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文章精选阅读

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文章精选阅读

小禾棠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方锦宁谢容是古代言情《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解释!!!谢韫静静看着她,眼里似乎颇有些惊讶。“……”算了,还是不解释了。锦宁好不容易冷却的脸,又一阵阵发烫,默默将手背去身后,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又将手垂在身侧,佯装自然。谢韫稍愣过后,放下珠帘缓步走来,视线落在她手上,抱歉的正经语气:“怪我,脏了卿卿一手,害你洗这么多遍,都红了。”“……”......

主角:方锦宁谢容   更新:2024-06-11 2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锦宁谢容的现代都市小说《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小禾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锦宁谢容是古代言情《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解释!!!谢韫静静看着她,眼里似乎颇有些惊讶。“……”算了,还是不解释了。锦宁好不容易冷却的脸,又一阵阵发烫,默默将手背去身后,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又将手垂在身侧,佯装自然。谢韫稍愣过后,放下珠帘缓步走来,视线落在她手上,抱歉的正经语气:“怪我,脏了卿卿一手,害你洗这么多遍,都红了。”“……”......

《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锦宁表情趋于平静,但不是真的平,她是羞耻到一定的境界,整个人都麻木放空了。

又用力洗了遍,之后将手擦干。

她指尖蜷了蜷,眉头轻皱。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单纯习惯,也可能是好奇,她抬起那只‘不干净’的手,放在鼻尖,闻了闻。

……自然,只剩了澡豆的香气。

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锦宁一僵,表情颇有些微妙,连忙将手放下。

再一抬眼,她看到了撩起珠帘正要走来内室、却因为看到了某个有些‘变态’画面,而愣在原地的谢韫。

“……”

不!!你听我解释!!!

谢韫静静看着她,眼里似乎颇有些惊讶。

“……”

算了,还是不解释了。

锦宁好不容易冷却的脸,又一阵阵发烫,默默将手背去身后,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又将手垂在身侧,佯装自然。

谢韫稍愣过后,放下珠帘缓步走来,视线落在她手上,抱歉的正经语气:“怪我,脏了卿卿一手,害你洗这么多遍,都红了。”

“……”

有脸说?

“下回,我一定会注意些。”

什么,还想着下回?

锦宁听了就有些恼,咬牙,忍不住抬脚踢了他一下:“你还要不要脸的啊。”

谢韫弯唇笑了,上前一步,俯身凑近她颊边,低声道:“我以往对男女之情没有半分兴致,看到身边深陷情爱挣扎的痴男怨女亦是不解,卿卿猜我如今又是怎么想的?”

锦宁轻哼一声,扭过脸:“我不猜。”

谢韫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世间极乐,莫过如此,我此生唯卿卿一人钟情。”

锦宁心里甜得冒泡,面上佯装淡定。

“你、好、肉、麻。”

谢韫很理所当然地轻‘嗯’了声,看来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午饭时。

锦宁用的饭菜和谢韫是分开来的。

李嬷嬷深知自己被派来这的原因,也决心不负夫人的期望,定要用尽自己这四十多年积攒下来的经验。誓要让这气虚体弱的郎君补的比大黄牛还壮,少夫人一胎三宝跑不了。

锦宁吃的就是她平时喜爱的。

而谢韫有他专属的三菜一汤。

“日后郎君的三餐小食由老奴照看,老奴已经提前向大夫详细问过什么东西郎君不能吃、和服用的药是否相冲,您只管放心食用。”

李嬷嬷站在一旁如此拍胸脯保证。

她脸上表情是满满的自信,明显写着‘补肾壮阳,俺是专业的。’

谢韫神色不惊地轻轻颔首。

锦宁看着他的菜却是有点馋,看着都挺好吃的欸。

“李嬷嬷,这都是什么菜呀?”

李嬷嬷可见的很专业,立即解释:“这道牛鞭炖鸡肾,这道是酱闷泥鳅,都具有补肾生精的功效,炒秋葵强身健体,蜂蜜萝卜汤平温润肺还解腻。”

当着老婆和下人的面,面对一桌补肾的菜。

饶是端庄沉着如谢韫,也稍稍抽了抽嘴角。

“都下去吧,我和少夫人不用伺候。”他淡道。

李嬷嬷有所迟疑一下,还是下去了,秋月和湘玉两个小姑娘低着头偷笑。

锦宁已经不敢有意无意去说谢韫‘虚’了。

这是个禁词,她的手腕到现在还酸着,可不敢再提,这时候她才发现病弱夫君看着温和没脾气,那个方面的自尊心其实比大多男人都要强。

她低头扒饭,眼睛却时不时往对面瞟。

谢韫当真面不改色吃着补肾饭,察觉到锦宁的目光,略一挑眉:“想吃?”

