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九九小富婆

九九小富婆

多肉大仙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倪楠楠婚姻失败,最终含怨死在产房里。意外重生,她来到了九十年代。这次,她要改写命运,再也不要过上辈子那种糟糠将就的日子。前世的她至死都在贫穷中挣扎,重生之后她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面子。于是,学霸的她开始走街串巷吆喝卖货,厚脸皮在街边摆摊,只要能赚钱,她就没有拉不下来的脸。皇天不负有心人,这辈子就该她做小富婆!

主角:倪楠楠,顾北城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倪楠楠,顾北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九九小富婆》,由网络作家“多肉大仙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倪楠楠婚姻失败,最终含怨死在产房里。意外重生,她来到了九十年代。这次,她要改写命运,再也不要过上辈子那种糟糠将就的日子。前世的她至死都在贫穷中挣扎,重生之后她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面子。于是,学霸的她开始走街串巷吆喝卖货,厚脸皮在街边摆摊,只要能赚钱,她就没有拉不下来的脸。皇天不负有心人,这辈子就该她做小富婆!

《九九小富婆》精彩片段

倪楠楠在产房里待了快一天,从清晨到午夜,此时连喘气都觉得费力。

进产房前,医生说孩子太大,胎位不正,产妇高龄,建议剖腹产。

婆婆田金花一记白眼似利刃:“你们这是无良医院,就想诓我们开刀,好拿钱是吧?”

“阿姨,我们是看产妇情况来做决断......”

“是个女人就会生孩子,不打无痛,顺产对孩子好!”医生话还没说完,就被田金花打断了。

就这样,倪楠楠这高龄产妇在各种指标异常的情况下,被人推进来顺产了。

产房内异常安静,一旁医护人员面色凝重,隔着好几道门,都能听到外面传来嗲嗲的声音:“谢谢哥哥的火箭!爱你哟!么么哒!”

“咯咯咯,这网上的美女就是嗲,娇滴滴的,真带劲!”产房外,陈建南看着手机屏幕傻笑。

进产房快一天了,倪楠楠今日头一回听到丈夫陈建南的声音。

“陈先生,产妇情况危急......”

见医生走来,陈建南一脸不耐烦,打断医生:“我们家是我妈做主,我妈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产妇在里头半死不活,你们一个想要大孙子,一个顾着看女主播,你们还是人吗?”

“你们要有本事,也不至于让我老婆在里面受苦!”

“产妇三十五了,妊娠高血压,胎位不正,而且胎儿还不是一般的大,你们是怎么照顾产妇的!”

“我儿媳妇怀了大孙子,给她多吃点怎么了?”

田金花不但还嘴,还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你们要是保不住我大孙子,我们告你!”

“要是保大,孩子还有活着的希望,要是保小,大人准没了!”

大夫说到大人准没了,陈建南眼神有些异样,这样他就能妙妙厮守了。

可一秒之后,陈建南又想到倪楠楠那个进了几次局子的表弟,要是闹起来,定要取他们母子二人的命!

陈建南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

田金花说找人算过了,倪楠楠怀的是大孙子,保大。

陈建南倒是有顾虑,未等陈建南拿主意,田金花就跑到窗户边:“你要是不保我大孙子,我就跳下去!”

老娘,儿子,还有糟糠之妻,陈建南衡量了一下,签了字:“保小。”

外面的对话,倪楠楠听得一清二楚。

医生进门,摇摇头:“行医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

几个医护人员愤愤骂了一句,便开始手术了。

活了三十多年,倪楠楠就没被人疼爱过。

小时候,倪楠楠一直被寄样在乡下外婆家,十二年寒窗苦读,拿着名校录取通知书,去了城里。

她是南方小山村里出来第一个大学生,可父母却一点都不高兴,指着她骂:“你个赔钱货,休想再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倪楠楠是外婆带大的,从小就没吃过好东西,没穿过好衣服,十八岁第一次来城里,就被亲生父母泼了一盆冷水。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些年,倪楠楠没少去舅舅开的小餐馆端端菜,洗盘子。

高中毕业那个暑假,倪楠楠每天都去餐馆端菜洗盘子,还在那里遇到了同样是山村飞出来的凤凰——陈建南。

两人同样是穷苦出身,怀揣着远大理想,一来二去也就成了一对恩爱小眷侣。

大学毕业之后,倪楠楠打拼了几年,有了些小成就。

即便陈建南还是办公室里一无是处的愤青,可倪楠楠不嫌弃,义无反顾与陈建南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宴上,多年不待见自己的父母,说着感人肺腑的话,涕泪交流,一旁的极品亲戚好似嫁女儿一般抹着泪,可笑至极。

