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八零首富崛起

八零首富崛起

金牌书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杨学超大学毕业之后,白手起家,开了工厂,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公司上市,成为亿万富翁。庆功宴上,他高兴之余喝了两斤白酒,再睁眼,他就穿越到八零年代,重生到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男人身上。原主的日子不好过,面对巨额债务,破碎的家庭,杨学超没有时间感慨,他必须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逆袭崛起!

主角:杨学超,王翠莲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学超,王翠莲 的女频言情小说《八零首富崛起》,由网络作家“金牌书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学超大学毕业之后,白手起家,开了工厂,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公司上市,成为亿万富翁。庆功宴上,他高兴之余喝了两斤白酒,再睁眼,他就穿越到八零年代,重生到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男人身上。原主的日子不好过,面对巨额债务,破碎的家庭,杨学超没有时间感慨,他必须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逆袭崛起!

《八零首富崛起》精彩片段

“哭什么哭?吵死了!”杨学超一脸不爽的睁开眼。

破旧的凉席,头顶是老蚊帐,还挂着一个小吊扇,嗡嗡响着。

下意识的一抓,小吊扇停了,杨学超噗嗤一下笑出声,这是小时候的“玩具”之一。

下一秒,他愣住了,这是哪?

门边上挂着老日历,一天撕一页的那种,上面清晰的写着7月6日。

轰!脑袋一阵剧痛,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前世自己毕业后,在东晚打工,之后开了厂,一路风生水起,公司上市,当晚庆功宴,喝了两斤白酒......

然后,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位杨学超,而且到了1988年。

这位同名同姓的朋友,日子不好过,老父亲当会计这么多年,钱账从没出过错,结果当天取了钱准备发工资时,喝酒掉水里,一命呜呼。

平白无故就欠了一笔巨款。

想到这些,杨学超揉着脑壳,起身来到大堂,有几个人在那哭泣,自己就是被这哭声吵醒的。

看了看灵位牌上的照片,杨学超叹息一声,自己虽然惨,可也没这位惨,连命都丢了。

“咳咳......”杨学超咳嗽一声,准备跟家人打个招呼。

突然!一阵嘈杂声,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院子口。

乌泱泱一大群人,将自行车停好,直接冲了进来。

“你是杨火金的儿子杨学超吧,父债子还,你爹黑了我们的工资,你什么时候还?”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说个具体时间!”

这一世的记忆,杨学超还没消化完呢,被这一幕给弄懵了。

“说话!再不说话,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这时,一个戴白帽穿孝服的姑娘,爬了起来,拦在杨学超面前:“各位大叔大婶,你们冷静一下,别动手!”

“把钱给了,就不动手!”

“我家真没钱!”

“没钱就搬粮食,搬东西!”

杨学超暗叹一口气,家里穷成啥样了,有什么可搬的?这杨火金也真是的,当了乡镇供销社会计这么久,就不知道捞点?

至于眼前这位姑娘,正是自己的老婆王翠莲,名字虽土,长得倒挺好看。

溧源县这种四线小县城,在六七十年代依旧有童养媳,王翠莲三岁时就是杨学超爷爷抱来给孙子当媳妇的。

王翠莲虽然瘦弱,却很有勇气,关键时刻死死挡在准丈夫之前。

左手一下子将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抱起,摇晃着,不让她哭。

同时又伸出右手牵着个十岁出头小丫头,她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她是杨学超的亲妹,杨小燕。

这本该是自己该做的......杨学超有些惭愧。

“杨火金家穷成啥样,难道扛几张桌子板凳抵账吗?”

“贪了这么多钱,藏哪去了?该不会藏棺材里了?”

“砸了!砸了!哪怕没有,也能泄一下火气!”领头的班长贺二虎,扬了扬手里的大铁锤。

其他工人,也七嘴八舌,各种吵闹。

“我不管你家想什么法子,今天我必须拿到工资!”

“一家老小指望着工资吃饭呢!”

这时一个小黄胡须的男子,露出坏笑一把抓住王翠莲:“老子正愁没钱结婚,就这个给我当媳妇,两清了!”

