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落魄千金夜帝宠妻无度

落魄千金夜帝宠妻无度

芒果公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瑜舒的小姑害死她的父母,逼死她的哥哥,霸占林家所有产业,还要将她卖给老男人。她活了二十多年,一直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爱,从不知人心险恶。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入地狱,由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沦为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这还不算完,接二连三的变故和圈套,一步步将林瑜舒推向厉裴舟的身边,这个如暗夜帝王一般的男人,会成为她的救赎吗?

主角:林瑜舒,厉裴舟   更新:2022-07-16 00: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瑜舒,厉裴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落魄千金夜帝宠妻无度》,由网络作家“芒果公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瑜舒的小姑害死她的父母,逼死她的哥哥,霸占林家所有产业,还要将她卖给老男人。她活了二十多年,一直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爱,从不知人心险恶。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入地狱,由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沦为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这还不算完,接二连三的变故和圈套,一步步将林瑜舒推向厉裴舟的身边,这个如暗夜帝王一般的男人,会成为她的救赎吗?

《落魄千金夜帝宠妻无度》精彩片段

是夜,金箔色的光晕,将这栋建筑熏染的如同中世纪的欧式古堡,但大理石回廊上穿梭来回的,却是穿着暴露的女人。

古朴厚重的油画随处可见,但那上面的画作,却是淫靡不堪。

甚至装饰物,也是各类奇奇怪怪,淫秽不堪的物什。

“迷醉阑珊”,全亚洲最大的会员制娱乐会所。

男人的天堂。

林瑜舒低着头,端着托盘快步朝八楼尽头的那间包厢走去。

VIP999包厢。

据说这里一年也接待不了几次人,没想到她第一次代班,就摊上这么个事。

站在楼道尽头,她勉强扯了扯那条短的恨不得到胸的迷你裙,强迫自己舒展脸上肌肉,露出微笑,这才一步步朝那头的包厢走去。

“不过替人当一回服务员而已,还能赚点外快。”她自我安慰。

世事无常,林瑜舒人生前二十年,从未想过自己作为堂堂林家大小姐,会沦落到这种地方混钱。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拜自己那个平日里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小姑所赐。

害死父母,逼死哥哥,霸占林家所有产业。

甚至还想将她卖给男人。

而她林瑜舒,也从高高在上,号称国内第一公主的林大小姐,直接沦为只能找地方接零工的无业游民。

二十多年被人宠到上天,林瑜舒很清楚自己斗不过这个老妖婆,但这不代表她会就此认输。

但她现在的当务之急依旧是赚钱还债,蓄势而发。

站在门口两个身高直逼一米九的壮汉表情冷酷,肌肉坚实,一看就像黑衣人里的特警,绝非一般保镖。

林瑜舒走过的时候,却隐隐觉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略带微妙。

“我是来送……”

话音刚落,就被其中一人一把粗暴拉过去,他黑色墨镜下冰冷犀利的目光让她略感畏惧。另一人手持一个小小的黑匣子,在她身上上下晃悠了两圈。

感应器。

林瑜舒打了冷战,莫名其妙心慌。

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几秒钟后,卡在自己胳膊上的铁掌才逐渐放松:“进去。”

“我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吧?”

“伺候好厉少。”对方答非所问,声音冷漠,略不耐烦。

林瑜舒感到一股大力推来,便被一把推进门中。显然,保镖是把她当做了这里的风尘女子。

她也懒得解释,只是保护好怀里的酒瓶不被摔碎,毕竟现在她的全部身家,都买不起这一瓶酒。

室内昏暗,只有头顶四五米高的烛台上,燃着几只粗壮的香薰蜡。一室袅袅,散发着一股令人意乱情迷的幽香。

气氛古怪,让林瑜舒感到压抑。

令人意外的是,这件大的出奇的包厢中除了两个男人外,别无他人。气氛沉闷,甚至带着一股子刀锋一般的冰冷感。

林瑜舒低着头,轻手轻脚上前,打算丢下酒瓶就逃跑。

她耐不住好奇,还是偷偷抬眼一瞥,坐在下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坐得笔直,整张脸隐藏在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觉得熟悉。

坐在主位的男人却显得随性很多,一双长腿随意翘起,纤长的手指中把玩着一只透明的马天尼杯,烛光堪堪只能照亮他半张脸。

天神般完美的五官,却带着一股子邪气。

邪魅。

林瑜舒脑海里只能浮现出这两个字。

男人眼神一斜,目光犀利如同鹰隼,堪堪同她对视在一起。

现在离开已经不可能,林瑜舒咬咬牙,上前将马天尼放在茶几上,尽可能平静道:“先生,您的dirty马天尼。”

年轻男人慵懒的换了换腿,开口道:“哦?你就是安娅?”