生而不养的父母唱着母慈子孝,疼爱她的外婆却身埋黄土。

本以为婚后会幸福美满,可谁知凤凰男的老实本分只在表面。

倪楠楠交了首付,背了巨额房贷,又买了代步车。每月房贷车贷,陈建南不出一分钱,还将执意将婆婆田金花接了过来。

倪楠楠忙得不可开交,说要请钟点工,田金花说费钱不许她这么做。

为了家庭和睦,倪楠楠好每晚急匆匆赶回来,给丈夫婆婆做可口的饭菜,每周放弃休息时间,把家里打扫得井井有条。

倪楠楠这几年家庭事业两头兼顾,还完巨额房贷,还以为日子就此轻松了。谁知,陈建南居然出轨了,小三还是倪楠楠带出来的徒弟妙妙。

发现这事时,倪楠楠都快临盆了。

陈建南就是个吃软饭的,哭着求倪楠楠不要离婚。

今早小三妙妙上门滋事,倪楠楠羊水破了,虽送医及时,可婆家人各种不配合,如今倪楠楠可以说是命悬一线了。

回顾完短暂的一生,一阵婴儿啼哭声传来,倪楠楠眼眶带泪,嘴角带着笑,她的孩子总算是平安降生了。

倪楠楠想抱抱孩子,看一眼孩子,可她此时连喘气都觉得费力。

手术室灯一灭,医护人员走到陈建南和田金花跟前,深深鞠躬:“我们尽力了!”

都说生了孩子,才知道嫁的是人是狗,倪楠楠就因为嫁了狗,搭上自己的命,还让连累自己的女儿,死不瞑目。

如果能重来一回,倪楠楠发誓,她一定会过不一样的人生。

她不再做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了。

“嘀嗒嘀嗒”,时钟秒针的声音不绝于耳。

难不成这是步入天堂的倒计时?

叮铃铃......

熟悉的闹铃声在耳边响起,倪楠楠猛地睁眼,起身喘着粗气。

天堂居然是儿时住的冬冷夏闷的小瓦房?

倪楠楠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呜呜吹的小吊扇,掉漆的衣柜,发灰的墙壁,还有坐上去嘎吱作响的小床。

若是不是午后闷热席卷,倪楠楠还真以为这是一场梦。

“楠楠,邮差送信来了,说是录取通知书!”

外婆亲切慈祥的声音传来,倪楠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逼近,倪楠楠眼眶一红,顾不上穿鞋,飞奔到外面。

上一世,倪楠楠忙于工作,还眼瞎嫁了狗,除了每月给外婆寄钱,只有过年才会回去看她一眼。

在外地出差几个月,回来时外婆已经走了,别说是没见上最后一面,连外婆得病她都不知。

重活一次,倪楠楠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擦擦了泪:“外婆!”

见倪楠楠这般粘人,外婆摸摸她的小脑袋:“丫头,你可真是出息,邮差说了,这是省城寄来的通知书!”

倪楠楠成绩优异,又乐于助人,从小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可她从未在省城读过书,这又是怎么回事?

见倪楠楠发愣,外婆将录取通知书塞到她手里:“孩子,好好读书,外婆就是把地卖了,也会供你读书!”

虽是孩子的身体,可倪楠楠是成年人的思维,看着那张省城的录取通知书,倪楠楠这心里五味杂陈。

这时,外婆喊倪楠楠去了她那屋。

一进门,外婆就把门窗都关上:“我不能耽误了楠楠,得让去省城读书。”

“外婆,你哪来的钱给我读书?”

“外婆不能再让你受委屈了,丫头也是人,也要读书识字,将来不能和村东头二丫一样,不识几个字就草草嫁人了。”倪楠楠听了,泣不成声。


倪楠楠鼻子一算,心里好似被钢针扎一般难受,倪楠楠这才认定自己重生了。

半晌,外婆拿了一沓钱出来,用帕子裹着,塞到倪楠楠手里:“丫头,外婆问过你舅舅了,省城中学报名要五百块钱左右,这是一千块钱,你收好!”

这一千可是外婆这些年养猪,种田,在被舅舅搜刮后,省吃俭用存下的。

对于一个农村老妇来说,这就是她毕生的积蓄呀!

手里攥着的钱,好似长刺了一般,倪楠楠不知如何是好。

外婆看在眼里:“丫头,这些钱都是你爸妈给我的,你收着!”