王翠莲急忙挣脱:“你,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欠债还钱,做我媳妇!跟我走!”黄须男一个劲的往后拖。

她本就瘦弱,哪有力气抵抗,一下被拖了好几步,手上的女儿,差点被摔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

老婆被辱,孩子受惊,这还能忍?

杨学超爆发了,一个反身,右手将火盆里的火钳抓起。

两步冲回,左手抓住那人的衣领。

轰!周围的工人,全都散开,都怕被通红的火钳给烫着。

“再不松手,插你眼窝里!”杨学超冷冷道。

前世开厂那位杨学超,早期开厂没少被地痞给打扰过,一次没要到钱,潜进他厂里,要伪造失火,被杨学超逮到,二话不说全部打断了腿。

随着财富的积累,动手的机会几乎没有,可骨子里那股狠劲,可没丢!

看着滚烫的火钳离自己眼睛越来越近,黄须男终究还是怂了,松开了王翠莲,嘴里嘟囔道:“发什么疯?你把钱还了不就没这事了?”

杨学超一把将他推开,退后两步,单手握着火钳,尾端塞回火盆里接着烤,看着众人:“你们谁敢砸棺材,我就烫死谁,一命换一命!不让我活,那就陪我死!”

大家本想着这杨学超毕竟年轻,没见过世面,又死了爹,人多势众之下,经受不住压力,精神恍惚,说不定就能把他爹的小金库给供出来。

可谁料到,这杨学超是个真狠人,平时不务正业,打架斗殴欺负小年轻也就罢了,现在连这么多大人都不怕......

一时间,众人询问的目光,看向贺二虎。

贺二虎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杨学超,国家有法律,做事要讲理,你别以为拼命,就可以赖账!”

火钳被烤的尾端通红,热量传递上来,把手也越来越烫,杨学超却面不改色:“第一,谁先不讲理的?你们要砸我老子的棺材,这是讲理?第二,我说要赖账了吗?”

贺二虎被顶的哑口无言。

愣了好一会,才道:“既然不赖账,那就给钱!”

“钱,一定有!但给我一点时间!”

贺二虎嗤笑:“我们社有七十多号人,平均六七十元一人,五千块!你哪里来?莫非......你爹真有小金库?”

杨学超笑了:“瞧我家这模样,像有吗?我自己都不信,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被我找到,肯定不会有五千,而你们这幅穷凶极恶的模样,那不多的钱,我肯定是补给供销社的管事。”

“我先把他们的工资补上,至于剩下的,你们听他们安排吧。”

前世的杨学超,可是上市公司老总,处理过许多这种集体事件,什么员工集体罢工,集体消极怠工这些,经验丰富,游刃有余。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分割化解,转移矛盾”。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原本暴躁不满的众人,直接目瞪口呆。

这小子可能有钱!

这小子一定恨上我们了!

这小子要把钱先补给管事的,有的剩才轮到我们,如果没的剩,岂不是......

贺二虎大叫道:“不行,先补给我们!我们钱少!补他们一个,顶我们好几个!”

“没错,而且管事的家有余粮,等得起!”


效果不错!

杨学超松开火钳,双手怀抱,摇头微笑道:“这都不是理由,反正我爹欠的钱是供销社里的,我自然要赔给供销社,至于供销社拿着钱怎么发,那是管事的事......”

大家沉默了。

管事的事,那就是管事来安排,难不成管事会把赔偿款,优先发放给底层员工?

关键问题是,管事他也是拿工资的啊,没有哪条法律规定管事不准拿工资!

这......

就在这时,某个人一拍脑袋,大骂道:“去他娘的,难怪李老三给我出主意,让我们多叫点人一起来闹,能早点要到钱!老子被他当枪使了!”

“呵呵,你到现在才明白?”杨学超笑着,“聚众闹事,差点把我打了,把棺材也砸了,你当派出所是吃干饭的?不想想李老三他们为什么不来闹?”

