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丞相大人的宠妻日常

丞相大人的宠妻日常

彩杉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顾挽倾识人不清,在一步错步步错的算计中香消玉殒,甚至还连累至亲之人惨死。如今有幸重生,她要在一切悲剧还未发生前做出改变,改写前世的凄惨遭遇。首先,她崭露锋芒,脚踩无心渣男,手撕伪善白莲花和绿茶。而唯一能得到她善待的,是前世被她嫌弃的未婚夫凌仓宸。这一世,既抱他大腿,也护他周全!(原文主角名字:顾兰若、东临渊)

主角:顾挽倾,凌仓宸   更新:2022-07-16 00: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挽倾,凌仓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丞相大人的宠妻日常》,由网络作家“彩杉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顾挽倾识人不清,在一步错步步错的算计中香消玉殒,甚至还连累至亲之人惨死。如今有幸重生,她要在一切悲剧还未发生前做出改变,改写前世的凄惨遭遇。首先,她崭露锋芒,脚踩无心渣男,手撕伪善白莲花和绿茶。而唯一能得到她善待的,是前世被她嫌弃的未婚夫凌仓宸。这一世,既抱他大腿,也护他周全!(原文主角名字:顾兰若、东临渊)

《丞相大人的宠妻日常》精彩片段

“驾!”

“驾!”

夜深人静,城外十里处的官道之上,一辆马车失控,疯了一般的冲向了杂草重生的荒芜之地。

没有道路,荆棘丛划破了马匹的皮肤,刺激了马儿的兽性,嘶吼声在深夜里格外的发凉。

“太子妃,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们不知道会被马儿带到哪里的!”

顾挽倾心底一凉,“晴儿,拉开车帷!”

丫鬟扶着座位费力拉开了马车车窗处的帷幔。

仅剩的一丝星光,让顾挽倾看到了外界的情况。

荆棘遍布,还生长着曼珠沙华!

不对,曼珠沙华!

“不好,晴儿,跳马车!快!”

意识到什么,顾挽倾死命的抓住了车辕,把自己浑身的力量都用在了胳膊上,用胳膊带动身子迅速超前滑了过去!

“太子妃小心!”

晴儿用力超前一扑,扑在了顾挽倾的身后,惯力带着她整个人冲了出去!

“啊!”

两个人抱成团,就这种冲出了马车。

落地的那一瞬间,荆棘丛刺穿了顾挽倾的肌肤,顾挽倾疼的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面前的一幕更是让她瞪大了双眼!

马车,就在她的眼前直愣愣的超前冲,而前面,就是悬崖!

碰!

不过眨眼之间,马儿直接跳了下去,马车被连带着摔下,轰隆的声音刺激着耳膜,更让人心底无端发凉。

顾挽倾撑着身子,忍着疼痛想让自己先怕起来,“晴儿,我们先……”

剩下的话,顾挽倾没有机会再说出来了。

因为此刻,一把尖锐的匕首已经插在了她的心肺之上,由后贯穿,那一瞬间,顾挽倾没有疼痛感,只有麻木。

她整个人僵硬的转身,不可置信的看着晴儿,“你,背叛我?”

晴儿吓得手都在抖,但是眼神却都是狠辣和恶毒,“太子妃莫要怪我,奴婢也是受了太子的命令,送太子妃上西天而已。”

顾挽倾浑身一震,只觉得心肺处的鲜血流淌的越发肆意。

这个地方,不会瞬间致死,却是会失血过多而死,她亲自教给她的!“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你会背叛我……晴儿,我救了你全家三十多口的性命!”

“那又如何?我尚晴儿才不甘心为奴!”

不甘为奴??

呵呵!

“你当时,可是从城南的寺庙跪爬着到我太师府,求我收你为奴!”

晴儿冷笑一声,“背叛你的,可不只有我,还有你最信任的夫君,我们的太子爷。”

“太子妃,看在八年主仆情谊的份上,我今日让你死个明白,南州兵变,假的,就是为了骗你手里的虎符,粮车被劫,假的,为了骗你的商令,谢州被俘,假的,就是为了骗你的亲卫,就连这汇合也是假的,就是为了让你死在半路上!”

