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全文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全文

萧君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由大神作者“萧君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选上。看到身边的走了,她也跟上队伍,一时间如芒在背,像是很多人在注视着她,是她的错觉吧。到门口,族老和另外四个都走了,独独她被拦下。一把刀拦在她面前,她吓一跳,对着拦他的人疑惑又不解。小声道:“这位大哥,你搞错了。”然后伸手去推那把刀,刀有刀鞘,还不至于吓到,只不过她推了半天纹丝不动。眼看人都走了,道:“大哥,我赶着回家。”她虽小声,......

主角:云绾儿萧晏之   更新:2024-06-14 2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的现代都市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全文》,由网络作家“萧君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由大神作者“萧君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选上。看到身边的走了,她也跟上队伍,一时间如芒在背,像是很多人在注视着她,是她的错觉吧。到门口,族老和另外四个都走了,独独她被拦下。一把刀拦在她面前,她吓一跳,对着拦他的人疑惑又不解。小声道:“这位大哥,你搞错了。”然后伸手去推那把刀,刀有刀鞘,还不至于吓到,只不过她推了半天纹丝不动。眼看人都走了,道:“大哥,我赶着回家。”她虽小声,......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全文》精彩片段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这本连载中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佚名古代言情、甜宠、穿越、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600章 完结,已经写了1000087字,喜欢看古代言情、甜宠、穿越、 而且是古代言情、甜宠、穿越、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有人给我点赞吗期待[笑]

越到后面越看不下去,为什么男二女二戏份那么多,而且内容也是她逃他追,真的没意思,搞两条差不多主线实在是画蛇添足,没见过谁家男二女二戏份那么多,甚至中期都超过了男女主,高开低走

这本小说从头到尾越看越喜欢.情节也相当有趣.值得推荐一下.

热门章节

第144章 原谅

第145章 贪婪的家庭

第146章 太子妃人选

第147章 多个嫡女

第148章 都是她

作品试读


乐声戛然而止,云绾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可不想成为男人的玩物啊。

快速抬起后脚,在鞋底子上摸了一把灰,看了看手上一手的泥巴加灰,小心拍掉泥巴。

有衣着艳丽的女子陆陆续续出来,甲板上的船板又放下,这些女子有序的走出,半点大声响都不敢有。

待有人来传:“进去吧。”

族老站在了最前面,云绾儿低着头,走在最后,趁人不注意,快速将手上的灰抹在脸上,不是她吹,她的长相自己看了都喜欢不要说别人了。原主本来比较黑,她来两个月都养白不少,还自己修饰了头发刘海,别人都是光洁的额头露着,就她给自己弄了空气刘海,若有若无,薄薄一层盖着额头,美了几个度。早知道要选美,她就低调了,悔不当初啊。

里面有个官腔十足的老者,话已说了一半:“......大人先看看人,旅途劳顿,总要有人伺候,我云氏女子不说美貌出众,却是出了名的温柔婉约,若是能有幸伺候大人,是我们云氏的荣幸,也是她们的荣光。”

他说完,一排人已站好,最是惹人注意的是云绾儿,她没看路,突然就停了,不小心撞到前面的女孩,小声说:“对不起。”然后迅速瞄一眼现场,迅速低头,站好。

看到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她长相如何,是她脸上的脏污太明显,这是大不敬啊。

她站在末尾,别人皆是微微低头,仪态不俗,她如鹌鹑没形象不说,还像被训斥的学生,一眼看去只有满头的头发叫人看的清楚。

刚说完话的官员,看到有这样一个歪瓜,脸都气红了,却不敢大声说话。

只听沉又冷厉的声音传出:“抬起头来。”

说的是谁不用说都知道,另外四个人都稍稍抬了脸。

唯有云绾儿,抬是抬了,叫人看到了额头,还是看不到脸。

厅中鸦雀无声。

静谧,死一般的静谧,罪魁祸首还没有自觉。

许久

那冷厉的声音再响起:“再抬起头来。”

另四个女子又稍稍往上抬了抬,云绾儿也稍稍抬了抬,叫人看到了眼鼻,那张脸也是暴露的明晃晃。

静谧,又是死一般的静谧。

一船的官员都冷汗岑岑,大气不敢出。

上首的人却是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酒杯落桌的声音清晰可闻,这该死的压迫感要爆表。

许久,只听男子的声音又响起:“就她了。”