她点头,眼巴巴的:“泥鳅。”

谢韫给她夹了块。

好香!好嫩!


清晨醒来,锦宁推开窗眯眼望着晴空,呼吸染着园中淡淡花香的新鲜空气。

真好。又是坐吃等死的一天。

锦宁洗洗漱漱完下人们也摆好了早餐。

桌上早餐品样多的眼花缭乱:香酥牛肉饼、炸春卷、栗米粥、虾仁鸡蛋羹、鲜嫩羊肉片炖白玉萝卜、素炒茭白、以及一串似绿宝石般颗颗晶润的葡萄。

不过每份的分量都不多。

一两个人食刚刚好。

婢子秋月摆好了餐具,规矩地退到一旁侍候。“少夫人,这些早膳都是昨个晚上郎君提前告诉了院里让厨子准备的,您尝尝合不合胃口。”

锦宁:好馋。

……嘴角留下了不争气的泪水。

她刚穿来的时候庶女日子不好过,吃都吃不饱,后来抱了谢容的大腿才提高了生活质量。

谢容死后,方家又开始克扣起她的日用吃食,如今有好几个月没吃过这么精致丰富的膳食了。

……谢容。

呜呜,她那长枪策马平乱世的帅逼男友,死掉了。

加上出征边疆的那两年两人算是谈了四年多,记忆中处处是谢容的影子,每一想起难免触动到心弦,这下伤感又上头了。

一抬眼望到满桌美食,锦宁吸了吸鼻子,眼泪自动退了回去。

或许这就是化悲愤为食欲吧。

“夫……夫君呢?怎么不见他过来吃。”她卡顿了下,显然不习惯这个称呼,但在外人面前要扮真夫妻的。

秋月答道:“夫人不必担心,郎君早早的吃过上朝去了。”

锦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从前她和谢韫并不认识,只在一次灯会上和谢容约会时远远地见过一面,谢容不喜她和除他之外的男子多接触,连他亲哥也不例外,所以当时仅有的一面连个招呼都没打。

倒从其她贵女那里听到过,谢韫虽体弱多病但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在朝中任有官职,同谢容兄弟俩一文一武效忠朝政。

想来是前段日子身体病重所以休务在家。

这些天身体才好了点就去继续上朝了。

——古人也逃不过早起打卡上班的苦逼命运呢。

锦宁干完饭优雅地打了个饱嗝。

看着一桌子干净锃亮的盘子,她露出了社会主义接班人的骄傲笑容。

光盘行动,人人有责:)

婢子秋月往外看了一眼,便见她恭敬地垂头:“郎君回来了。”

锦宁听此回头看过去,果然看到走进院里来的谢韫。

一看就是刚下朝。

他身上穿着红色官服,锦宁一眼望过去,竟差点没把人认出来。

这……

往常谢韫在家多是穿烟青和月白两色常服,他本就病殃殃的,这两个颜色着身衬得他人更苍白病弱。

如今着身大红色官服,竟有种别样的惊艳。

他虽身姿清瘦颀长,行走间却仪态挺拔如一方青松,清俊眉眼间一股周正的文臣根骨气韵。

此刻恰巧有风吹过,一瞬拂起那红袍衣摆,仿佛能透过他看得这一代国朝乾坤朗朗、日月昭昭的盛景。

这谁看了不得惊叹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过原谅锦宁是个俗人。

酝酿了好大会,脑子只浮现出四个大字:

制·服·诱·惑!

不知不觉锦宁已经盯人看了好一阵。

一抬眼,对上了谢韫也看过来的目光,他已踏进房里,朝她柔和一笑:“卿卿。”

庭院中绽开的繁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青年唤着恩爱夫妻才会有的亲昵称呼,那两字在舌尖滚出,温柔的嗓音,仿佛含着缱绻缠绵的情意。

锦宁听着耳根莫名发麻。

“……嗯。”病弱夫君真的会演,叫的又亲又自然。

她竟然有点接不住戏。

惭愧惭愧。

谢韫摘下黑色官帽,身后跟随的护卫接过后退至一旁。

“早膳可还合你的胃口?”他说着瞧了一眼桌上还没收的空盘子,面上笑意更深。

锦宁这下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能吃,然后一琢磨和她合作太赔本?