“放你的狗屁!”

顾挽倾死死的握着拳头,脸色发寒,快速失血让她浑身颤抖。

“而且,太子妃猜猜,谢州的消息,汇合的地点,二小姐和夫人,知不知情?”

“晴儿!你休要污蔑妹妹和母亲!”

晴儿大笑,“哈哈,污蔑?顾挽倾,我是可怜你!被那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若不是你外公的势力,如不是忌惮太后对你的宠爱,你早就死了!”

“胡说……你胡说……他不会背叛我的,他要虎符干嘛……他已经是太子了……”

晴儿阴冷一笑,“太子之位怎能满足?他要的,是那至高无上的位置,而虎符所调之兵,就是叛军!你白家,毁了!”

碰!

顾挽倾僵了,仿佛被人狠狠敲碎了脑袋。

“对了,今日,太子爷还送了你一个礼物。”

晴儿勾勾手,暗处竟然走出了四个男人,“太子妃惨遭追杀,竟被奸污杀害,还丢下悬崖,死状极惨。”

“你们四个,可得好好伺候太子妃,让她尝尝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话落,晴儿大笑几声转身离开!

“你敢!”

顾挽倾大怒,噗呲一口热血吐了出来!身子赫然滑了下去。

她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只羽箭从黑夜之中瞬时而发,刹那之间,就贯穿了晴儿的胸口!

于此同时,另外四只羽箭贯穿了那四个男人。

五人,轰然倒地。

顾挽倾震惊的看着那五只熟悉的羽箭,看到上面雕刻的东字。

她死死的爬向了悬崖。

最终,彻底失去了呼吸,身子顺着悬崖滑落了下去。

……

南诏国三百八十二年,国号建安。

老太师府……

主院,昭华阁。

“呜呜呜,小姐,你怎么还不醒过来啊?怎么办,这下怎么办?”

“行了,你别哭了,小姐就是磕了一下,大夫都说了没有什么大碍,你就别在这里烦心了。”

“呜呜呜,晴儿姐,小姐真的没什么事吗?小姐以前都不会睡那么久的,这次都躺了半日时间了,要不再把李医女请来瞧瞧吧?”

晴儿被吵得有些烦了,怒斥哭诉的木芽,“行了,说了没事就没事,你怎么这么烦?滚出去,这里我来伺候就行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睫毛动了动,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顾挽倾震惊。

她太震惊了。

她怎么可能还有呼吸?怎么可能还能知觉?

心肺被贯穿,她死定了,所以她临死之前爬向了悬崖,就算是死,她也不要留在悬崖之上被人看笑话!

落了悬崖,她至少有七八成的机会不会被人找到尸体!

但是,她死了,她很清楚她死了!

“小姐?你醒了?”

或许是顾挽倾太过于震惊了,观察细微的晴儿察觉到了不对劲。

顾挽倾干脆也不装了,缓缓睁开了那双邪魅桀骜的凤眸,带着清凉和一丝难以察觉的狠辣对上了晴儿的眼。

后者下意识的一滞,只觉得一道凉意从心底快速攀升,“小……小姐?您醒了真的是太好了,刚刚可真的是担心死奴婢了。真怕小姐这次磕的重了,再晚些,奴婢都忍不住派人去皇宫通知太后娘娘叫太医了。”

一模一样的话。

一模一样的语气。

顾挽倾想起来了。

这一日,她记得很清楚。

八年前,她练马不小心从马上磕了下来,睡了一下午,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养马的小厮给活活打死。

然后,更是连夜做了一件大事,退婚!


她记得没错的话,那养马的小厮身份不一般,后来竟然是首辅最宠爱小妾的表哥丢失的儿子。

因为这个,她还得罪了首辅,首辅更是在今后不断的给她找茬,没给她一个好脸色,也因为首辅,她祖母继承下来的商业更是被压垮了许多家,后来若不是太子……

提起这两个字,顾挽倾只觉得心口处还在发疼,更多的,是恨。

她嘴上说着不相信晴儿的话,可她比谁都清楚,是真的!