狭长的眸子中蕴含着一股说不清的东西,但他此时身上爆发出的气场,让林瑜舒身子一抖,墨绿色酒瓶擦着手指划过。

啪——

此时已经顾不得那瓶价格不菲的马天尼了,此时空气中的压力,已经到达林瑜舒所能承受的临界值,她人生二十年,从未遇到过如此能让她感觉到恐惧的人。

“对……对不起,我现在就给您收拾。”

气氛提过诡异,她现在只想脱身。

如同丛林中的白兔,偶遇猛虎一般的恐惧!

“我问你,你是不是安娅。”

男人丝毫不在意流淌的酒液,他声音冰冷,带着帝王般的威压,“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林瑜舒犹豫片刻,点头:“是。”

她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为了五百块钱,替这个班了!

这个男人分明长相俊美如妖,但给她的压力就是如同潮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心脏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钳住。

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她心底蔓延。

“有趣。”下首的中年男子嘲笑的口气,“燕三倒是长本事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你厉裴舟这里送了,厉少,看来风采不比当年啊?”

阿猫阿狗?

林瑜舒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冷笑了一声。

谁是阿猫阿狗?

“哟哟,我们的小猫咪还生气了。”男子嘲讽意味更加明显,“也真是极品,亏他敢送来。不过怕厉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这种……”

“垃圾!”

林瑜舒咬牙说了一句。

男子眯了眯眼,正要说什么,但林瑜舒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毒舌男!

“dirty马天尼之所以叫dirty,并不是因为他很脏,而是因为浑浊。”林瑜舒冲男子笑笑,“你之所以叫做垃圾,不是因为你外表很脏,而是因为你内在脏透了,先生,你真的很配这酒。”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啪!”

她感到背后一股大力袭来,猛地被摔在地上。她倔强的转过头瞪男人,却发现那个男人正好笑的坐在原位。

一个身材完美,外表俊俏如妖孽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眼神冷漠,面无表情。

“狼狈为奸!”

林瑜舒刚骂了一句,脖子就被人掐住了,再也发不出声音。

一双骨指分明,适合弹钢琴的手在她脖子上,微微用力。

“戏演完了?”

他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冰冷的像从极地三千米下挖出的寒冰。

“我……我……”

林瑜舒拼命指着他抓住自己脖子的手,示意自己快不能呼吸了。厉裴舟眉头一皱,松开手指。

林瑜舒大口大口的呼吸:“你上辈子才是个戏精,头一次见你这么没礼貌的人!”

厉裴舟松开她的脖子,皱眉后没有理她,拿出一块白手巾擦了擦手,嫌恶的神情似乎抓到了什么很恶心的东西。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的脖子很恶心吗?我都没说你弄疼我了!”

厉裴舟居高临下的盯着林瑜舒,摄人魂魄的双目再次勾引起林瑜舒,他缓缓地贴上林瑜舒的脖子,林瑜舒大概是吓傻了,居然没有动。

他嗅了嗅林瑜舒的脖子,这个动作像极了吸血鬼,让林瑜舒全身冰凉。

但他没有咬下去,只是眉头松开,好像确认了林瑜舒的脖子确实没那么脏,眉毛舒展开,竟然让林瑜舒有一种“他有点开心”的错觉。

见鬼,这个男人简直是个变态,开心起来不知道会做什么更变态的事,还是不要让他开心的好!

厉裴舟突然捏住林瑜舒的下巴,语气慵懒:“把燕三的话带到,然后……”

他居然露出一个微笑,这个微笑如此邪气美丽,林瑜舒感觉心跳都加速了!

但他下一句话让林瑜舒如坠冰库。

“然后,把衣服脱了滚出去。”


燕三?带话?

不对,这里面有问题!

自己被坑了!

而且坑自己的人……很可能是自己的“好姐妹”安娅。

“你,你听我说!”林瑜舒深吸口气,尽量保持冷静,“我不是安娅,我叫林瑜舒,今天安娅身体不舒服,我来替她的班的……”

厉裴舟笑的更加灿烂了:“你来替她的班?你知道她来做什么的吗?”

林瑜舒心中不安,呼吸急促,颤抖道:“不,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厉裴舟转头看向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你尽管教训下人,当我不存在就是了。”

“喂!”林瑜舒虽然怕极了,但天生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还是忍不住大声质问:“你说谁是下人啊!”

厉裴舟突然轻轻的抱住了她,林瑜舒感到一股男性的荷尔蒙气息,一时间有些沉醉。

厉裴舟的动作轻而温柔,修长的食指轻轻一挑,林瑜舒背后的带子就松开了几根。

林瑜舒猛地推开他,眼中满是怒气:“你干什么!”