“我没有浪费食物的坏习惯,”她清了清嗓子,掩饰道,“吃完这些,都撑着了,下次可不要让厨房做这么多了。”

湘玉皱起眉毛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这是谎言!按平常饭量小姐您明明还能再来两碗酥山的!

谢韫眨眨眼,笑吟吟地没说什么,走到她跟前。

青年身形清瘦却很高,比锦宁要高了许多,他低头,朝她抬起了手似要摸她的脸。

锦宁一惊,微微瞪大了眼。

干嘛?他怎么还是个加戏咖啊!

碍于房里还有几个下人,锦宁强撑着淡定没躲,只是侧了下脸。

她微微避开。

他犹不自觉,神情认真地,指腹轻轻蹭过她的嘴角。

“宁愿撑着也要吃干净啊,”他指腹沾上了酥饼碎渣,看着她,弯眸轻笑,莫名有些宠意,“真是辛苦我的卿卿了。”

锦宁看着那碎渣,嘴角不禁抽了一抽。

她迅速掏出小手帕将他手指擦干净。

“好了!你……你肾虚体弱的,这刚下了班肯定累了,赶紧去歇歇吧。”

谢韫任由她给擦了擦手,眉梢微挑,似乎心情很是愉悦,待到她要收回手去,他却顺势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整个包裹在掌心里,牵着她转身往里屋走去。

“卿卿陪我。”

“你……”锦宁下意识挣脱。

谢韫牵的更紧,掌心收拢,骨感分明的手,将她柔柔软的小手牢牢锁住。

他回头朝她递了个眼色。

锦宁警觉接收到信号,不动声色用余光瞥了下四周,这才发现一个年纪稍大、描着细细吊梢眉的婢子站在一角,正不时用眼偷瞟过来。

锦宁瞬间恍然。

记得她好像是谢夫人安排过来的人,叫迎春,这是在监视他们夫妻关系合不合睦?

这婆婆,管的忒多。

……好吧。

锦宁只好配合,由谢韫牵着手进了里屋。

青年眼里笑意闪过,竟有几分得逞满足的坏。


谢韫柔柔一笑,当她默认,又偏首贴下来的时候,锦宁却将脸扭过一边避开。

可他并未移开。

在她面颊啄了两下,手掌抚摸她乌黑柔软的发,薄唇就沿她因着姿势线条袒露的颈,细嫩白皙的一截,他细细吻过,甚至啃咬,像在刻下专属的印记般。

“嗯……”

锦宁紧紧咬唇,却依然溢出一声细弱低哼。

她还没意识到。

自己的颈侧是敏感地之一。

身上青年看似温润实则心机深沉,感官也极其敏锐,自然有所察觉,唇角轻牵,平日里斯文清正的青年,埋首在女子香肩,无师自通,讨好似的亲吻咬弄。

锦宁脸红的要命。

她在现代到大二,托她妈管得严,一直是母胎单身,还没谈过男人。

穿来后,和谢容。

边缘亲密行为是不少的。

可谢容贴贴每次都是又急又凶的,带着少年人的粗蛮不知轻重,狼似的,要将她生吃了,锦宁不喜欢。

现在……她觉得有点颅内飘飘然的舒服。

“别,别这样,谢韫,我不舒服。”

她心口不一,眼里湿润润的要沁出泪来,柔颤颤的嗓音听起来分明是欲拒还迎的软吟。

谢韫撤出一些距离居高临下地盯她。

春意微暖。

锦宁身上厚厚的袄子换成了稍薄的碧色裙衫,微敞的领口精致锁骨欲掩欲露,腰身纤细,半弧雪团随着紊乱呼吸轻轻起伏,那弧度只暗暗扫上一眼就令青年贪婪眼红。

他停了动作,她眼里慢慢清明,却瞧见他一眨不眨盯着她领口,

锦宁脸又一烫。

她拢了拢衣领子,羞恼地瞪他:“快让开啊。”

谢韫白皙的喉结轻滚了一滚,没有让身的动作,淡抿的唇轻启,低声认真地询问:“卿卿,可否让我碰一碰?”

