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神豪开局系统奖励一万亿

神豪开局系统奖励一万亿

七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几天前,裴青山还是个兢兢业业的打工人,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仅仅因为回了一趟老家,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中!这里是2009年,此时的家乡依旧是个贫困的县城。让人想不通的是,他得到了一个神豪系统,系统派发的任务非常奇葩,竟然要他在县里花光一百万!

主角:裴青山,谢晓楠   更新:2022-07-16 00: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青山,谢晓楠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豪开局系统奖励一万亿》,由网络作家“七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几天前,裴青山还是个兢兢业业的打工人,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仅仅因为回了一趟老家,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中!这里是2009年,此时的家乡依旧是个贫困的县城。让人想不通的是,他得到了一个神豪系统,系统派发的任务非常奇葩,竟然要他在县里花光一百万!

《神豪开局系统奖励一万亿》精彩片段

2009年。

秋风瑟瑟,落叶枯黄。

西北的小县城,天气转凉。

“这是把我往死里逼啊。”裴青山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幽幽的吐了个烟圈,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抬眼望去,县城周围包裹着的连绵大山,县城里是破旧坑洼的马路,还有些七八十年代的房子贴着的标语,上面写着“要想富先修路”。

旁边连招牌都残缺一角的门市部,贴着转让,路旁五六个古稀老人,围坐着下着象棋。

偶然有辆面包驶过,扑起的尘土飞扬,裴青山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就一个想法,我该怎么办?

这里是他的故乡,可又不是他熟悉的故乡,他穿越到2009年的平行世界。

几天前,裴青山还是个勤劳肯干的社畜,过着996的奋进生活,拥有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前两天因为要出国办,就回老家办签证。

可万万没想到,在自己的家乡觉醒了最强神豪系统,新手任务,只要在县城里花光一百万,然后就可以离开,去外面的城市开启自己的神豪之路。

谁知道领取了任务,突然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世界大变样了。

穿越到了2009年的平行世界,这里的世界虽然和地球大差不差,亲戚朋友也还在,县城依然是哪个贫穷的县城,可是物价却暴跌了百万倍。

这是什么概念,一块钱相当于一百万。

那这一百万就相当于一万亿。

关键这神豪系统不管你物价变不变,一百万花光才能离开这儿。

这钱怎么花?

系统说的是花光,且不能留下资产,不能赠与,只能自己花。

这相当于一万亿的资金,每天就是点柴火烧,这也烧到猴年马月了。

裴青山也想过大不了自己这钱不要了,这两天想过各种办法,想离开县城,就在刚才他弄了辆面包车,闷着头往县城外开,眼睁睁的开到了县城的边界处,一眨眼又回到了原地,不信邪的来回了几次,不管是步行,还是让别人拉他,反正就是出不去。

这会儿蹲在这儿缓个劲,心中绝望无力,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难道一辈子困在这贫困县城里?

其实一辈子在县城里也不是不行,可是自己的妻儿怎么办?

现在是2009年,他刚大学毕业,按照原先的选择,他现在应该是去深海找了份程序员的工作,后来跟心爱的妻子谢晓楠相爱,在2017年结婚,2019年生了个可爱的宝宝,取名叫裴松之,小名叫松松。

一想自己自己可爱的儿子,裴青山心如刀绞,前两天还抱在怀里叫爸爸,这转眼间人就没了,这要是困在这里,他肯定遇不到妻子,那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再出生。

裴青山哪能接受得了这抛妻弃子的结局,想想自己可爱的儿子被扼杀在摇篮里,恨不得把这系统拖出来大卸八块,挖个坑埋了。

“不行,不行,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裴青山咬着牙想着。

正想着呢,迎面走来十来个人,穿着打扮都不像是县城里的人,身上的西装笔挺,前面还有县里面的人陪同,因为后面跟着的有个小年轻是他的发小黄竹风。

黄竹风和裴青山撒尿和泥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交情,黄竹风大学毕业以后考到了县委,前两天还喝过酒,没想到今儿又碰见了。

一群人呼呼啦啦从裴青山面前而过,没人在意这个面容憔悴的青年。

“山子,你不是上班去了嘛?”黄竹风注意落在最后,跟裴青山寒暄几句。

裴青山有气无力道:“走不了。”瞅瞅那些趾高气昂的人,“那些人干嘛的,一个个二五八万的。”

“县里找到的投资商,来考察的。”黄竹风叹了口气。

裴青山“咦”了声,“考察投资?”

