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

月落惊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若乔穿书了,好死不死穿成了书中头号炮灰女配。鉴于她看过众多小说的经验,她自知只要远离男主,就可以永保平安。奈何,她主动远离了,那个不检点的男主世子沈阁安却主动送上门来。可他不是来增进感情的,他这个精分怪是来找她麻烦,陷她于水深火热中的。宁若乔生气了,她一身反骨作祟,直接反撩!

主角:宁若乔,沈阁安   更新:2022-07-16 00: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若乔,沈阁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由网络作家“月落惊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若乔穿书了,好死不死穿成了书中头号炮灰女配。鉴于她看过众多小说的经验,她自知只要远离男主,就可以永保平安。奈何,她主动远离了,那个不检点的男主世子沈阁安却主动送上门来。可他不是来增进感情的,他这个精分怪是来找她麻烦,陷她于水深火热中的。宁若乔生气了,她一身反骨作祟,直接反撩!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精彩片段

月明星稀。

北阳侯府的宁静被一阵追逐声给打破。

“哎,小姐,小姐你不要跑呀!小心摔着!”丫鬟们在后面追得上气不接下气。

前面宁若乔提着长裙急匆匆奔下阶梯,脚下差点打滑摔下去,好在她身体平衡可以,没有当众出洋相。

要说她在跑什么?此时说来话长。

宁若乔原本连续几天工作,好不容易休假了告别繁忙的医院,她回家一时兴起看了一本小说,然后眼睛一闭,她竟然穿越到了自己所看的小说里面!

而且还成为了里面的一个炮灰女!

那炮灰女和她同名同姓,在小说里面没活过三章,随后就被男主一刀给了结了。

众所周知,炮灰是活不长的。

炮灰要是话还多,那更加活不长。

在书里面,原主就是这样的人。

原主非常喜欢男主,她想尽办法给女主下套,借此逼走女主,好上位,后面好不容易借助家族势力和男主定了亲,意外之下发现了男主不可说的另外一个身份,她荒唐地想要抓住男主的这个把柄,让男主杀掉女主,对自己一心一意,结果被杀的反而是原主自己。

男人当然不能忍受女人拿把柄来威胁自己啦,加上原主之前就屡次对女主不利,所以男主趁机爆发火气,让原主嗝屁。

说起这个男主沈阁安,在原著中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北阳国不受皇帝宠爱的世子殿下,对外性格彬彬有礼,人畜无害,另一个就是一手创建月神教的大魔头洛雪懿。

相传洛雪懿武功绝世,无人能敌,因常年戴着面具,所以无人识得他究竟长什么模样。

以至于原著最后沈阁安掉马甲时,他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表现得被雷劈了似的震惊,几乎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沈阁安给杀了。

宁若乔可不要和这样危险的男人扯上关系,即使沈阁安不做回洛雪懿时,还真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

可是他也是个疯批啊!

所以醒来之后,宁若乔马不停蹄换好衣服,准备一逃了之,也不管现在正是夜晚。

胡思乱想,慌乱之中,宁若乔终于脚一崴,一不注意偏身落进了一旁的荷花池子里。

宁若乔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水,在荷花池子里张牙舞爪了半天,她虽然身为医生,可平时工作太忙,压根没有学会游泳这项技能,难不成刚穿来还没有几分钟,这一章的时间都还没活够,她就要被淹死了吗?

不行不行!

宁若乔拼命挣扎,口鼻腔十分难受,她没听到岸边传来下人的惊呼声,以及一个低沉悦耳的男人声音。

“怎么回事?”

“世子殿下!我家小姐落水了!您快救救她吧!”

沈阁安微微拧眉,月色之下,周围并不明亮,但他还是看清楚了那荷花池中挣扎的女人的丑态。

而他今日就是和这样的女人订了亲事。

沈阁安墨黑双眸里闪过一丝嫌弃,很快他又装作担忧的样子出手去救宁若乔。

宁若乔感觉自己像只小鸡仔似的被人拎着后脖子,双脚离开水面,整个人湿漉漉地上了岸。

她呛咳不止,整张小脸通红,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掌替她抚背顺气,与此同时那群围着的下人一个劲儿地向沈阁安道谢。

“多谢世子殿下!”