锦宁:“……”

什么东西。

她怔了一怔,顺着谢韫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

“不可以!”

锦宁将脸一扭,双臂交叠遮住。

羞死人了!

这人是怎么做到顶着张端庄正经的脸,问出这种直白的话?

莫名好涩,她没办法直视他了好吗!

之前相处中她一直认为谢韫温润若玉,身上透着股文人风骨的清正儒雅,这种男人谈起恋爱来也该是规规矩矩正经保守那一挂的。

他养伤的这几个月两人情意算是确定下来了,且这伤是为了她而受,险些丢命,出于愧疚心疼,她大多时间都闷在房里陪他,也就慢慢发现。

谢韫,根本不是看起来那么规矩!

他温柔干净的眸眼偏显得无害,哑声追问:“为何不让碰?”

“我会轻一些。”

他盯着她的眉眼。

“隔着衣服就可以。”

“不要。”真的很羞耻,别再执着这个少儿不宜的东西了哥哥!

摸自己胸去,又不是没有,干嘛非要我的?

实在不行你去厨房拿两个刚出锅的大馒头试手感好了啊!

锦宁闭紧了眼睛不松口,他不依不饶,低下首在她耳畔轻蹭,呼吸炽热,低言软语地乞求,像化了人形的狐狸精缠人蛊惑。

“卿卿。”

“阿宁。”

“让我碰一碰,卿卿,求卿卿允了我这次、嗯?”

“……”

锦宁睫毛颤颤,终究扛不住。

她灵魂仿佛飘起来,看着节操碎完了的自己的躯壳,低低嗫嚅。

“那就就这一次吧。”

谢韫得了逞,淡淡勾起唇,笑弧有些坏。

他并未着急,先吻住了她的唇,柔缓厮磨,待她化成一滩春水似的,青年掌心方才覆上,五指收拢,轻柔慢捻,克制着力道,像寻到了一处新奇有趣的宝贝。


“贱人,你还我儿子命来!”李氏尖利地一声哭嚎。

锦宁一抬头,就见寒光闪闪的尖刀刺过来,她猝不及防,快到眼前的距离,躲都来不及。

要……死……了!

那瞬间她吓得心脏都要停了,呼吸僵滞,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恐惧地闭上眼等待刀刃生生捅进血肉的痛苦。

然而,想象中的疼并未发生。

一股清淡的药香在鼻尖掠过。

刹那间,她被推开。

锦宁睁眼,瞳仁一震。周围叫嚷惊呼声乱成一团,她却什么都听不见了,眸中只清楚映出病弱夫君挡在她面前的身影。

她安然无恙,那刀刃没有伤到她分毫。

方爹最先反应过来。

他脸色青黑,眼眶都要瞪裂,一脚将李氏踹飞三米远:“疯妇,疯妇!!”

“快叫大夫,大夫!!”

锦宁看不到谢韫后背的情况,只见他身形微晃,下一刻便无力跌跪在了地上。

她心头一跳,扑过去,双手颤颤地抵住他的肩:“谢韫……”

“你,你傻啊!”

侧边推开我多好,为何用身体挡这一刀。

谢韫脸色苍白如纸,额头沁出了细细冷汗,还朝她露出苍白的笑:“卿卿没事就好。”

锦宁要去看他的伤势,谢韫却伸手将她抱住,掌心贴着她后颈,声音虚弱低哑:“别看,别看,别吓到了你……”

锦宁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现在还顾着这个呢?!

锦宁还是看到了。

匕首大半个刀身都没入了他的脊背,血水浸湿月白衣衫,映出大片鲜红,仿佛缓缓绽开的妖冶花朵。

“卿卿。”

“卿卿……”他的呼吸越来越薄弱无力,在她耳边艰难地低吟。

“如果我死了,下一世你不要爱上别人,来,来爱我好不好?”

最后说完这些,谢韫似是再撑不住,靠在她肩上,无力地阖上了眼。

生死不明。

长安城中治疗刀伤极有名的两个大夫都被请来了谢府。

锦宁及谢啸夫妻俩在门外焦急等待。

接近两个时辰。

大夫才从里出来,正撞上门口来回踱步的谢啸,他急问:“我儿怎么样了!”