“是啊,咱们县是全国挂了名的贫困县,这不是省里牵线,找的这些企业。”黄竹风解释道,说着叹口气,“嗨,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县里的情况,我看这投资悬了,企业也怕亏钱啊,唉。”

裴青山就听亏钱两个字儿,眼睛瞬间亮了,拉着黄竹风,“兄弟,这投资的事儿,咱们可以聊聊啊。”

黄竹风还想再跟裴青山吐槽两句,谁知道那边领导回头狠狠瞪了眼这边,黄竹风撂下一句,“回头聊。”匆匆跟上了大部队的脚步。

黄竹风虽然走了,但是他短短两句话,却给了裴青山希望,感觉自己的思路太狭隘了。

自己花钱,哪有大家跟着一起花来的快,县里十来万人帮着自己花,每个人花十块钱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嘛。

“投资,必须投资。”

系统说是不能赠与,自己开公司发工资总可以了吧,咱把工资调的高高的。

“叮,神豪系统检测宿主有投资创业想法,补充以下条款。

1、员工工资的溢价不能高于平均工资的三倍。

2、公司员工数量与实际需求差额保持30%的浮动。

3、公司福利额度……”

……

系统补充的条款密密麻麻有个上百条,裴青山看了几条就眼花的看不下去了。

“你说你这系统是不是有病,老子好不容易想个解决办法,你就在这儿等我呢是吧,什么破系统,能不能人性化一点”裴青山在心里是破口大骂。

虽然漏洞被系统给堵上,可是裴青山觉得自己的思路肯定没问题。自己这家乡县城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是全国挂的上号的贫困县,看这模样怎么也发展不起来,自己闭着眼投资也能亏钱,更何况自己可以选择项目啊。

你看这贫困县,自己要是建个大型豪车4S店,一台车不多不多,买个两百多万……两块钱,都忘了物价已经改了,这县里哪有人能买起,这不是血亏嘛,而且这车又不像是房子,放在那儿就贬值。

再比如自己弄个五星级豪华酒店,规格就按照迪拜帆船酒店来建,别说县里,就说省里有多少人住的起,真要是有钱人,能跑这儿小县城消费。

……

裴青山刚开始想着还挺来劲,可越想越麻烦,首先不说这些事儿多麻烦,关键是这建设这么多东西,得用多少时间,自己能等,自己媳妇能等嘛。

谢晓楠长的漂亮,人又好,原先追求的人就不少,万一跟了别人跑了,自己找谁哭去。

得想办法能见到谢晓楠,可是自己现在出不去?

裴青山忽然一拍脑袋,“唔,我擦,我真是个猪脑子,我出不去,不代表晓楠来不了啊,她现在在哪工作来着?”


怎么把谢晓楠给忽悠到小县城,还得让她心甘情愿长期居住在这儿?

裴青山好歹在职场中混迹多年,理清了思路,分析了下现在的情况,很快就制定了行动计划。

“开个公司,把谢晓楠给挖到公司里,开出她无法拒绝的工资,反正我媳妇也挺财迷,把她派到县城来,啧啧,可以可以,就这么办。”

这开公司需要什么手续,裴青山也不清楚,不过这不是黄竹风呢嘛,好哥们好歹是在县委工作的,这手续问题不给解决谁解决,更何况他可是投资的大老板。

不过怎么联系谢晓楠成了问题,但是他也有招,谢晓楠在深海市工作,找个猎头去帮忙挖人不就行了,反正自己掏钱呗。

他心中有了定计,立刻刻不容缓,先在网上找了几家猎头公司,可是客服听裴青山的要求,然后随后接着就来一句,“您可以来我们公司详谈,或者我们派专人……”当裴青山报出自己所在的地址,好一点的情况就是,“好的,稍后会有专人跟您联系。”有脾气不好的直接“有病。”就挂了电话。

“老子要是能出去,还找你们干嘛。”裴青山也有点恼火。

看着手里还剩最后一个号码,裴青山拨打出去,电话通了很长时间也没人接听,裴青山都要挂了,谁知电话那边接通了,“喂”一个粗豪的男声。

裴青山愣了下,拨打了几个电话,头一次听见个男客服的声音,开场白还是个“喂”字,这服务态度也没谁了吧。

“你们就这样服务客户呢?”