“小姐你没事吧……”

宁若乔轻轻挥开凑上来关心她的丫鬟,终于缓过神来,一抹脸颊,她才得空看向身侧一身华服的男人。

“沈阁安?”宁若乔语气惊愕,压根不知道男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按理来说他不是应该去找女主解释去了吗?

“小姐,方才多亏了世子殿下搭救您!”丫鬟说道。

宁若乔也反应过来是沈阁安及时救了她,那又怎么样呢,她刚才眼速快,可把沈阁安眼眸里的嫌弃看得一干二净呢!

“若乔小姐这是怎么了?”沈阁安轻声问她。

宁若乔拧了拧衣服上的水,幸好四周不太明亮,要不然大家都会看清楚她脸上的尴尬。

“身上热,出来降火。”宁若乔被丫鬟扶着起身,打算离开先去换身干爽衣服。

沈阁似乎又笑了一下,问:“那你可凉快下来了?”

话落,宁若乔就迎风打了一个喷嚏,没好气道:“你说呢?”

她这副不佳的语气姿态让沈阁安暗中皱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按照以往,宁若乔看见他来,定然会黏上来缠着他,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

“那便好。”沈阁安道,“那你们便好好扶着若乔小姐回房吧,好好保暖,切勿受凉。”

“多谢世子殿下关心!”宁若乔将身边丫鬟眼里的崇拜看得清楚,想想不仅仅是原主对沈阁安着迷,就连她身边的丫鬟都无人幸免。

宁若乔忍不住回头悄悄看了看沈阁安,想要看清楚这男主究竟长什么模样。

刚才池水进眼睛,她没看清。

殊不知这一看,她的视线就落入一双满含笑意的墨瞳里,沈阁安风度翩翩,笑得分外好看,他问:“若乔小姐可还有事?”

装,再装。

宁若乔根本不吃沈阁安的这一套,她明确知道这人真实的性格究竟有多么骇人,现在的温和待人不过都是表象,身为洛雪懿时表现出的狠厉才是沈阁安真正的面目。

“世子殿下怎么会在侯府?”

沈阁安道:“若乔小姐忘了?今日是你我订亲之日,本世子肯定会在此处。”

宁若乔一拍脑袋,这才记起来关键的东西。

她穿来的时候,原主已经和沈阁安订亲了,好在也不晚,只要没真正嫁给沈阁安,和他撇清关系还是有机会的。

这时,宁侯爷负手来此,见他们一个个站在这荷花池边,尤其是宁若乔浑身上下还湿淋淋的,宁侯爷瞬间沉脸道:“若乔,你这是在做什么?”

“回侯爷,方才小姐不小心掉进了水里,是世子殿下及时赶到,救小姐上岸。”丫鬟懂事地替宁若乔回答了。

宁侯爷这时脸色稍缓,对着沈阁安感谢起来。

下一刻,宁若乔的声音郑重地响起。

“爹,我想和世子殿下取消婚约。”


“什么?简直胡闹!”果不其然,宁侯爷气血上涌,对着宁若乔就生气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不只是宁侯爷一个,沈阁安也将那句话听得明白,他直直地看着对面的宁若乔,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死皮赖脸缠着他的人是她,让言灵儿误会他和她的关系也是她,好不容易因为双方家族势力结合,他们两个也在今日订下亲事,这一日还未过,怎么又反悔了?

“我没有胡闹。”宁若乔郑重地说,“像世子殿下这么好的人,我配不上。”

沈阁安悠悠在旁抱着双臂,等着宁若乔继续接着往下说。

外人在场,不好再失了礼仪发火,宁侯爷只好来到宁若乔耳边,咬牙切齿,“若乔你在搞什么,你不是喜欢世子殿下,非他不嫁吗!”