众人表情阴晴不定。

杨学超趁热打铁:“他们懂法,知道事情一旦闹大,就要被拘留,被开除,划不来。”

“拘留有案底,李老三他们保证不会开除你们?而你们开除后,去哪个正规单位上班?”

“还有啊,将来孩子有出息,公务员、事业单位、部队,政审都过不了关啊,李老三能帮你们摆平?”

可怜天下父母心,事情一扯到孩子的事,那便是头等大事。

大家伙一开始的激愤,快速消退了。

也有人将信将疑问道:“你一个二流子,怎么会知道这些?”

“你以为我打了这么多年架,白打的?派出所的几位警官,教育我的话,比我爹还多!”杨学超一副拽样。

众人哄堂大笑。

杨学超小学五六年级时,还只是调皮捣蛋,进了初中,就开始抽烟喝酒出入录像厅看那不可描述的录像,没钱还勒索同学,打架更是家常便饭。

只因为未成年,加上情节不严重,所以每次抓进去,以训诫教育为主,结婚后,成了老油条,违法之事不干,但也不干啥正事。

既然闹事的后果,来自于警官,大家自然就信了。

“这事......要不就......等一等,等丧事治完了,再商量?”

“弄出人命来也不好,既然这小子说不赖账,就等他几天,跑不了的。”

“钱一定要有,时间可以缓缓,但也得有个度,到底多久?”

大家纷纷出言,同样是追债,但语气和情绪已经不像刚进门那般强烈。

杨学超内心毫无波澜,自己一套组合拳,武的文的招呼上去,效果已经料定了。

前世公司遇到的几次危机,比这难十倍,还不是化解了?

当然,他可不是存心利用拖字诀,来赖账!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这钱,自己一定还!

毕竟重生一回,一肚子才华,总得好好施展一下,目标远大,可不能被乡亲们戳脊梁骨。

于是,杨学超严肃道:“一个月!8月6日,我保证一分不少的把你们的钱补上!”

“你确定?这可是五千块啊!”贺二虎缩了缩脖子,“你从哪搞到?”

他已经有了最坏打算,别说打七折,哪怕有一半,他也认了,至于杨火金的小金库,哪怕真有,撑死也就千把块。

杨学超笑道:“别问我怎么搞到,反正到时候你们拿到钱就行,还有一点,接下来这一个月,不管我干什么,你们不准挡我发财的路子!”

贺二虎被气笑了:“发财路子?哈哈,你小子要是能发财,大家乡里乡亲跟着沾光,怎么可能会碍你事?”

杨学超道:“那就一言为定!一月后见分晓!”

最终,贺二虎等人怀着复杂的心情走了。

没要到钱,但又看到了希望;同时既对杨学超这种货色口出狂言而嗤之以鼻,又希望他真能发财,哎......

王翠莲一脸不安:“学超,你怎么能给这么大的承诺?别说一个月,就算一年、三年,也还不清账啊,要不你连夜带着小燕和孩子,去外地亲戚家躲躲?”

杨学超笑了:“连你也不信我?”

“不是......”王翠莲眼圈一红,要哭了。

“行了,一起去磕个头,料理一下吧。”杨学超安慰一声,把孩子接过。

守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杨学超将丧事料理完,家里又打扫了一遍。

瞧着丈夫忙里忙外的样子,王翠莲一咬牙,再信他一次!

于是,出门沿着房屋转了一圈,回来将院子门关上,又将大门关上。

“做贼似的干啥?”杨学超好奇。

“你跟我过来!小燕你去门口守着!”

“嗯!”

“帮我抬一下!”王翠莲指了指衣橱。

杨学超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乖乖照做,将衣橱移开一个缺口。

王翠莲钻了进去,窸窸窣窣摸了好一会,才拿出一个布包。

王翠莲红着眼,一边打开布包,一边哽咽道:“这是我这几年上班存到的钱,还有结婚存到的份子钱,一共一千二百三十三元。”

“这么多?”杨学超惊诧万分,在这个年代,正式工人工资不过五六十,一斤猪肉才一块不到,王翠莲能存下这么一笔巨款,可见其有多省吃俭用。

下一秒,杨学超脸红羞愧,如果自己不好吃懒做,如果自己不赌不喝,如果自己早点找份工作,如果......