但是在怒气之下,还有一分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享受。

这个男人简直像个毒药,不,毒品,让人上瘾!仅仅轻轻的一搂,林瑜舒感觉自己的心里就有十几只成年的雄鹿在乱撞!

她多想让他再抱一会儿——不!她林大小姐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厉裴舟被推开,第一次脸色有了变化,明明没有很明显的情绪显露,但林瑜舒就是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真的怒了!

林瑜舒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做过这么羞耻的事情!可是这种古怪的感觉,畏惧和颤抖中,对于这个男人居然并没有那么排斥。身体仿佛欢愉的叫起来,这一刻她只想享受这种快感!

几乎失去理智!

林瑜舒猛地打掉他的手!

“你在干什么!”

终于从那股意乱情迷中冷静过来,林瑜舒看着男人,他舔了舔舌头,仿佛在回味刚才的滋味。

这个男人太疯狂了!

厉裴舟冷笑了一声,还从来没有女人在他面前这么不识趣。无论是真的不识趣也好,伪装的也好,现在他兴致来了,就不可能让这个女人跑掉!

他具有侵略性的扫视林瑜舒胸前和大腿暴露出的雪白肌肤,看着她颤抖害怕的模样,那种强装镇定还炸毛的气势,倒是有些可爱。

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他有征服欲!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想起来了吗?”

林瑜舒为了躲避他,一步一步后退,终于撞到了沙发上,整个人坐了下来。

厉裴舟居高临下的看她,似笑非笑。

“你别过来了!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

厉裴舟低头思考了一下,突然抬头看着林瑜舒,古怪一笑:“我听到了。”

什么叫做听到了!听到就别过来了啊!

林瑜舒内心疯狂的大叫,但此时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了,竟然怕的叫不出口!

厉裴舟转头看向男子:“看过瘾了吗?”

中年男人耸肩:“挺过瘾的。”

“马上正戏要开始了,无关人员不该退场吗?”

“厉少说笑了,正戏才要有观众嘛!”

厉裴舟突然所有的表情全部消失,面无表情的看着中年男人。

男人脸色一变,厉裴舟没有表情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

“滚出去。”

厉裴舟声音低沉。

林瑜舒如蒙大赦,赶紧低头想走,却被厉裴舟一把推回沙发上,整个身子都压了上来!

“你,你别……”

“我不是说你。”厉裴舟温柔的亲了林瑜舒一口,下一句语气再次冰凉,“没听懂吗,我说,滚、出、去。”

男人灰溜溜的想要离开,推开门的一刹那,厉裴舟寒冬的声音再次传来。

“下次记得用滚的。”

男人脸色几次变化,但最终不敢还嘴,关门离开。

厉裴舟突然盯着林瑜舒,四目相对,他深邃的眸子对林瑜舒无比具有吸引力,让她几乎沉浸在他如同包含星辰的目光中。

“你要做什么!你这是……你这是在犯罪!放开我!”

厉裴舟邪邪一笑:“你不就是想我这样吗?”

鬼才想……才想被你这样!

林瑜舒惊叫一声,像一只兔子躲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她不停的拿东西砸他,可除了没有什么威胁的枕头,再没有什么能丢出去的了!

这个女人性格强烈,举手投足间还有股大小姐的风范,不像从前那些女人,除了庸俗就是讨好,倒真是挺符合他的胃口。

他不顾她的阻拦低到她的耳边:“你就要成为我的女人了,感到荣幸吗?”

神经病!

林瑜舒的两只手被死死的箍住,无法动弹,她奋力的挣扎只会成为刺激厉裴舟的因素!

她的初夜就这么没了,她将来该如何面对洛杨……


她对这个男人,只有仇恨!

整个室内全是淫靡的气息。

“厉少爷走了?”

“这个女人怎么办?”

“少爷吩咐,将她带回去……”

“少爷怎么能带这种女人回去?”

“闭嘴,厉少的事是你能问的吗?老老实实带她回去就是了!”

“……是!”

“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狐媚子,又骚又会勾人,真是个碧池!”

“是啊,这种女婊也不知哪里好!记得给她喂药,万一她有了,才是真麻烦了!”

……

林瑜舒在一间昏暗的房间内醒来。

黑色的地板,黑色的天花板,像是一间密室。

林瑜舒从床上爬起,浑身都没有什么力气,但还是强撑着坐起来。

刚起来就看见一张无比厌恶的脸——厉裴舟正坐在一张躺椅上,悠哉的端着一杯鸡尾酒。

“醒了?”