众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是谁都可以松一口气,唯独这个歪瓜,叫人不放心。

云绾儿没看人,也没觉得自己脸都没露会被选上。

看到身边的走了,她也跟上队伍,一时间如芒在背,像是很多人在注视着她,是她的错觉吧。

到门口,族老和另外四个都走了,独独她被拦下。

一把刀拦在她面前,她吓一跳,对着拦他的人疑惑又不解。

小声道:“这位大哥,你搞错了。”然后伸手去推那把刀,刀有刀鞘,还不至于吓到,只不过她推了半天纹丝不动。眼看人都走了,道:“大哥,我赶着回家。”她虽小声,但在静谧的屋子里,也叫整个屋子的人听到了。

难道选的是她?

云绾儿后知后觉,心凉到了谷底。

那官员看不下去,对着上首的男子拱手,却是看到他大手一挥,示意他们都走。

这种事情男人都知道,默契的不说话,慢慢的开始退出。

有人呈上了关于云绾儿的契籍和资料。

萧晏之打开粗粗看一眼合上放一边,一看就不在意。

人都走完了,云绾儿心都揪起,整个船舱内只有她和一个男子。

低沉的声音响起:“过来。”

云绾儿四下看一眼,没人,那就只有她了。

低着头上前,直到三步远的距离。

萧晏之:“脸怎么回事?”

“摔的。”

“呵。”像是嗤笑。

“你可知大不敬会是个什么下场?”

云绾儿立即下跪,抬眸,直视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眸,深邃,叫人不敢直视,又立即低头。“这位公子惊才绝艳,想来定是个大富大贵,大善大爱之人,断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女子。”

“倒是个伶牙俐齿的,我若是处置你,就是大恶人了?”

云绾儿不说话。

“呵呵,你倒是有趣,抬起头来。”

云绾儿抬眸,又直视眼前的男子,这人虽长的好看,但看多了明星美男的她,对眼前的男子不感冒。

“过来。”

云绾儿抿唇起身,慢慢走进,酒气扑鼻而来,她皱眉。

萧晏之拿出巾帕,掐住云绾儿的脸,给她擦脸,指印明显,左深又浅一眼就能明白怎么回事。云氏断不会出如此差错,唯有她自己不愿意。

擦完脸,露出莹白如玉的脸,仔细端详,眼眸灵动,小嘴嫣红,一张脸是难得的绝色。

只不过她内心的不安明晃晃,萧晏之笑:“你来时没有人跟你说什么吗?”

他松开了脸,拿起云绾儿的小手,弯唇,果然如他所想,再给她擦手。

云绾儿:“自是说过的,有贵人来,被贵人选上是我们的福气,让我们听话。”

“哦,你缘何不听话?”他此时没有一开始的冷厉,此时像是在哄小孩。

“富贵可不是那么好得的,一般富贵都伴着不知明的危险,就比如大人一个不满意,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我,连个说理的地方也没有。”

“哦?哈!!!!”萧晏之被逗乐,从来没有人说话如她一般。

云绾儿:“大人,我不知你的身份,想来我于你可有可无,能不能把我当个屁放了!”

“嗯?哈哈哈~~~”萧晏之当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有趣的人,从小到大谁说话不是端着。

云绾儿:“.......”她说话有这么好笑吗?

在船舱外守着的人面面相觑,太子这是怎么了?何事怎么开心?

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本是打算天不亮就走,甩掉一些尾巴,今日却是色令智昏,破天荒陪她睡到天亮。

天亮有马车和街道嘈杂的声音,云绾儿醒来,看到这男人还在,立即起身。

萧晏之起身穿衣,顺便帮她递衣服。

“谢谢。”

她接过自己的衣服,闻了闻,皱眉,然后继续穿。

昨天晚上饭都没吃,萧晏之穿好就走出屋外。她不行,她还要梳头,还是男人方便,一个头束好可以顶几天。

她出门,就有女侍卫开口:“姑娘是在楼上用饭,还是跟主子一起。”

“跟他一起吧。”她没那么矫情。

“主子在楼下。”

“好。你叫什么名字?”

“南青。”

“南青你好,我叫云绾儿,你好帅,像个女侠。”

南青:“......”

到了楼下,云绾儿坐下主动快速的吃饭,一般赶路的都很赶时间的吧。

食不言寝不语。

云绾儿有疑问,忍住了。

吃完本来以为会赶路,不曾想渣男陪着她逛街?