大夫拿衣袖擦了擦额角的汗,脸色不甚好看:“那刀伤到了郎君的内脏和脉管,出血严重,如今血是止住了,只是郎君本就体弱些,若两天之内依然昏迷不醒来……只怕凶多吉少了啊!”

锦宁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紧绷到了极点。

“老子不听什么凶多吉少,你们必须把我儿医治好,否则让你们这些老东西吃不了兜着走!”谢啸横眉怒吼。

这副不给人活路的凶恶样子,谢韫温良和善,倒是一点也不随这个爹。

大夫冷汗直流,连连点头。

谢啸又一个冷眼瞪向锦宁:“我看你就是个扫帚星,我两个儿子都和你有过纠缠,云戟死了,如今言之三天两头出事,身子骨哪还能受得了折腾,你是要把我唯一的儿子也给克死啊!”

顾氏也拦不住在气头上的谢啸,他又道:“你那娘家蓄意谋害我儿,若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方家整个给我儿子陪葬。”

锦宁神色不惧,与他对视。

“公爹怎么对付方家我都不在意,只是,我嫁进来应当是谢家强迫的吧,扫帚星这个词儿媳不该担。”

“你……”谢啸竟无话反驳。

锦宁不想和他掰扯,问向大夫:“我能进去看他吗?”

大夫:“郎君背上的伤已经处理好,只是气息微弱,唯恐不测,不要出声惊动了他,四个时辰后夫人可以试着轻声同郎君说话,说不准对唤醒郎君的意识有所帮助。”


怎、怎么会?!

锦宁脸色怔怔,完全是被秋月带来的这一消息给震得失了神。

不是,这才几天,她离开时谢韫明明身体还好好的,这怎么会……突然就要死了?

锦宁咽了咽喉咙,连忙问:“是犯了旧疾还是怎么了?”

她在现代对医学方面没什么兴趣,更没专业知识储备,所以对谢韫久治不愈的病根并不清楚。

同住半年下来,锦宁看他平时日日服药养着,体质虚弱,多做些剧烈活动就会容易脸红、虚喘。

只敢猜测他多半是心肺功能不太好。

“不过我也不是大夫,就是回谢家也救不了他啊,你找我不如去寻其他名医来得靠谱。”

锦宁担忧之余,叹了口气说出大实话。

秋月微愣,随即用力摇头,握着锦宁的手:“不是的,只要少夫人您回去就有的救!”

“郎君这次并非身体上的病,而是心病!”

“您说是回娘家探亲,郎君第二日派人去方家却发现您根本没有回去,之后郎君就断了平日里的所有用药,老爷夫人劝他也不吃,不吃药再加上心气郁结,这才病倒了的!”

什,什么?

锦宁听此身躯一震,还有些心虚,这还真是因为她。

谢韫是以为她跑了,所以不知是气到了还是伤透了心,就连药也不吃了?

锦宁心情复杂,他至于?

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自己那又虚又弱的身子骨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这么任性!

若真死翘翘了,若真死了……那她……

锦宁脑海里莫名又浮现她走时的最后一眼,青年受伤的眼神和那张极显脆弱感的苍白容颜,她心头乱得发慌。

“少夫人,求您跟奴回去,现在这世上只有您能救郎君了!”

锦宁还能怎么办。

活生生一条人命,她哪里敢耽搁,连行李都来不及收就赶回了谢家。

她是生气的,气谢韫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想邦邦给他两个大逼斗清醒一下。

可当回到谢家,看到青年的第一眼,她只剩下心口满涨的艰涩复杂。

谢韫正昏睡着,脸色几近透明,唇畔也没半点血色,紧闭的纤长睫毛覆在眼睑,安静的,脆弱的,像快要支离破碎的精致瓷器。

锦宁在床边坐下。

望着那苍白病弱容颜,她忍不住,伸手,放在他鼻尖试探。

……还有气。

她提起的心稍稍放下来一点,又觉得自己好笑,他是病了又不是嘎了当然还有气。

收回手时,昏睡的青年睫毛轻颤了两下,竟在这时睁眼醒了过来。

他微阖着眼望向锦宁,竟不惊讶也未露什么喜色,只是无比虚弱地哑声呢喃了句:“怎么还是在梦里。”

锦宁喉咙发涩,有些语噎。

他看到她,就以为还在做梦吗?