因为除了太子,没有人敢阳奉阴违这么对她,如果不是因为太子的示意,她拿着外公留给她的兵符,祖母的商令,她顾挽倾无人敢动!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不回奴婢,该不会真的磕坏了吧?奴婢这就去……啊!”

啪!

巴掌声,在房间内格外的清晰。

吓得还没离开的木芽浑身一抖。

晴儿更是不可思议的捂住了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挽倾,“小姐?”

顾挽倾嘴角一勾,高傲肆意,“怎么?不服气?”

她想来都是这么嚣张狂傲,谁不知道太师的孙女顾挽倾出了名的跋扈?可晴儿从没想过,这跋扈有朝一日也会用到她的身上。

顾挽倾对她,一直都是放纵宠爱的。

“奴婢只是不明白,小姐为何要打奴婢?奴婢是小姐的丫鬟,小姐当然可以随意处置,奴婢没有不服,不管小姐怎么对奴婢,奴婢都认。”

顾挽倾抬眸,对上那张虚伪的脸,她抬手又是一耳光!

啪!

冰冷的巴掌带着顾挽倾所有的力气,打得晴儿那张小脸瞬间就通红一片,更是打得她愤怒又不敢言。

“本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岂是你一个丫鬟也可以出言诅咒的?怎么?我若是磕坏了,你就那么高兴?等着奔丧吗?”

晴儿吓得身子一颤,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奴婢知错,奴婢再也不敢了。”

以前,顾挽倾放纵她,他们虽是主仆,可也是接近朋友,偶尔这么一说,顾挽倾从不在意!可今日!

“你是这院子里的掌事丫头,该知道这种错误怎么罚吧?”

晴儿手心一颤,眸光发暗,“吐出任何不利于主子的话,轻则十鞭,重则三十大板。”

顾挽倾目光发凉的看着她,“所以,你作为这院子的掌事,该如何处置,清楚了吗?”

晴儿垂眸,“奴婢知道,必定做好统率,奴婢自领三十大板,求小姐同意。”

顾挽倾点头,“嗯,我同意了,木芽,你去盯着些,就在院子里打,三大大板,少一板都不行。”

“晴儿,你要服众,就要做好领头的榜样,这件事情,是给你一个责罚,但同时也是给你一个警醒,你是我身边的人,你要记住,我比谁,都希望你好。”

晴儿死死的扣住手指,压碎牙齿,“奴婢明白的小姐的苦心。”

木芽颤抖着身子,上前扶起了晴儿,“晴儿姐姐,我……”

晴儿眼神狠辣的看了一眼木芽,随后恢复了温柔,拍了拍木芽的手,“不用怕,走吧。”

刑具,行刑的小厮,很快就集结在了院子里。

晴儿上了板凳,小厮有些惶恐,一个板子落下去,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溅起来。

屋内的顾挽倾被丫鬟伺候着,缓缓穿好了衣服,冰冷的声音传了出去,“怎么,我这昭华阁的饭不够你们吃吗?”

院子里的人都为之一震。

那小厮吓得也不敢放水了,扬起板子重重的落了下去。

“啊!”

这一板子,打得晴儿差点没死,尖叫声顿时充斥在了整个院子里。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又一个不敢放任何水的板子。

大小姐的话在这昭华阁,乃至整个太师府,就是圣旨!没人敢反驳一二!

“啊!”

“啊!”

“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顾挽倾却是越听越高兴,同时,她也没忘了自己的正事,“翠儿,让你派的人,派去了吗?”

小翠在旁,谄媚的答道,“回小姐,消息已经传下去了,这会子,人已经集结的差不多了,就等小姐一个命令了。”

“嗯,让人带上家伙事,现在就等着就好。盯着点,一有消息,马上来报。”

算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她这一次,可不能再做错选择。

临死之前,那救了她,让她免遭非议的羽箭是谁的,她很清楚,太清楚了。

凌仓宸,那个被她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退婚的未婚夫。

五年之后,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诏丞相,这个位置往上一坐就是三年,权势滔天,就连太子都不敢动他,她敢打赌,就算拿着她的兵马,太子那个怂包也斗不过他,不过一个不得宠的三皇子罢了,能够爬上太子的位置,还不是靠她!就凭他,还没资格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姐姐?”