城里打工的爸妈,这十年来就没有给外婆寄过一分钱,倪楠楠心知肚明。

她的极品爸妈,能赖着房租,给弟弟买什么名牌,让弟弟上学有面子。

可在倪楠楠这里,连买颗糖都是奢侈的。

倪楠楠将帕子打开,里头没有一张红色毛爷爷,都是零钱,十块五十,甚至一块两块一毛两毛。

拿着这钱,倪楠楠愈发不安:“外婆,这都是您的钱,我都知道!等我长大了,一定加倍还给您!”

这个时候,倪楠楠也不得不拿,毕竟她才十五岁,弱小的身子还不能扛下所有。

翌日,舅舅一家三口来了。倪楠楠知道这恬不知耻的一家三口,又来搜刮外婆的棺材本了。

倪楠楠放下手里的活儿,去了门口:“舅舅,舅妈,天气热,你们在院子里坐着吧!”

王福不傻,也知道倪楠楠不让他们去拿钱,王福顿时来气了:“你个赔钱货,滚一边去!”

话毕,王福还不忘推倪楠楠一把,倪楠楠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反正柜子里已经没有钱了,倪楠楠知道这无耻的一家三口也找不出什么来,就去烧菜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没等倪楠楠把菜烧好,这两口子就去了外婆住那屋。

一阵翻箱倒柜,没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舅妈就来了厨房。

乡下条件差,倪楠楠一身灰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刚添完柴火,舅妈的声音传来:“倪楠楠,你是不是手脚不干净?偷外婆钱了?”

“是你们手脚不干净,每次回家就跟鬼子进村一样,恨不得将吃外婆的肉,喝外婆的血。”

没凭没据的,舅妈也不敢太嚣张,便出去了。

谁知,倪楠楠刚烧好菜,表弟王树拿着她的录取通知书过来:“楠楠姐姐,这是什么东西?”

舅妈心眼多,立马夺过表弟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差点惊掉下巴,倪楠楠这小村姑,居然考上省一中了!

以往外婆将钱藏得再严实,他们两口子总能找到一些零零碎碎的钱,舅妈这才明白为何外婆那屋里没钱了。

速速找来舅舅王福,没等外婆从地里回来,就要在家里开一场斩杀大会一般。

看到录取通知书,舅舅气急败坏,不顾倪楠楠手里端着一盘鸡,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力道大得都等将倪楠楠拎起来了。

被人这么揪着,倪楠楠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福哪会心疼倪楠楠,还揪着她,破口大骂:“倪楠楠,你个下贱胚子!吃我们家的饭,住我们家的屋,还敢偷我家的钱,看老子不打死你!”

方才被王福一揪,倪楠楠手里的盘子掉了。

“嘭”一声,外婆特意杀好的鸡,就这么落了一地灰。

舅妈一脸心疼:“杀我们家的鸡,都不舍得给我们吃,真是欠打!”

说着两口子立马动手,想要给倪楠楠来一顿男女混合双打。

前世,极品爸妈和极品亲戚的嘴脸,倪楠楠见多了,也受了太多的气。

今日这两口子找不着钱,估计打死她的心都有了。

怎么说倪楠楠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本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人家都要将自己斩草除根了,她怎么能不还手?

舅舅和舅妈还以为将倪楠楠收拾一顿,就能拿到钱,可他们还没收拾倪楠楠,就被倪楠楠反杀了。

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没打到倪楠楠,就被倪楠楠两脚踹了一双人。

小山村就这么大,此时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舅舅王福觉得丢了脸面,起身回厨房拿了菜刀。

等王福出来时,一旁的村民都被吓坏了,倒是有几个精壮的汉子怕事情闹大,上前拦着。

可舅舅与舅妈两口子是出了名的无赖,十个精壮的汉子都拦不住,舅妈上前,将几个汉子推开:“都让开,我们两口子今日就要收拾这个下贱胚子,偷老人钱还殴打长辈,打死她也是活该!”

王福可不是善茬,见倪楠楠不肯从实招来,从屋里拿了菜刀,打算吓唬倪楠楠:“手脚不干净,老子今天就替天行道!”

见人多了,舅妈在一旁附和:“真是贱种,手脚不干净,供你吃喝,还偷老人钱!”