好吧,这么多如果,就让自己用这一世来弥补。

杨学超一把搂过妻子:“翠莲,真是苦了你了,我以前真不是个东西!不过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一定能让全家过上好日子。”

“嗯,我信你!不过这钱,你要留几百给我。”

“什么意思?”

王翠莲指了指门外:“小燕的病......”

杨学超心中一紧,仔细回忆一下,是了,妹妹从小就比同龄人矮瘦,一开始还以为是营养不良,大家也没放心上。

后来渐渐的才发现她的脊椎有问题,向一边歪。

“不可以!”杨学超直接拒绝。

王翠莲浑身一颤,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丈夫能保护一家子不被打砸,还忙活家务,本以为他重新做人了,结果在钞票面前,一下子暴露了。

最近杨小燕老说睡觉后背疼,带她去赤脚医生那看了看,没看出啥来,建议去县城人民医院。

所以,杨小燕打算带几百块,去看看。

然而,亲情终究抵不过金钱,丈夫还是那么自私。

这时,门开了,杨小燕很是懂事道:“嫂子,我不疼,只是有时候不太舒服而已。”

她把门的时候,已经偷听到了对话,只希望嫂子和大哥能好好过日子,别因为自己而吵架。

杨学超笑了,摆摆手:“误会我了,小燕是我亲人,我当然疼她,可现在这些钱全部给你,也是不够,过一段时间,等我还了账,存够钱,带她去省里最好的医院!”


以杨学超的经验判断,牵扯到整条脊椎的病,肯定要花大钱,不是几百,而是几万,甚至十几万。

“算了。”王翠莲苦笑摇头。

她觉得这是对方在找借口搪塞,到手的钱,肯定是去吃喝玩乐。

杨学超叹息一声,自己过往劣迹斑斑,想要改变对方的看法,可不是一朝一夕的。

于是走到杨小燕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郑重道:“小燕,再忍一忍,哥一定帮你看病!”

“嗯,我信大哥!”杨小燕点头。

杨学超鼻子酸酸的,妹妹虽小,可很懂事。

自己身为大哥,曾经不知家庭责任为何物,只知自己活得潇洒,完全不顾亲人,真是自私到极点。

罢了,要解决眼前和将来的困难,就得抓紧赚钱。

有了不多不少的一笔钱,一个大胆的计划,在脑中浮现。

上辈子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几十年,做到了上市公司老总,对这行业非常有经验。

如今是1988,改革春风已经从深正,逐渐吹到了内地。

服装能做么?绝对能!

服装的风口在那?香港广州深圳这一带!

当时年轻人最喜欢的是戴墨镜,拎着大录音机,穿着短袖长袖花衬衫,下摆打个结,再配一条弹力紧身阔腿裤,放着歌,跳着舞。

溧源县毕竟是小城市,离得远,所以还没被这风潮席卷。

所以,杨学超打算抢占这机会,制造弹力紧身阔腿裤。

这玩意,他太熟悉了,就是后世的牛仔裤,只是修改一下版型。

版型他会,市场爆了后,那就是财源滚滚。

不过得招些员工,而且是熟练工,在溧源县肯定难找。

但自己啥都懂,只要找些会熟练踩洋机(缝纫机)的工人,进行培训,问题也不大。

各种问题,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不觉,就熬了个通宵。

公鸡打鸣后,杨学超也不补觉了,直接去隔壁村,找发小王腊狗。

洋机在最近的供销社没有,必须去地级市买,现在可没有包邮,没有物流,只有自己安排车买货。

王腊狗有部扶手拖拉机,杨学超第一时间想到了他。

“腊狗,咋们去吊州市一趟,拉些货!”杨学超还没进门就吆喝起来。

这小子生在腊月,带狗的好养活,所以取名王腊狗。

此时他全家都在吃早饭,一看杨学超来,他爹立即招呼:“超啊,吃了没?一起吃点。”

换做以前,肯定摆张臭脸,现在听说杨学超劝退一大帮要账的,还给了许诺,要干大事,还账,所以高看他一眼。

“行,谢谢叔!”杨学超也不客气,坐下端了一碗稀粥,就着山芋烙饼子,吃了起来。

“超啊,准备干大事?”王父准备摸摸底。

“嗯,去吊州买几台洋机,好好干!”