对面沉默了下,“公司马上要破产清算了,你如果有需求选择其他猎头公司吧。”

破产,清算!!

裴青山听这两字,立刻来了兴致,“你们公司什么情况?”

“经营不善黄了呗。”对方苦笑了声,不光是回答裴青山的询问,更像是自嘲。

“你能联系一下你们老板嘛,我想跟他谈谈。”裴青山寻思着吸取点对方赔钱的经验。

“……我就是。”对方长叹了口气。

裴青山也没想到公司老板竟然亲自接电话,这不正好说明这公司没救了嘛,“哥们,怎么回事,猎头行业最近几年不是发展挺好,你这公司怎么就破产了?”

对方可能也是憋了一肚子愁绪无处发泄,苦笑着跟裴青山念叨起来,“不是行业不好,只是我可能不适合创业。

其实我刚开始干饭店,眼瞅着生意越来越红火,可是城市修路,就从饭店门前过,我饭店就关门了。

后来又干了个服装厂,后来服装厂着火了,家里那点存款都赔进去了。

有个朋友邀请我合伙开个猎头公司,本来生意好好的,结果我那朋友把公司的资金全套走了,现在人也找不到了,欠了银行一屁股债,我……完了。”

对方“呵呵”苦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就是这事儿不知道该跟谁说,公司破产了,你去找别的猎头公司吧。”

裴青山震撼了。

这是人才啊,老天爷赐给我的人才啊!

“兄弟,你现在有其他想法嘛?”

“我想死。”说着那边就抽泣哽咽起来,“我就不明白了,老天为什么这么折磨我。”

“别别别,兄弟,要不你跟着我干吧,你……这公司钱多少钱,我买了。”

“你……你拿我寻开心?”

“卡号!”裴青山利索的说道。

“啊?”

……

深海市。

斯米尔猎头公司。

银行的人和评估公司的人正在对这公司估值。

都有些嫌弃,最值钱的估计就是这十几台电脑,剩下的什么办公桌,家具家电不值什么钱,看来看去也没啥意思。

就见斯米尔的老板刘刘明翰呆坐在椅子上,傻傻的看着手机,如同隔雕塑一般。

“这人也是可怜,听说被朋友坑惨了。”

“谁说不是呢,遇人不淑啊。”

几个人小声嘀咕着。

刘明翰良久后才缓过神来,“那个,你们停一下。”

银行的人不乐意了,“刘总,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

“公司我不申请破产了,银行的贷款我会立马还清。”刘明翰说着,示意让银行职员过来。

“不是刘总,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查过你的资产,确实一毛钱都没有了。”银行员不耐烦的示意继续,谁追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看是自己行长,赶忙接了起来,可是听着电话里的内容,脸色越来越古怪,身子是越弓越低,最后挂了电话,冲着刘明翰点头哈腰道:“刘总,这个刚才说话有点唐突了,您别见怪啊。”


“没事儿,你们先回去,我这边还有点事儿,就不多留了。”刘明翰挥挥手。

“您先忙,我们贾行长说有空去行里坐坐,要不晚上一块吃个饭。”银行职员陪着笑脸。

“改天吧。”刘明翰淡淡的回道。

“那行,拿我们先走了。”银行职员冲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一行人就跟着往外走。

出了门,有人就憋不住了。

“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只是刚才行长打电话说,刘总账户里刚进了1000元,我要是敢把刘总得罪了,就别回去了。”

“1000?”评估公司的员工刚听到这数目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对方说的是“1000厘”,可等反应过来,计量单位是“元”的时候,忍不住惊叫出来,“多少?”

