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医毒双绝小狂妃

医毒双绝小狂妃

钰米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心然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医生,因为一场意外不幸殒命。再度醒来之后,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王朝,成为了貌丑无颜且花痴的王妃。原主不受宠爱,还差一点被白莲花陷害身败名裂。楚心然在了解完原主的经历后,使出了杀手锏,这点伎俩也敢在她面前跳脚?

主角:楚心然,李修寒   更新:2022-07-16 00: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心然,李修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毒双绝小狂妃》,由网络作家“钰米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心然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医生,因为一场意外不幸殒命。再度醒来之后,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王朝,成为了貌丑无颜且花痴的王妃。原主不受宠爱,还差一点被白莲花陷害身败名裂。楚心然在了解完原主的经历后,使出了杀手锏,这点伎俩也敢在她面前跳脚?

《医毒双绝小狂妃》精彩片段

南林王府,柴房内。

“周嬷嬷,你们今日想要屈打成招......王妃没有偷人!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奴婢绝对不从!”

“不招是吧?不招就给我往死里打,不怕你不招!”

楚心然的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稍微动一下手指头便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散了去。

她勉强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场景、旁边聚齐起来的人便木然起来。

无数的记忆碎片在脑内开始拼接起来。

离谱,她居然穿越了!

还穿越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胖子身上,居然被人暗算,让自己的夫君给关到了柴房里头!

楚心然叹气一声,看着这粗如木棍的手指,手腕上还有赘肉跟着晃晃悠悠,心下便一阵语塞。

“啊——王妃,奴婢誓死护您……”

就在此时,身旁再次传来陪嫁侍女夜雨的惨叫声。

楚心然眼神一暗,手掌撑地将身子挑了起来,捡起地上尖锐的树枝便笨重的撑着身体朝人中冲了过去。

“她.......她醒了,周嬷嬷当心!”正在行刑的人看到楚心然肥胖的影子,惊呼一声。

不等周嬷嬷回过神来,楚心然已经暗柱了她的手,将手中尖锐的枝条毫不客气刺入周嬷嬷的手中!

血色当场四溅,屋内周嬷嬷的叫喊声直接盖过了夜雨的。

待人回过神一看,竟发觉她的手已经被死死钉在了木桩之上!

“啊——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王爷知道了,定饶恕不了......啊!”周嬷嬷话还未说完,楚心然便赏了她一掌。

这吨位的巴掌下去,力量可是没几个人能受得了的!

“周嬷嬷,你真是糊涂了。我可是南林王府除了王爷之外最尊贵的人,你以下犯上,今日我就是赐你死罪,也不为过。”

楚心然不紧不慢开口,威严顿显,院内一众行刑人等皆面面相觑。

她们哪里见过这样的楚心然?

平日里她肥的像头猪,在王府之内并不受宠,性格也懦弱得好欺负。

当初她被关进柴房,本只是王爷说要让她面壁思过,冷静冷静,关两天就得放出来的。却不曾想,李修寒的青梅竹马元卿云竟然怂恿了这位嬷嬷前来将原主打死!

“元姑娘为了逼死我这个王妃,真是大手笔啊。”楚心然轻拍双手,便发出如鞭炮一般的响声,她的身上伤虽疼,却也不算碍事。

原主没有一点身手,可她是有的!

周嬷嬷是脸色直发白,浑身都在颤抖着,还硬要说话:“你......你莫要胡来!否则老奴就去禀告王爷!”

“禀告王爷?去啊。”楚心然勾起唇角,戏谑看着周嬷嬷。

她心疼的瞥了眼躺在一旁奄奄一息的夜雨,接着,犹如阎王般的一步步靠近周嬷嬷,挑起她的下巴,用那双粗壮的手将她整个嘴全部撑开——

居然硬生生地拔下了她的牙齿!

一颗接着一颗,血液与嘴腔里的黏液交错在一起,味道熏人,恶心极了。

楚心然却仿佛感觉不到!

她笑眯了眼,甩开周嬷嬷的脸,满意的打量着:“来,嬷嬷你不是要去告状吗?我看看这下你牙齿全无,用什么说话。”

周嬷嬷怒瞪着双眼,整个人半趴在地面上,手上那根枝条还依旧在挂着。

“哦对了,我差点还忘了这茬呢。”猛地伸出肉手,硬生生将那枝条再次拔出!

这一次,周嬷嬷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她垂下眼眸,说道:“周嬷嬷,我的侍女就先交给嬷嬷照顾一下,我还有事要去处理,回来之时若发现夜雨少了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

随后眉眼向上一挑,瞧着一旁的婢女:“给你个机会,说出指使之人,我留你一条贱命。”

婢女“咚”的跪下来。

“我说我说!王妃别冲动......是元姑娘身边的彩绿姑娘让周嬷嬷带人这么做的,这份供词也是她命人防了夜雨的字迹,这里头都是说王妃跟那个马夫的事情。”

哼,这下看她还有什么可逃之处。

楚心然转身离去。

每走一步,都仿佛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这原主简直就是个蠢到家的废物,长得又肥又丑,还是个大花痴,明知道他有一个白月光青梅,当初还非要与李修寒结为夫妻。

更离谱的是,她竟然是用将军府的权势逼迫李修寒强行娶她!

这种婚姻,怎会有幸福二字?

这李修寒对她还算是仁至义尽了,就是那元卿云不安分罢了。

念及至此,撞飞了柴房的门,照着记忆中的路狂奔到元卿云的院子中。

院内传来“咚咚咚”的走路声,不用猜都知道是谁来了。

一群奴婢眼里顿时轻蔑地不行,更有甚者还翻了个大白眼。

为首那丫鬟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率先走了出去。

刚踏出门,便被一个大肚子给撞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哎哟。”

楚心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阴沉开口问道:“彩绿何在?”