杨学超大致一说,王父心里有底,只要不是拉儿子干坏事去就成,于是大手一挥,放行!

王腊狗迫不及待冲出门,摇动拖拉机,砰砰砰......

一路上,王腊狗问个不停:“超啊,你真准备办厂?”

在这个年代,听到办厂二字,简直高大上到没边。

谁都羡慕,可谁也没那胆子,也不懂怎么办。

“嗯,只是先从小的开始,乡办厂都不算呢。”

“那也挺牛的,不过哥们提醒你,这玩意可不容易,你做好准备了么?”

“放心吧,凡事总得迈开第一步!”

跑进跑出,搬上搬下,清晨到下午三点,总算把六台洋机给装上拖拉机,花了七百多。

设备到手,缺人,缺材料。

弹力面料哪里搞?杨学超坐在拖拉机上,苦苦思索。

2000年以后,网上一搜电话一打,飞机飞过去看原料,一天就有了,全国各地都有纺织城,大大小小的私企,让你货比三家。

可现在呢,只有国营毛纺厂有这原料。

最近的,只有溧源本县第一毛纺厂!

说起来,这毛纺厂跟自己还挺有缘分,老婆王翠莲原本是里面的职工,杨火金作为供销社会计,有时会过来对账。

老爹顺道关心一下儿媳妇,让儿媳妇坐在自行车坐凳上,带回家,也是人之常情,结果渐渐搞得谣言四起,说公公扒灰。

加上杨火金平时爱弄两口烧酒,喝醉了,有些玩笑话就乱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家都喜欢看笑话。

事情搞大后,王翠莲羞愧离职,连杨学超妈也气的回了娘家,直到杨火金死,也才让她兄弟过来吊丧,自己都没来。

杨学超摸摸胡子,想想真是尴尬,只怪自己当时不懂事,老爹的醉话当了真,各种叫骂,几次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假戏真做了。

如果当时换做现在的杨学超,这种事早就化解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怎么可能鸡飞狗跳?

“回到县城,先停一停,我们去看看原料。”

拖拉机停在一边,杨学超拉着王腊狗在毛纺厂边上抽烟。

“超啊,如果你爹凭借供销社会计的名头带你进去谈业务,那还有谱,可现在......你想进厂门都没有,更别提买原料的事了,还是先把洋机拉回家吧。”王腊狗摇头叹息。

买到洋机,他还信心满满,结果下午就被泼冷水了。

杨学超坐在路基上,看着厂门,王腊狗说的是实话,但自己并不会放弃,守着谢宝新出来,再晚也得守。

突然眼睛一亮,只见辆皇冠轿车,停在厂门那。

杨学超唰的一下站起,皇冠!

这年代,在溧源县城能开得起桑塔拉的都已经是非富即贵,更别提皇冠了!

许多人,连这标志都不认识。

难道今天厂里来了大人物?

正想着呢,只见传达室快速跑出几个保安,将大铁门费尽的推开。

里面一群人,谈笑风生,往外走来。

前面几个穿着中山装,梳着油光背头,不时的做着请的姿势。

而最中间频频点头的是一位三十不到的年轻姑娘。

剪裁极为得体的黑白相间露肩裙子,戴着一顶编织帽,帽檐还坠着黑网,一双高跟鞋。

这一眼,杨学超打了个冷颤,误以为又到了2021年的某个秀展,或者是在拍电影。

这女的打扮也太潮了......

“漂亮!太漂亮了!电视里都没见过这种!”王腊狗的嘴张着,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她要做我老婆,我少活三十年都愿意!”

“郑蔷薇!”杨学超直接认了出来。

当初在东晚打拼时,关于她的报导可看了不少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