“我改主意了。”带着一身的水,宁若乔在夜晚风中对宁侯爷道:“爹,女儿之前一时糊涂,总是缠着世子殿下,如今女儿醒悟了。”

她这样属实反常,宁侯爷瞪大眼睛,甚至怀疑他这女儿是不是刚才脑子进了水。

就连沈阁安也没办法再无动于衷地听下去了,他皱起双眉,道:“若乔小姐,可是本世子做错了什么事,惹得你不快了?”

哎,打住。

宁若乔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可不要把锅甩给她好吧,搞得她好像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一样。

“那倒不是,是我配不上你。”宁若乔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增加力度,“实不相瞒,今日和世子殿下订亲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梦里的观世音菩萨对我说,我命中犯煞,将来会对自己的夫君造成极为不好的影响,菩萨建议我与世子殿下解除婚约,并且去寺庙清修一月。”

宁若乔的谎话信手拈来,她都搬出观音了,古代这些人还是信菩萨的吧?

然而沈阁安差点当众失笑,好在他悬崖勒马,保持住脸上表情的矜持,只是担忧吃惊道:“观音菩萨心肠好,怎会断人姻缘,况且这只是若乔小姐你的一个梦罢了,信不得。”

宁若乔:“……”

她深吸口气:“世子殿下,你就说离不离吧。”

不等沈阁安回话,宁侯爷早已经听不下去,怒斥宁若乔道:“简直胡说八道,杏儿,还不快扶小姐回房去!”

“是,侯爷!”

杏儿一把拉上宁若乔的胳膊,想把人带走。

然而宁若乔仿佛脚上钉了钉子似的,杏儿根本拉不走她。

“若乔,你究竟是怎么了?”宁侯爷痛心疾首。

沈阁安这会儿安慰宁侯爷道:“侯爷,方才若乔小姐不小心落水,定是受了惊吓,这才胡言乱语,侯爷不必放在心上。”

“让世子殿下见笑了……”

宁若乔看这两个没一个听她的,抑制不住声调:“订个亲而已,男未婚女未嫁,解除婚约又不是什么难事,解除之后,你去追求你的白月光,我保住我的小命,你好我好大家好!”

“拉走!拉走!”宁侯爷不耐烦地对杏儿挥手。

宁若乔立马被下人拖走,声音逐渐远去,她的话一直回荡在沈阁安的脑海里,引得他皱眉沉吟好半晌。

“还真是中邪了,竟说这种胡话!”宁侯爷嘀咕。

“我认识一位方士,明日我便让他上府来为小姐瞧一瞧吧。”沈阁安表现得善解人意。

见他真没有因为宁若乔的冒犯而动怒,宁侯爷忍不住感谢一番,“那就麻烦世子殿下了。”

回世子府的路上,下人也嘀咕:“世子殿下,看来这宁小姐真是中邪了。”

沈阁安没说话,他坐在轿子里,整理衣袖,突然一阵急剧的头疼袭来,眼前一黑,沈阁安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那双墨色眸子含着利刃,如悬崖浴血傲慢的孤狼,戾气遍布。

沈阁安急促地呼吸着,修长手指痉挛抽搐在一起,他被人贯穿胸口,捣碎心脏,这是下了地狱了?

“世子殿下,到了。”

恰巧这时,轿子落地,震了一下,轿帘掀开,一丝暗光可怜地照射进来。

沈阁安二话不说,凌厉出手,狠狠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黑白无常?

“世子殿下!”其他轿夫皆是大惊。

听见这个称呼,沈阁安忍住滔天的杀意,睁眼看去,蓦然发现时间和地点与记忆中的都不对。

眼前的世子府牌匾干净,没有一丝凋零落败之感。

而他的身上,也没有那个致命伤。

他拿捏住性命的这个人,也不是所谓的黑白无常。

怎么回事……

翌日一早,宁若乔就被屋外一阵念咒似的声音吵醒。

“吵什么呢!”宁若乔穿好衣衫,正一肚子火没处撒,外面又吵闹得紧,当即气势汹汹开门出去。

外面几个道士摆开台子,正符咒乱飞,桃木剑乱舞,看得宁若乔一阵莫名其妙。

杏儿凑上来冲她解释:“小姐,侯爷和世子殿下怀疑您中了邪,这几位是世子殿下特地找来为您驱邪的!”