“姐姐你在吗?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刚醒过来就责罚晴儿啊?她可是你最疼爱的丫鬟,这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昭华阁内进入了一道紫红色的身影,温温柔柔,如水一般,满含担忧和焦急的冲进了院子。

那打板子声和惨叫声,每响起一次,她就吓得浑身一抖,可谓是真真的娇弱。

顾挽倾推门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张晓,我让你守好院子,谁都不能放进来,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一出门,顾挽倾就冷眼看着守门的张晓。

后者吓得浑身一抖,扑通就跪到了地上,“小姐息怒,属下见来人是二小姐就放行了,大小姐以前吩咐过,二小姐来昭华阁不能拦……”

“二小姐?你是谁的狗都不清楚了吗!?我说谁都不放就谁也不能进!吃着我昭华阁的饭,对着别人摇尾巴,我顾挽倾从来就没这么大度!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五十大板,现在就给我打!”

那小厮脸色一白,“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啊!”

周围的小厮这下比谁都麻溜,生怕一会火烧到自己身上,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人给绑了起来。

那小厮绝望了,只能求助顾兰昕,“二小姐,求求您救救奴才,二小姐,救救奴才,五十大板,奴才会死的!”

顾兰昕蹙眉,随后看向了顾挽倾,“大姐,不过一个小事罢了,何必要这么生气呢?他也是为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跟在顾挽倾身边的翠儿眼神一亮,“小姐,这个就是刚刚奴婢派去传话集结人的!定是有消息了!”

顾挽倾眼神一亮,提着自己的长裙就冲了出去,临出门之前顿了顿脚转身,“妹妹若是睡不着,不如多看点女则和女戒,我这昭华阁的事就别掺和了,免得这火烧到你的身上。”

说完,也不看顾兰昕瞬间白了的脸色,转头看向木芽。

“木芽,给我盯紧点,若是我交代你的任务完不成,明天躺在这的人就是你。”

木芽怕的浑身一抖,“是。”

丢下这两句话,顾挽倾转身离开了院子,步子又快又急。


顾挽倾离开了太师府,直奔凌仓府。

乌压压的一片黑色身影在黑夜中快速穿梭,与此同时,街道之上泛着烟味,遥遥可见凌仓府所在的房间泛着黑色的浓烟。

顾兰昕脸色惨白的从昭华阁离开,第一件事就是去查顾挽倾到底干什么去了。

“这大半夜的,她能去哪?还带了那么多的人,每个人都拎着水……怎么还没查出来,要你们干嘛?”

“查到了查到了!”

卿水阁外,丫鬟急匆匆的奔了进来。

“查到了,大小姐几乎带上了大半个府邸的小厮,每个人都拎着一桶水,朝着凌仓府去了,凌仓府那边,好像走水了。”

顾兰昕蹙眉,“凌仓府?你确定没看错??”

怎么可能?顾挽倾不是一直很讨厌凌仓府那边的人吗?尤其这两天更是想要找机会退婚,怎么可能还去帮他们?

“没错,奴婢听得真真的,他们的确是去凌仓府那边救火,咱们府离凌仓府不远,这会时间,大小姐应该已经到了。”

顾兰昕坐不住了。

若是顾挽倾去救人,是不是并不想退婚啊?她若是不退婚,母亲接下来的计划还怎么安排,那她不是推都推不掉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快,去母亲院子!”

凌仓府……

“怎么办!!咳咳!怎么会走水了呢?”

“快救火,快救火啊!”

凌仓宸身边的小厮木如急的满地乱蹦,眼睛巴巴的看这主院。

“公子呢?你们谁看见公子了!

“没见到啊,这火说起就起,实在是来不及啊!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么大的火,吉人天相有个屁用!快去找公子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存水有限,如果没有外援的话,这火势怕是控制不住了!”

这时,一个小厮举手,“我我!我见到公子了,公子刚刚朝着书房去了!”

木如一惊,撒脚就往书房跑,“快,离我们最近的府邸全部都叫一遍!对了,太师府!太师府的后院有一片湖,那里有水,快去!”