“1000元。”银行职员认真的点点头。

“我擦,真人不露相啊。”评估公司的人回头看了眼,咽了口唾沫,“那你说他干嘛绷到现在,员工这都走光了。”

“谁知道这些有钱人的想法呢,说不定就是为了考验一下员工的忠诚度,要不然就是考验朋友,反正这些有钱人想法复杂的很,咱们这些升斗小民哪能想清楚呢。”

刘明翰看着自己银行卡里的1000元钱,感觉整个世界犹如一部魔幻剧一样,刚才接了个电话,总共时间不到两分钟,自己卡里多了1000元?

说实在的,刘震撼想过天降横财,可是也不是这么个降法,这钱多的让他无法面对了,连贪污的想法都生不出来,聊了两分钟就给打了1000元,那对方到底得多有钱,多有能量,无法想象啊。

空荡荡的公司里,刘明翰做了半天思想建设,才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对方打了电话,有些颤抖的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自己现在走投无路,对方又出此重金,难道是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就听对方,“你是做猎头公司的,找人应该很专业吧,帮我找个叫谢晓楠的女人,她是学财会专业的,今年刚毕业,现在应该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能做到嘛?”

“啊?”刘明翰懵了,“就是找个人嘛?”

“对,这个人一定要找到!”裴青山严肃说道,“你要是找不到,就给我去找其他猎头公司,或者是私家侦探,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刘明翰被说的有点肝颤,“……我能问问,这个谢晓楠是……要是您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我媳妇,我未来的媳妇。”裴青山如实说道,反正现在不说以后肯定也会知道,还不如直截了当,告诉对方心里有点数。

刘明翰脑海里浮现了各种豪门二代寻求真爱的电视剧情节,坚定道:“放心,老板,我肯定能帮您找到老板娘。”

裴青山一听,心里也松了口气,“谢了哥们,那就先这样吧。”

“啊?”刘震撼迷惑了,什么叫好了,先这样吧,这钱的事儿,公司的事儿一句不说,他这挂了电话,这么多钱他提心吊胆啊,“老板,等一下。”

“嗯,有什么问题?”裴青山疑问道。

“您不是把公司买了吗,这个合同,而且钱太多了……”

“停停停,这些事儿你自己弄,公司给你百分之十五……二十的股份,我去不了深海,要签合同得你来找我,地址一会儿发你短信上吗,多余的钱你就注资到公司嘛,我相信你。”裴青山说着,“记着,帮我找媳妇才是最要紧的事儿。”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明翰张着嘴巴,傻愣愣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刚才老板说什么来着,给自己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老板叫什么名字来着。

这才反应过来,两人竟然一直都没通过姓名,刘震撼看着手机里的余额,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

裴青山为何如此着急挂视频通话,因为他亲爱的母亲已经把脑袋伸到了跟前,虎着脸,“整天拿个手机跟谁瞎聊呢?”

裴青山尴尬的笑着,“我一个朋友。”

“你说说你都毕业多长时间了,这都两个多月了吧,不见你找工作,也不见你去考公务员,你哪怕给我找个对象也行啊,你说你一天吊儿郎当干啥呢?”裴青山他妈唠唠叨叨说道。

“我那个……这不是正在考虑当中嘛。”裴青山赔了个笑脸。

“你看看人家黄竹风,在县委上班,你看看你,唉,都不想说你了,连个工作都没有。”裴青山他妈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裴青山一眼。

裴青山不服气道:“吗,你也别小看我,咱明天自己开个公司,哪还用去找工作。”开玩笑,现在全国比他有钱的都没几个,还找毛线工作。

“切,就你,开什么公司?”裴青山他妈冷笑了声,“你有钱嘛,都多大了,我看你就学学黄竹风,考个公务员,旱涝保收。”

裴青山他妈正教训正酣,裴青山的二舅刘明亮来了,唉声叹气的坐下。

“咋啦这是。”

“妹子,这……我就不拐外抹角了,小冲要结婚了,女方要房子。”

话不用说明,一切尽在不言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