既然不着急,云绾儿想换衣服,扯了扯前面慢慢走的男子衣袖。

萧晏之转身:“何事?”不冷不热的口吻。

云绾儿:“夫君有没有银子,我想换衣服,衣服都臭了。”

萧晏之眉心微蹙,夫君可是从未有人这样叫过。出门在外倒是可以这么叫,也未制止,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道:“快去快回。”

云绾儿看到银票,弯唇,“谢谢夫君,我很快。”她有点小激动,来这里她还没摸过铜板银子什么的,一上手就是银票,能不开心吗。

萧晏之被她的笑感染,眼眸柔和了些,心道小财迷。

“南青跟上。”

“是。”

云绾儿身上的衣服很素,青色旧衣,可以看出她在家中过的一般,可就是如此的女子,眼眸清澈,干净清甜更可贵。

云绾儿快步找着成衣铺子。

小县城,成衣铺子还算好找,没多久就看到一家。

进去之后没有女人衣服,这里女子大多都是裁布料自己做。

云绾儿也不是不能穿男装,道:“我急着穿,要不店家给我一身男子衣衫。”

掌柜:“想要什么料子的?”

云绾儿:“自然是越舒服越好。”

“那可不便宜。”

云绾儿拿出银票:“够吗?”

百两银票,掌柜愁:“姑娘,这我也找不开啊。”

南青:“多少银子,我给。”

“十两。”

南青拿出钱袋子。云绾儿收起银票,这一百两很大吗?

掌柜拿出一身青灰的衣服,料子摸起来就舒服,看着大小也合适,二话没说就进里间去换。

再出来时衣服是正好,就是头发怪怪的,云绾儿问:“南青,你会不会束发。”

南青放下手中剑,给云绾儿束发,出门在外,男装也方便,再者有些事也不是她说了算。

没多久一个青俊的小公子在镜前。

云绾儿夸道:“南青,你手艺真好。”

南青:“走吧,主子等急了。”

“好。”

店家把她们原来的衣服包好,南青拿着。

云绾儿心情好,心道怎么会没有女子衣衫呢,正合她心意。

一个女子清秀可人,在卖豆腐,她也是玩心起,没过脑,伸手就挑起女子的下巴:“美人儿,给爷笑一个!”

南青瞪大眼睛,猝不及防。

“来人啊!耍流氓!”刺耳的喊声。

“.......”我去,至于嘛,玩笑都开不起。

“流氓,抓流氓!”引起公愤的喊声起。

“啊!”云绾儿后知后觉,赶紧跑。

南青跟上。

敢欺负他们豆腐西施,邻里间都来帮着要揍人。

一时间热闹非凡,鸡飞狗跳,整条街都开始抓流氓。

“啊~”云绾儿吓的乱叫。

看到前面的夫君着急喊:“快跑,快跑!”

萧晏之被这架势惊到,便是南风南羽都睁大眼睛。

见萧晏之站着没动,一时着急,拉起萧晏之的手就跑:“夫君,快跑!”

莫名其妙五个人跑,一整条街的人在追。

云绾儿慌了神,萧晏之拉过云绾儿,往巷子拐,一个跳跃,翻墙而入。

另外几个快速跳上屋顶。

只听萧晏之道:“分头,城外!”

另三个人就不见了。

墙外:“人呢,快找人,敢跟我们西施耍流氓,不揍死他!”然后人就慢慢的跑开了。

云绾儿跑的气喘嘘嘘,大气不敢喘。

感觉没人重重呼出一口起。抬眸,一双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云绾儿:“我就是叫美人给我笑一个,没想到她们半点玩笑开不起。你别生气,我第一次逛大街,不知道民风,抱歉。”

萧晏之真是服了,他何曾被人当街追过,如过街老鼠。不过也帮他大忙,道:“以后不可如此,调戏可不得人人喊打。”

“是是是,我也怕了。”

萧晏之笑,带着云绾儿一个飞身上屋顶,查看四周,不远处有人寻人。

云绾儿也看到了:“有人跟踪你?”

萧晏之点头:“想甩掉,没那么容易。”

“这有何难?”

萧晏之转眸,确实不难,就睡带着她难。

云绾儿指着墙角的乞丐问:“穿成那样你可愿意?”