面对一个身娇体弱、颜值超高的男版林妹妹,锦宁莫名有点难受。

沉默了一会,她用最软和的嗓音轻道:“为什么不吃药。”

谢韫愣了下,微阖的眼皮睁大,似是诧异难以置信,直直盯着锦宁眼也不眨。

随即极快地摸到她的手,死死攥在了掌心里。

“卿卿……”

“咳、咳。”

眼看他苍白无力的一张脸,颓丧的眸子闪烁起了星光,宛如死气沉沉的枯木又逢春意,陡然有了生机,撑身坐起来时又引起了一阵咳嗽,锦宁忙去扶他。

谢韫靠在床头,紧紧盯了她一会,却忽地淡下眉眼转开了脸。

青年不笑时有些冷淡,薄唇抿直泛白,病哑的嗓音透着疏离。

他道:“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做什么。”

可说这话时,他骨节清晰的手掌分明抓着她纤柔的手不放分毫。

锦宁由他动作,只道:“我没走,只是在会馆里住了几天散散心,然后碰巧见到秋月,她说你身体不好了,我就回来看看。”

谢韫唇角轻勾了下。“是回来要我写和离书,对吗?”

她抿了抿唇未答。

这时秋月端着熬好的药走进来,看了两人一眼,行了个礼,将药放到桌上便又退出去了。

锦宁想抽回手起身。

可刚一动,那只看着骨瘦苍白却宽大的手,倒是有劲,哪里像个病入膏肓的,反将她抓的更紧,都有点疼了。

锦宁有些无奈:“松开手,我只是去给你端药过来。”

谢韫面容愈显憔悴,瞧着便有些脆弱可怜。

他看着她发问。“看我喝完药,你就会离开,对吗?”

“……”

“那你现在就走吧,我身体没什么大碍,你不必放在心上。”谢韫说着松开了她的手,看向别处。

锦宁没吭声,起身似要离开。

然而刚迈了两步,身后有细微响动。

不等锦宁回头,谢韫已然从后方倾身抱住了她。

他半束的发有些散乱,更显病容,清瘦脊背弓着,双臂牢牢将人揽住按进胸怀中,几乎是将她箍疼的力道,那样紧,像是怕她跑了一般。

“别走。”

“你就看不出来我是在说谎话,还是你真的一点不在意我的死活?”

“这具身体一点也不好,病入膏肓了,快死了,离了你不久后便会干枯腐烂,沦为冢中枯骨。”

“这世上只有你能救我。”

“所以,不要走。”

锦宁浑身僵硬,两人‘成亲’大半年,还从未有过这种拥抱。

青年气息是温热的,掠过她耳畔。

他哑声倾诉着难以自控的爱意,一字一句,在她耳边,最后不停地一遍遍喃喃重复着乞求——

“卿卿,求卿卿怜我。”

“卿卿怜我……”

锦宁心跳也是乱的慌的。

她下意识挣动,却又担心对方身子骨太弱,不敢真的用力,怕再一肘子把人给顶升仙就遭了。

犹豫了片刻,她咽了咽喉咙,故作镇静:“你是谢韫的哥哥,我是他生前爱人,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这样。”

“是,不能,也不该。觊觎亡弟心爱的女子,我枉为人兄。”

“在遇到你之前,我自诩一身端方清白,从未做过离经叛道之事,也从未想过此生还会识了情爱,”谢韫握着她的肩转过身,气息虚哑却难掩深情,“可遇到你之后,才知道情之一字不讲道理,我也甘愿做一个无耻小人,为此,遭受天谴、世人唾弃也无妨。”

锦宁语塞,又觉得神奇。

又是一个恋爱脑。

谢家兄弟俩气质脾性瞧着是大不相同,这方面倒都是个顶个的恋爱脑。

还都让她一个人前后碰上了,这真就很难搞,她到底是哪一点吸引这兄弟俩的?

“先把药喝了。”她拂开他的手,刻意回避不谈。

谢韫绷着苍白的脸,轻轻摇头。“我喝了你就走了,我不喝。”

锦宁眉头蹙起:“我暂时不会走,你如果不喝药,我现在就走。”

“不要,我全听卿卿的。”

说完谢韫身体却晃了晃,像是太过虚弱,撑不住要摔倒。

锦宁下意识伸手,下一瞬青年便娇弱不能自理似的扑压在她身上。

谢韫个子高,压过来的时候,她只能张开手,抱住他的腰身堪堪接住。

而对方两只手臂环过她肩身,脸埋进她颈窝,外人看着,分明是相依偎紧抱的姿势。

“没事吧?”