在这小山村里,人就这么多,倪楠楠从小就是别人口中的好孩子,可没有一个人信舅妈的话。

相反,围观的人也知道定是这两口找不到钱,气急败坏,拿小丫头出气。

瞧王福动了刀子,倪楠楠想起外婆的死因,那些年她忙于工作,虽背负巨额房贷,可每个月也给外婆寄不少钱。

若非王福起了歹意,私吞了那笔钱,又不给外婆看病,还瞒着她,以致于外婆也不至于一声不响就走了。

前世倪楠楠可是学过两下子,见王福拿着菜刀耀武扬威,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将他撂倒了。

王福正值壮年,身形魁梧,怎会料到自己会被倪楠楠给收拾了?

他当场就傻眼了,“哐当”一声,菜刀落地。

再次栽到倪楠楠手里,王福瞪大了眼睛:“你干什么?”

倪楠楠嘴角一勾,捡起地上的菜刀:“你说呢?”

话毕,倪楠楠手起刀落,王福一阵惨叫,舅妈吓得瘫坐在地上:“杀人啦!”

倪楠楠就是吓唬一下这对贱人夫妻,道:“我可不像你们,就知道啃老,占人便宜。”

舅妈细看,才发现倪楠楠用力一砍刀,刀深深扎在土堆里了。

见这两口子老实了,倪楠楠道:“王福,你们以后再搜刮外婆的棺材本,我就对你不客气!”

明明是个小丫头,可倪楠楠似乎戾气很重,好似恶鬼附身一般,王福吓得整个身子都在抖。

表弟王树年纪小,被吓得不轻,只觉得裤裆一凉,然后一阵水声。

小伙伴胖虎倒是机灵,速速去地里找倪楠楠的外婆,一边跑一边喊着:“福叔两口子要杀人啦!”

是个人都爱看热闹,村们都围了过来,还以为王福要将倪楠楠打死了,谁知,看到的居然是大快人心的戏码。

见了外婆,舅妈恶人先告状:“妈,楠楠那丫头要杀人啦!”

“孩子都吓坏了,你还不带孩子进屋换条裤子?”

被外婆一阵数落,舅妈带着王树进了屋。

半晌,舅妈拿着扫帚出门:“妈,楠楠这丫头偷咱们家的钱,咱们把她赶走吧!”

“钱是我给的,丫头要上学的钱,你们休想抢!”

这两口子什么嘴脸,村里人都知道。

这时,村民的唾沫星子估计能将这两口子淹死!


自家的事情,自然是要关上门解决,村民们散去之后,倪楠楠扶着外婆进了屋。

看到这一盘子鸡肉:“你们干的?”

“这丫头干的!”

“你们什么人,整个村子都知道,你们今日就吃这些吧!”

说完,外婆拿了一筐青菜出来,塞到舅妈面前:“给我做饭。”

这两口子在县城开了间小餐馆,逢年过节,总是回来哭穷,还时常从家里拿菜和米,抓鸡抓鸭,甚至抓了几头几百斤的猪,说是拿去卖,也不见给外婆一分钱。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如今,这两口子被外婆治得服服帖帖,倪楠楠也不意外。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可谁知第二天倪楠楠要坐大巴车离开村子时,舅舅和舅妈非拉着倪楠楠一起坐他们开回来的二手旧三轮车。

上车之后,这两口子真面目露出来了,要翻倪楠楠包里的钱。

倪楠楠不是傻子,知道自己这极品啃老亲戚什么嘴脸,昨天就和胖虎去了镇上,将钱存到银行里了。

见这丫头死活不肯,舅妈就要来硬的,倪楠楠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软柿子了,一记白眼过去,舅妈就被吓了个激灵。

舅妈有贼心,可没有贼胆,气急败坏:“钱呢?”

倪楠楠不愿意说谎,便没有回答她。

一分钱没有拿到,舅妈岂肯罢休,这才到镇上,就让舅舅停了车:“我们不送你,给我下车!”

她才不想和这家子有什么牵扯,刚下了车,舅妈喊住她:“车钱拿来!”

“什么车钱?”

“村子到镇上,坐三轮车也要三块钱,拿来!”