萧晏之黑脸。

云绾儿撇嘴,算了。道:“你一个人走吧,到哪里汇合跟我说,我一定赶到。”

萧晏之弯唇:“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好走。”

“这还用说吗,这么高的房顶你都轻松就上了,甩掉几个尾巴有何难,说来,出城要什么东西吗?”

她看到城门口有人在查东西,站的高就是看的远呢。

萧晏之好奇,她聪慧过人,却不知出城需要契籍,可惜他不想暴露任何身边人道:“走吧,回驿站。”

云绾儿腰身被揽住,很快几个飞越,就到了驿站马厩。

“可会骑马?”

云绾儿摇头:“不会。”

“那就只能共乘一骥马了。”


她,有心了!

萧晏之小心收起画,道:“画了多久,吾怎不知?”

云绾儿:“让你知道我还怎么给你惊喜!”

萧晏之起身将画收好,道:“有心了,想要什么奖励?”

云绾儿摇头:“送你的,怎么能要奖励?”

萧晏之弯唇:“今日怎么不俗了?”

“那是,我想俗就俗,想清高就清高。”

萧晏之摇了摇头,一脸宠溺道:“你呀!”他将她搂近怀里,小声:“可还有准备别的?”

云绾儿小声:“有,想试试什么是酒后乱情。”

她真的会勾人,似妖精。

萧晏之喉结微动,眼眸深沉,云绾儿直接拿起酒壶对嘴喝,要做什么,萧晏之有猜想,不曾想她真的把唇凑过来。

萧晏之也配合,轻吻她的唇,他居高临下酒如何能入得了他口,云绾儿技术不到家,一口蒙了。

萧晏之笑出了声,她当真有趣至极。

云绾儿尴尬:“对不起,没练过,再来。”

酒壶却是被萧晏之接过,对嘴大喝一口,他还没用嘴给别人喂过酒,她是第一个,他却也甘愿。

美酒佳人,好酒交织。

两人唇齿间皆是美酒。

伴着美酒的深吻,一吻就是许久,萧晏之觉得自己醉了,有一瞬,想倾尽毕生的温柔。

松了手中酒壶,将怀中人抱起。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相视弯唇,愉悦是什么,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喜欢。

云绾儿第一次感觉到极致的温柔是什么,“绾儿”声声入耳,她差点要信了一个渣男的喜欢,再次提醒自己,走肾不走心……

次日醒来的萧晏之,看着身边的云绾儿满眼柔情,轻触她的唇,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她睡的香熟,萧晏之不忍打扰起身,看着屋内满地的狼藉,不禁感叹,自己竟也有疯狂的时候。

萧晏之出了房门,南青,南风守在屋外。萧晏之下楼,南青也跟着下楼。

南风有一瞬的疑惑,对着南青挑眉,你是不是有事?

南青没理会南风。

下了楼,许槿之也在。

许槿之不怀好意的调侃:“太子殿下也有被美色所迷的时候。”

萧晏之弯唇:“有些事你羡慕不来。”

扎心!

许槿之顿觉无趣,坐下,开始吃早餐。

南青欲言又止。

许槿之瞧见:“南青,有什么话让你如此难以开口?”

萧晏之这才注意,南青也下了楼,道:“说吧,何事?”

南青犹豫开口:“昨日,云姑娘问了契籍在何处?”

这是什么事?萧晏之看一眼南青,问:“这点事不足以你上报,说清楚些。”

南青就是说不清楚,才有些着急,所有的都是她猜想罢了。道:“南青怀疑,云姑娘有跑走的打算。”

安静!

落针可闻!

“噗~你看云姑娘跟你们殿下这如胶似漆的模样,南青,你有没有看错?”许槿之好笑道。

便是萧晏之也觉得不可能,可转念一想,似又有迹可循,问:“那周游志是她要买的?”

南青:“那日云姑娘问有没有舆图,没有,才选的周游志。”

萧晏之沉默若有所思,昨日的种种细看起来倒真有那么一丝意味,不禁冷笑。

“ 南青,依你对她的了解,她会如何?”

这是信了南青的话。

南青:“本以为云姑娘会想办法找契籍,昨日盯了一天云姑娘并无任何动静,还准备了一桌酒菜。所以南青也不知道云姑娘是什么意思?”

萧晏之不可置信,又觉得好笑,慢慢冷沉起来,沉思许久道:“槿之,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许槿之还想看好戏呢,这会儿看不到了,道:“行吧,你管好自己的女人就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