“我没中邪。”宁若乔翻个白眼,指着那几个嘴里念念有词的道士警告,“别舞了,烦着呢!”

然而并不顶用,其中一个年纪轻轻的道士更加起劲地拿着桃木剑,拿碗喝下一口雄黄酒,张口便喷在宁若乔的脸上。

宁若乔:“……”

“妖魔鬼怪快离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那小道士继续念念有词,丝毫没注意到宁若乔已经黑成锅底的脸色。

“小姐您别冲动!”杏儿急忙抱住发狂的宁若乔,阻止她去殴打那几个道士。

恰巧这时,一个耳熟的男声传了过来,沈阁安不知为什么又跑到她这侯府上来了。

“若乔小姐,大清晨怎如此大火气?”

“你试试在熟睡时,被一群叽哩哇啦的人吵醒的感受?”宁若乔的起床气还没散,说话也不客气。

沈阁安今日一身月白华服,倒是衬得他整个人更加耀眼夺目,温润如玉。

他笑着解释:“我绝无恶意,是若乔小姐昨夜情况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我才找了他们前来做法。”

宁若乔并不接受男主这样的好意,婚约没取消,又被人怀疑是中邪,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她明眸一转,忽然将视线落到了一个小道士身上,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之后,宁若乔的心中大喜。


哎呀,这不是女主言灵儿吗?怎么也跑到这侯府上来了?还穿着道服混在里面,这装扮不行啊,她一眼就看出来女主的女儿身了。

但宁若乔并没有第一时间拆穿她的身份,而是回头继续盯着跟前的沈阁安。

她挑眉道:“那我真是要谢谢世子殿下如此为我着想。”

“应该的,毕竟若乔小姐是我的未婚妻。”沈阁安淡笑。

话落,宁若乔的余光清楚地瞥见一旁的女主娇小的身子颤了颤,一定是受到沈阁安言语的刺激了。

没事,接下来还有更刺激的。

宁若乔微微一笑,矫揉造作地哎呀了一声,开始若无其事地在道台周围走了起来,嘴里念叨:“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除了闻到符纸烧掉的气息以及酒味,我还一直闻到一股女子廉价的脂粉香气……”

宁若乔猛地抓住身侧言灵儿的手腕,笑眯眯道:“你说是吧,言姑娘。”

言灵儿猝不及防被她一把揪出来,整张脸花容失色,楚楚可怜。

沈阁安镇定淡然的神色也是细微发生了改变。

昨夜他回了世子府,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他重生了。

没错,就是在死之后,时光倒流,让他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彰显野心,表面上只是一个不受宠的世子。

沈阁安沉思良久,打算把握住这个机会,重新改变他的人生。

这一世,那些叛徒一个别想逃,他也要名正言顺地拿到皇位。

“宁小姐……”这一边,言灵儿语含歉意,“灵儿没有恶意,只是跟随师父到此。”

“呸。”宁若乔尽显尖酸刻薄的样子,完完全全表现得像是一个看不起女主的反派,“你听说我中邪了,所以才混进来吧?你分明是进来看我的笑话!”

宁若乔当着沈阁安的面把白莲花圣母似的女主呛了一番,她记得在原著里,由于女主太过圣母,优柔寡断,间接地害死了好多人,当时她看得可憋屈了。

沈阁安身为男主不是喜欢言灵儿吗?那肯定看不下去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她这么欺负,那她不就可以更加让沈阁安厌恶她,好解除二人之间的婚约吗?

宁若乔嗓音尖锐道:“你喜欢世子殿下已久,昨日他却和本小姐订亲,你心里不痛快,所以混进侯府来,不仅仅是想看本小姐的笑话,还想找机会害本小姐,然后取而代之吧?”

“没有!灵儿没有!”言灵儿几乎双眼发红,大声辩驳道。

就连随她一起来的那位往宁若乔脸上吐雄黄酒的道士,也帮言灵儿说话道:“宁小姐,灵儿岂是那种小人?你可莫要把人想狭隘了吧!”

宁若乔一看,也认出这人不就是一直陪在女主身边的男二号,李子卿吗?