倪楠楠对人性早有防备,身上还是留了些零钱坐车的,从口袋里掏出零钱。

没等倪楠楠给钱,舅妈二话没说,抽了她手里的一张五元:“看什么看!快走!”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将来儿子入狱,两口子闹离婚,倪楠楠上辈子已经看到了。

她不想计较这么多,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个人走了

倪楠楠先是坐上了去县城的大巴,然后辗转去了省城。

一大清早出发,转了几趟车,到父母住的小出租屋,已经是下午了。

爸爸倪邱去了工地,妈妈王英去餐馆刷碗,以为弟弟倪明在家,可倪楠楠敲了好几下门,也不见有人开门。

就这么等了好一会儿,邻居有个阿姨回家,见她坐在门口,走上前来,倪楠楠记得这热心肠的张阿姨,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张阿姨倒是热心肠,带着倪楠楠去了外头小卖给爸爸打电话,打了几次,才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候,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回来了。

见倪楠楠一身旧衣服,弟弟倪明一脸嫌弃:“这穷酸样,怎么配当我姐姐?”

被亲生弟弟嫌弃,倪楠楠到没有什么不快,被亲爹亲妈嫌弃,倪楠楠才真的心寒。

妈妈王英也不见得有多待见她,都是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王英看着倪楠楠,也没好气:“给她吃口饭,明早送回去就完事儿了。”

倪邱开了门,和前世一样,一家三口挤在一间破破烂烂的两居室。

她本想把背包放到小卧房里,可倪明拦住她:“这是我房间,别进去,免得沾了一股穷酸味。”

见此,王英倒是会做好人,将她的东西往破旧茶几底下一放,拿了张小草席出来:“今晚你睡这,明早让你爸爸送你去车站。”

“我不回去,我要去在省城上学。”

“你以为学校是你家的,想上就上?”倪邱拉着脸。

“是呀,我们为了给明明上学,可是花了不少钱,你给我回去!”王英附和道。

倪楠楠看了他们脸色多年,也知道他们为了倪明能上刀山下火海,为自己买颗糖都是妄想。

从背包里翻出录取通知书:“不用你们花钱,我自己考上来了。”

见了录取通知书,王英更是急了,倪楠倪一来,多多少少是要花钱的。

没等王英开口,倪楠倪接着道:“报名的钱已经有了,住宿费也有了,我还没有成年,你们要尽抚养义务,给我一口饭吃就成!放心,将来我赚钱了,定不会亏待你们!”

哪怕是亲妈,王英也对倪楠楠嗤之以鼻:“我都说了,让你回去!这里一口饭你都不能吃!你是女娃娃,读什么书,赶紧找个活干,赚钱供你弟弟读书,将来你弟弟出息了,定不会亏待你!”

明明都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倪楠楠就一身名牌,她倪楠楠连吃口饭都是奢侈的!

看着倪楠倪红了眼,咬着牙,这倔强的小模样,倪邱心软了:“阿英,别这样,孩子都考上来了,妈给钱来读书了,一口饭还是有得吃的。”

至此,王英才没有再赶她走。

就这样,一张凉席,一张旧被单,一个缺了一片扇叶的小电扇,倪楠楠在客厅睡了一晚。

第二日,王英领着倪楠楠去了小餐馆,本想让倪楠楠端菜洗碗,换些钱补贴家用。

一进门见着老板的第一眼,倪楠楠就想起来了,这无良老板,明知道人手不足,为了省点成本,不愿意多收一个人,哪怕手底下人累死,也与他无关。

这老板倒是个精明人,打量倪楠楠几眼,说倪楠楠太小,上头查得紧,让王英将倪楠楠领回去。

王英一肚子气:“你自己回去吧!”

省城高楼林立,倪楠楠若非重生了,哪里认得回去的路?

知道亲妈不待见,倪楠楠头也不回离开了。

路上,倪楠楠瞧见老婆婆挑着青菜在路旁卖,一旁人都不看一眼。

此处是郊区,不远处就是农村,这里的人很多都自己种菜,哪有几个人会买?

可市区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住在高楼大厦里,买菜怕农药残留,买肉怕注水,怕喂了激素。

这时,对门的自行车修理铺开了门,倪楠楠顿时心生一计,前世倪楠楠就是销售出身,自己做点小本买卖,比端菜洗盘子赚钱多了。

现在的工钱,一个月也就三百来块钱,倪楠楠心一横,进了修理铺:“老板,有三轮车卖不?”

“有啊,你骑的?”

“当然了。”

“你要的话,给你便宜点。”

“我先看看。”

倪楠楠顺着老板指的方向,见几辆破破烂烂的三轮车堆积在后院。

细看了好几眼,倪楠楠选了一辆没有什么大毛病的三轮车:“多少钱?”

“一百。”

“五十。”

“你这丫头,没有对半砍的呀!”

“老板,你开价不地道呀!”

老板遇上倪楠楠这么个懂行的人,也没辙了:“你拿去,不要和别人说五十拿的,免得我天天做亏本生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