奴婢气冲冲的从地上爬起来,随意抹了把脸上的污秽,双手叉腰望着面前满脸麻子的楚心然道:“我便是!王妃不好好在柴房思过,竟跑到这里来作妖,小心我……啊!”

楚心然二话不说,一跃到彩绿的后头将她整个人按到地上,另一只手拿出碗的碎片狠狠扎入彩绿的舌头之中。

血色四溅,吓得当场的婢女大惊失色,纷纷尖叫起来。

元卿云听到院内慌乱的声音,立即起身走出门,看到楚心然手中皆是血,而彩绿的模样更是恐怖。

她一阵心惊肉跳,问:“你疯了吗?!也不怕王爷废了你!”

楚心然抬头上下打量一番,这元卿云确有几分姿色,长得妖而不艳,肤若凝脂,是个男人都会为之心动。

可惜了,家世不高,想要进南林王府,简直是在做梦。

“废我之前,还需问元姑娘的婢女话呢,对我的婢女屈打成招想要给我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你好狠的手段啊。”

楚心然歪着嘴缓缓开口,一脚毫不客气踩在彩绿的手上,院内顿时传来清脆的咔嚓声,彩绿的脸都变了颜色。

“彩绿!”元卿云直发颤,开口就破了音,这是她身边最得力的心腹丫头!“快快抬脚,你这身量彩绿哪里受得了!”

楚心然蹲下身子拔出碗片,彩绿的嘴里鲜血淋漓,舌头算是废了,以后大概也不能够讲话了。

“你还有心思担心她?不如想想你自己?你派人诬陷我,还动用重刑,逼我手下的人屈打成招,不会以为我会放过你吧?”

元卿云几乎浑身都在发软,扶着墙才勉强站稳。

“云儿!”

就在楚心然打算动手的时候,从她的身后传来低沉有磁性的声音,转身一看,不正是她的好夫君李修寒吗?

此人倒是玉树临风,面相硬朗,气度不凡,可惜是个瞎了眼的!

李修寒黑着脸绕过楚心然,上前搂住了元卿云,脸上皆是心疼的神色,指着楚心然便道:

“看来王妃不仅大胆,还善妒,残害下人,南林王府再留你不得,来人,备纸墨,本王当即休妻!”

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楚心然脸上的肉都笑得抖动起来了。

“哈哈哈哈,休妻?”楚心然狠毒盯着李修寒,“你也配?”


“休妻你想都别想!只能本姑娘休夫!”楚心然抬高了双下巴,像是不知自己那张丑脸有多招人厌,那副无所畏惧的神态是彻底惹怒了李修寒。

李修寒周身气压猛降,语气中暗夹山雨欲来之势,“王妃失心疯了,把人带下去,看管好。”

“怎么王爷是耳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我说,我、要、休、夫!”楚心然面对围过来额侍卫岿然不动,一字一句冷声道。

“王妃,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哪有休夫这种事?你快和王爷服个软,不要再闹了好不好?”元卿云假惺惺劝道。

楚心然冷笑一声:“王爷不守夫德在先,又目无皇家赐婚,任由什么阿猫阿狗来欺辱我这上了皇家玉牒的王妃,如此品行,怎配做我的丈夫?”

李修寒身旁的气场仿佛能凝结成冰:“你偷人在先,又犯七出之善妒,倒成本王的错了?”

李修寒听着楚心然这一通话,眉头越皱越紧,这肥婆是怎么了?一口一个休夫,还敢骂他?!

这还是那个天天围着他转,扭着一身胖肉只知道矫揉造作,没脑子的楚心然吗?

楚心然伸手掏出刚才那嬷嬷要夜雨画押的纸,胖手拿着那染血的碎瓷片直指元卿云:“你身边的元姑娘,指使手下屈打成招的谎言,难道要我当面拆穿吗?”

谁知那李修寒连看都没看那状纸一眼,“云儿绝不可能做那样的事,你今日要是敢害云儿,本王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修寒原以为这般会让楚心然害怕,却不曾想她那张油乎乎的大饼脸上,竟然半点恐惧都没有。

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再无半点爱慕与痴恋,有的只剩愤怒与厌恶!

楚心然毫不畏惧的直视回去,“王爷,我不过是喜欢你罢了,未进府前我从未害过谁,为何进府之后便成了十恶不赦的人?”

这男人,不仅瞎,还蠢,比原主还要愚蠢!

只要李修寒细想便知,她进府后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是由元卿云操纵,可他却偏万般包容这青梅竹马!

果然,李修寒的眼神还是不由痕迹得动了一下,清明片刻但瞳孔又迅速微散,仍旧低沉着脸道:“还不是你善妒!你瞧着本王跟云儿交好,便处处刁难云儿。”

楚心然敏锐的察觉到了李修寒这一变化,心下微惊,细细看去竟真的在李修寒的瞳孔上方发现一条红线,若非她六感过人,否则当真发现不了。

她撩拨着自己的长发,手指微动,一些细丝粉末悄然飘出:“那王爷您便自行决策吧,只要王爷同意本姑娘休夫,我便在父亲的面前美言几句,不追究王爷和元姑娘的责任了。我等着你来求我。”

正打算转身离去,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又停住,缓缓回头。

“提醒王爷一句,我现在还是王妃,还请王爷好吃好喝供着,还有各种药品也要按时送到凤溪阁。谁敢再给我们主仆使绊子,就别怪我亲自动手折了她。”

一阵冷风袭过,冻得元卿云氏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从楚心然的眼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意。这个傻子今天到底怎么了?难道真的开窍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