“哦,你心疼了?你也不是好东西,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宁若乔抬手指着这些道士的鼻尖,破口大骂,毫无大家闺秀的风范。

她要让沈阁安看清楚他即将娶的人究竟是个什么糟糕模样,让他心生厌恶,自己产生取消婚约的念头。

可任由她闹了大半晌,嘴巴都说干了,言灵儿的眼泪也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一边杵着的沈阁安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状态。

奇了怪了。

你女人被她刻意欺负成这样,男主你一个屁不放,算什么男人?

宁若乔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率先待不下去的还是李子卿,他拉上言灵儿,带上背后几个小徒弟,收拾收拾东西就要走。

“世子殿下,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来这侯府的,如今看来,不来也罢!”

言灵儿被李子卿拉着就走,恋恋不舍,满含委屈的愣是一步三回头。

沈阁安回神,礼貌拱手道:“李兄莫怪,今日之事是我考虑不周,我代若乔为你们道歉。”

他这一声亲密的“若乔”,把三个人都喊愣了。

沈阁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第一件要做改变的事就是,拉近和宁若乔的关系。

因为经过前世的经验得知,宁家人才是找到神迹的关键。

回神的男二带上女主彻底离开了侯府,喧闹的场面一时陷入宁静,无人说话。

宁若乔目瞪口呆,暗自赞叹沈阁安是真能忍,女主都被男二带走了,那么眼巴巴地望着呢,他还不追上去?

“看来若乔身上的邪秽还没有驱除。”沈阁安忽然下了结论。

“啊?”宁若乔一脸不解。

拜托,别这么叫她,他们不熟好吧。

下一刻,沈阁安缓步靠近她,极近距离的四目相对,温热的气息几乎喷在宁若乔的耳根上。

“说起来我也懂一些道术,为了安全起见,接下来还是我来为你驱邪吧。”

宁若乔当场震惊,急忙摆手:“不、不必了吧……”

她跟这男人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呢,这要日日缠上,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况且你沈阁安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心爱的女主不去追,跟她一个炮灰女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不打紧,我有的是时间陪你。”沈阁安轻轻笑了声,清朗俊逸,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然而宁若乔面无表情道:“我没有时间,谢谢。”

她马不停蹄赶回房间,关上房门,开始反思刚才究竟哪一步出了问题。

沈阁安居然不像往常一样因为女主冲她发火,冷眼相对,反而还说那些鬼话?

然后宁若乔知道了,一定是沈阁安的脑子出了问题,要么就是她这个力度还不够,还到达不了沈阁安要和她解除婚约的地步。

那总不能真拿着沈阁安就是大魔头洛雪懿的把柄去威胁沈阁安吧?那还不得分分钟去世?

宁若乔在房间里反思,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重生后的沈阁安给盯上了。

另一头,刚出侯府的言灵儿与李子卿等人走在大街上,言灵儿的眼泪几乎还挂在眼角。

李子卿心疼地安慰她道:“灵儿,别伤心了,早知道那宁侯府的大小姐嚣张跋扈,没有礼数,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然而言灵儿伤心的是心上人在对她被欺负时的无动于衷。

又想起沈阁安与宁若乔昨日订亲了,于是就更加伤心了。

不多时,离开侯府的沈阁安终于追了出来。

“世子殿下。”言灵儿惊喜。

李子卿怪罪道:“沈阁安,你身为世子,可也不能这般玩弄女子感情吧?我可听侯府下人说昨晚宁若乔嚷嚷着要和你取消婚约,那你和灵儿的事——”

言灵儿连忙拉了拉李子卿的衣袖,示意他别再说了。

“我和若乔的婚事……”沈阁安看着眼含殷切的言灵儿,冷淡移开,“不会取消。”

言灵儿瞬间如遭雷劈,伤心欲绝。

接下来,不理会破口大骂的李子卿,也不去安慰言灵儿,沈阁安越过他们,便一走了之。

宁若乔在房间里无故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的样子,她唤来丫鬟杏儿,嘱咐道:“收拾东西,我们去寺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