锦宁到底还是紧张他的身体,完全没发现在她看不到的一面,谢韫嘴角轻勾起一抹得了计的笑弧,继而又病歪歪地贴在她身上,喘了片刻才堪堪稳住身体,锦宁见此连忙把他扶回床边半躺下。

“当真是不中用了,使不出一点力气来。”谢韫看着她递来的药碗,用虚弱的气息,“这药,卿卿你来喂我喝好不好?”

“…………”


“哎呀说这干什么,当时在谢家我生病,如果不是你拿钱给我买药,我可能早就死掉了。”

刚穿来时这具身体很虚弱,经常生病。

有一次最严重的锦宁感觉自己看到了太奶在招手,方家人不会在意一个婢生女的死活,只有方明月伸出援手,因此她是真心将她当姐姐待。”

锦宁第一次当媒人,还觉怪新奇有趣的。“过些日子侯府的赵夫人办春菊宴,张、宋郎君都会去,到时你见着若有一个合眼缘的,我再给你们牵线。”

方明月感激又羞涩。

两人从脂粉庄出来就没再逛了,各自回家。

丫鬟小翠高兴的合不拢嘴。

“太好了,三小姐真好,挑了两个这么有钱的郎君给您,小姐这下能脱离苦海,过上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了!”

方明月脸色却不如在锦宁面前好看,甚至有些轻蔑不快。

她冷笑:“她好?张家再有钱,不过就是个商户。”

前朝商人地位最是低下,到了本朝因着政策改革倒是有了些好转,但怎么说也登不了台面!

“宋家倒是走官途,却也只是个无名小吏……”方明月闭了闭眼,吐出一口郁气,“我这妹妹,自己嫁了个名门望族,给我挑的却是些无权无势的小户,哪里是好,分明是居高临下的施舍啊。”

小翠暗皱了皱眉,有些惊疑。

她竟是没想到这么多,三小姐真是这样吗……?

“可三小姐说您能做正夫人呢!”

方明月张了张嘴,几次都没说出话来,最后只轻轻落下一句,含着些不甘。

“如何能比得上谢家。”

过了些时日,春菊宴上远远看了几眼,方明月表示对那走官途的宋家郎君更倾心些。

锦宁思忖一番,决定先问问病弱夫君。

临到傍晚,云卷落日,天际泛着金色光芒。谢韫从兰台下职回来,锦宁趴在窗沿看到。一脸甜笑地跑到院里迎上去。

“夫君~”

“回来啦。”

她挽上谢韫的手臂,柔嫩嫩的手指又自然抓了他宽大清瘦的手掌:“累不累,辛苦了哦。”

谢韫歪头看她,眉梢轻轻一挑。

回到家便有心爱的卿卿迎上来,唤他夫君,还软软地靠过来,谢韫心里瞬间充盈起极大的满足和愉悦来,眉梢眼角都染上了温柔似水的笑意。

真好。

卿卿所爱是他。

他们会如寻常夫妻,恩爱渡过一辈子。

谢韫反将她的手整个握在掌心里:“倒不觉得累,只是一整天都在想你,处理官事时都有些心不在焉,难以专注。”

他嗓音自是温柔,每个字眼都清晰而轻缓,透着缠绵勾人的缱绻情意,直听得人耳朵发酥,心头乱跳。

锦宁听这就又有点羞耻。

他怎么整天脸不红心不跳的张嘴就是情话?

“你别肉麻了,说的这么夸张,”她嗔他一眼,“不、正、经。”

谢韫弯唇轻笑,凑近她脸颊要亲下去:“真的,做什么事都不耐烦,只想快些回来和卿卿待在一起。”

锦宁也没躲,让他亲一下。

可谁知他不满足,还要亲嘴巴。

院里站着不少下人,都有些惊奇,头一遭看到平日温和斯文的郎君,竟还有这么轻浮孟浪的一面,怪羞人的,有婢女看得红了脸。

锦宁避开,用手肘顶了他一下,“这么多人呢。”

谢韫抬眼,目光一扫周遭,下人们立时低下脑袋各自忙碌。

他稍稍端正身子,嘴角含笑,也未再做放浪之举,牵着锦宁快步回了屋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