厉裴舟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简直让女人看之都失色。但林瑜舒心中充满仇恨,此时竟然不为男色所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厉裴舟抿了一口酒,他的动作那么优雅好看。随后他来到林瑜舒的面前,亲吻她,将口中的酒送过去。

酒很甜,厉裴舟的样貌俊逸到妖孽,气氛很销魂。

但林瑜舒此时感到一股恶心,不由的反胃,差点吐了出来。

厉裴舟轻轻拍了她的后背,为她理顺,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干呕了好久。

这个看起来帅气、贵族气息的男人,做的事情让她只想作呕!

但就算现在报仇,现在将这个男人抓起来,关他一辈子,或者让他死,又有什么用呢?

洛杨……自己对不起他。

该失去的已经失去了,这并不是报仇就能解决的。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空了,失去了所有力量似的,甚至站不住,只能坐在床边。

她想起了洛杨,在两天前就已经失去联系了,自己本来还在担心他会不会出事来着。

现在就算联系上了,她该怎么面对他?

想到洛杨,更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和一阵难以严明的愧疚,以及一些隐隐的不安。

两日前……也就是她来到迷醉阑珊的前一天,洛杨就莫名其妙,失去了联系。

更加糟糕的是,她好像卷入了一个她根本无法控制的漩涡,惹上了一个变态一样的男人……

那个男人,虽然时常面无表情,可当他出现表情时,就是化身恶魔的时候!

她甚至到现在都无法清楚的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混蛋啊!”

林瑜舒崩了两天的情绪,忽然就因为想到洛杨失控了,她失声痛哭,抱着自己的头久久不做其他动作。

厉裴舟皱眉,这个女人现在的状态让他很不喜。

他迈步上前,秘书却不合时宜的出现,躬身道:“少爷,燕三那边还是老样子,没有人回复我们……”

“明天前问出来。”

“是。”

秘书知道他不该管厉裴舟的事,但犹豫半晌,还是开口道:“少爷,这个女人来历不明,您最好还是……”

“你在教我做事?”

秘书觉得如坠冰库。

厉裴舟的气场瞬间改变,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就在此,他愤怒时,整个气压仿佛都会降低,让人窒息。秘书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恐惧了!

这种感受,从前只有过两次……至于惹怒他的那两人的后果,他想到这里,咽了口口水,不敢往下想。

“这个女人,”厉裴舟皱眉,压低了嗓音,“绝对不是巧合,查清楚,明白吗?”

“是的,少爷。”

秘书欲言又止,叹了口气离开。他从没见过自家少爷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他的职责所在,应该提醒厉裴舟只能玩玩而已,不能玩真的,可厉裴舟发怒起来实在可怕,他也不敢触他的霉头。

这女人……倒是真的好手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假装贞洁少女誓死抗争厉少的,但后来全都被厉少玩弄的死去活来。

但愿这次也会如从前一样吧。

……

房门再次打开,阳光倾泻而入,一片一片洒在林瑜舒的身上,暖洋洋的。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丝质睡裙,脊背大片裸露。沐浴在阳光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犹如春天温润的山脊。

厉裴舟再次进来,看她依旧是一符死样子,没来由心中一阵愤怒。

又在装死!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也不知是在气什么,他今天来的时候就没有摆出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一把抓住了林瑜舒的双手,将她提在空中,愤怒的看着她。

被吊在半空的林瑜舒没有丝毫示弱,瞪着一双哭红的肿泡眼,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看他愤怒的样子,心中竟然隐隐有一种快感。

这个男人也会生气的吗?

她心中冷笑,高高的扬起自己的脖子,像一只战斗的白天鹅一样,狠狠地瞪他。

这个男人,夺取了他最珍贵的东西,还囚禁了她,现在还想让她认输?

她林大小姐,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厉裴舟看她倔强的眼神,眼中闪过一抹不悦:“说出燕三交代你的事,我可以放了你。”

又是这个问题?这男人有病吧,都说了多少次了,是听不懂国语吗?

“我再说一遍!”她一字一顿,“我、不、知、道!”

安娅的脸在眼前一晃而过,林瑜舒只感觉心里焦灼的厉害。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是安娅骗自己的!

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必须尽快联系到安娅,结束这一场荒唐的闹剧!

“再说一遍,厉裴舟先生!”打定主意,她再次强调:“我叫林瑜舒,不是什么安娅,不认识什么燕三,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目的。你信就放了我,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相信,哪怕你问一万遍这个问题,你永远也只会得到这个回答!”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向这个男人宣战,像一只跃跃欲试的斗鸡。

这个男人身份地位绝对不一般,可是就算他再厉害,凭什么囚禁自己?凭什么对自己做那种过分的事?自己又凭什么向他低头!

钳制着她的大手松开,林瑜舒才松了口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