先走,随后接起电话:“赵沐阳哥,有事吗?”

“下班了吧!瑶儿在温泉山庄定了房间,明天周末了,你赶紧来吧!”

温润如玉的嗓音,顾晚晚听到耳中,却没有一丝的悸动。

她的脑海中还记着,这个声音,将她推向了深渊,一切都葬送在火海中,包括她的命。

她应了下来,直接去开车前往温泉山庄,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到了。

“晚晚来的正是时候,马上开饭了。”曹蕴一见到顾晚晚的身影,就热情的走了过来,笑容中满是慈善。

“二伯母。”顾晚晚有些奇怪曹蕴的热情,曹蕴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找她帮忙。

不然,这位自视清高的二伯母怎么会对她这么热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