木如的话刚落,一道清冷的嗓音在嘈杂当中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木如的耳朵里。

“不必去了,我已经来了,你们公子人呢?”

木如透过火光,只能看到一串火红色的身影迎着大火走来,五官深刻,凤眼勾着桀骜,那一瞬间令人惊艳。

尤其是,她身后还带着乌压压的一片人。

她淡定的指挥着身后的人,“留下十个人跟我去救凌仓宸,其他人,立刻加入救火,全力配合!”

她指挥若定,莫名的就让人心底有了一丝安全感。

木如有些呆愣。

“顾,顾大小姐?”

顾挽倾嫌弃的看着有些发愣的木如,“让你告诉我人在哪!还愣着干什么!你想看着你家公子烧成人干吗?”

木如被吼得耳朵一震,连忙回神,“书,书房,刚刚有人看见公子进去了!”

顾挽倾瞪了木如一眼,恨铁不成钢,“还不赶紧带路!”

木如吞了口口水,有些脚软的朝着书房跑去。

一刻钟后,木如带着人到了书房前。

大火蔓延!

相比较刚才的浓烟,这会火势已经蔓延开来了,书房存放的本来就是太傅的文献,全部都是不可复制的宝贝,都是卷宗和书籍,一烧起来,东西可就没了。

也难怪凌仓宸不要命的冲进去。

“少爷?”

“少爷你在哪?”

木如一来就开吼。

然而此刻的凌仓府嘈杂一片,什么都听不见了,别说他这两句叫喊声。

顾挽倾蹙眉,“你们几个,立刻想办法给我灭火!这里的火必须灭!我去救人!”

花落,顾挽倾夺过了一旁小厮拿着的水桶,抬手举高,就从头浇了下去!

“大小姐!”

众人一惊,已经来不及阻止!

顾挽倾浑身湿透,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朝着书房那摇摇欲坠的门冲了出去!

“大小姐!”

木如惊呆了!眼睁睁瞧着那道瘦弱的身影钻了进去。

一向嚣张跋扈看不上他们家少爷的人,今日难道转性了?竟然不顾生命危险冲进去救他们家少爷!

顾挽倾才不是不顾生命危险。

她好不容易重来一次的生命,她绝对要保护好自己,那些仇人还没死,她怎么可能让自己死?她就是在赌。

赌凌仓宸的运气。

他往后那么牛掰的一个人,老天爷可不会让他死,所以他一定能救回来,她就不会有事。

“凌仓宸!”

“凌仓宸,你能不能听见!”

一冲进去,顾挽倾就朝着藏书阁的方向而去。

她若是所料没错,他应该去藏书阁保护他父亲的卷宗了。

半晌没有任何回复,顾挽倾心头有些慌了。

她着重生了一遍,别历史再有改动。

就在她慌乱之际,她听到了一声虚弱的回复。

“咳咳,这……这边……”

顾挽倾眼前一亮,连忙朝着生源跑去,果真看见了被柱子砸到,困在角落又吸了烟狼狈的凌仓宸。

她蹙眉,连忙上前,抬手就撕裂了自己的袖子抵了过去,“捂住嘴巴,快!”

凌仓宸瞧见来人是她的时候,略微有些诧异,随后按照她的话照做。

“你怎么会来这?”

顾挽倾为难的看着那挡住他的木棍,“你现在关心的应该是我们怎么出去,而不是这个问题。你还有力气吗?”

凌仓宸困难的爬起来,点了点头,“还行。”

顾挽倾看着那木棍和角落交叉的一个小洞口。

“那就钻出来,这个洞足够了,我没那么大的力气把这棍子挪开,钻出来只会让你的背受些伤,你知道怎么选。”

凌仓宸不胖,完全可以钻出来。

思及此,顾挽倾抬手,咬了咬牙,撕裂了自己的裙摆。

“你!”

光滑的大腿刹那之间就落在了凌仓宸的面前,他整个人一懵。

顾挽倾已经把裙摆丢到了那木棍上。

本来还燃着火的木棍因为衣服上的水渍顿时灭了下去。

顾挽倾松了一口气。

看着还盯着她腿的凌仓宸,顾挽倾恨不得一脚踹过去,“看个屁!还不赶紧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