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王权帝婿

王权帝婿

一剑封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李不凡离开妻儿独自北上,这么多年来,他浴血奋战,如今已经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在一场大战中,他身受重伤,有幸捡回一条命,可世人却传言他已经阵亡。当李不凡再度归来,发现那个温馨的家已经不在。岳父跳楼身亡,妻子不堪受辱自尽,一双儿女四处流落……

主角:李不凡,吴寒月   更新:2022-07-16 00: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不凡,吴寒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权帝婿》,由网络作家“一剑封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李不凡离开妻儿独自北上,这么多年来,他浴血奋战,如今已经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在一场大战中,他身受重伤,有幸捡回一条命,可世人却传言他已经阵亡。当李不凡再度归来,发现那个温馨的家已经不在。岳父跳楼身亡,妻子不堪受辱自尽,一双儿女四处流落……

《王权帝婿》精彩片段

“叔,叔叔……”

“请问这里能办理……孤儿证明吗?”

“这是我外公、外婆的死亡证明,还有我妈妈的……

“不,不过可能需要过几天才能下来。妈妈的证明,我今天才带妹妹去办。”

民政部门柜台下,一个看着不足十岁的小男孩,手里紧紧拽着两张褶皱的纸张。

他脸蛋稚嫩,脸上看起来没有什么悲伤之色,但是那只拿着死亡证明的小手却因为力度太大已经没了血色。

工作人员都听懵了,他看了眼电脑,“你……你爸爸呢?”

男孩哀伤的垂下眼,“叔叔,我爸爸他……早些年去当兵,为了保卫国家战死了。”

“那你其他家人呢?”

“都没了。”男孩回道。

妈妈死了,外公外婆也都死了,他早就没有家了。

“这……”工作人员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看向男孩身后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大小,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瘦小饥弱,那一双眼懵懂无辜的睁着,仿佛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将来又会怎样。

工作人员默哀几秒,有点动容,“你是叫李相濡对吧?”

“嗯。”

小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递给他两张孤儿证明,红着眼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李相濡,以后你就是大人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妹妹,知道吗?”

小男孩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随后抬起头咧嘴一笑,“叔叔,知道了。”

“谢谢你。”

李相濡郑重接过孤儿证,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

爸爸去当兵前就告诉过他,爸爸走了,以后这个家就是你来当顶梁柱了,记得照顾好妈妈和没出生的妹妹。

李相濡郑重接过孤儿证,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

可是……

李相濡紧紧的拽着那两张孤儿证,在转身的瞬间,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可是爸爸啊,我没有照顾好妈妈!

看着两个小孩离去的背影,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收起哀伤之色,身边便响起了同事紧张的声音。

“郭平,你不知道这两个小孩是谁吗!”

“给他们开证明,你怎么敢的!”

郭平苦笑着回过头,他怎么会不知道?

李相濡、李以沫,吴家的大少爷大小姐!

这要是放在一周前那可都是顶天的人物……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一周前了。

就在六天前,吴家因为得罪了市里最大的财阀,整个家都被人一把火给烧了。

听说……吴家的老爷,也就是李相濡的外公,为了保护这两个外孙,自愿跳楼而死。

那财阀答应他,只要他死,会放过吴家一家,可谁又知财阀本就是冲着吴家的大小姐去的。

听说那财阀的恶少把那大小姐给活活糟蹋了不说,还让一群小弟轮流上,还给录了视频,本来想让那大小姐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成为他豢养的一条狗,但谁知道那大小姐性格刚烈,直接就从楼上给跳了下去。

那大小姐,就是李相濡兄妹的母亲!

“郭平,你敢帮他们兄妹,那就是跟那叶家作对,你这不是连累我们……”

“行了!”

郭平怒视着同事,“我还就不信这天地间已经没了王法!”

“我就是正常给走个孤儿证,难道还有什么错了不成!”

“切,你说的是好听,那两野孩子爸爸的档案都查不明白,这可不是正常走流程。”

郭平看着电脑有些发愣,因为在电脑上有着一份绝密档案,整整打了五颗金星。

这代表着只有司帅以上的级别才能查看。

而这份档案,正是李相濡兄妹爸爸的!

……

是夜。

江南机场,一架客用飞机稳稳停在跑道上,人.流如鱼龙而出。

人群中,一个穿着墨绿色大衣的男人正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他胡子拉碴,是属于放在人群中都不起眼的。

唯一违和的是,在男人身后跟着一个身穿军装的靓丽女军人,女人肩上的星星足足有三颗之多。

而她,小心翼翼的跟着男人,甚至不敢上前,仿佛生怕挨得太近让男人反感。

这对奇怪的组合就这么往机场内走去,直到在出口处男人回过头。

“小柔,你该回去了。”

“军主……”

被呼做小柔的女军官站的笔直,眼中却满是不舍之色。

李不凡摆了摆手,“都退了,就别用军中那套相称了,送了一路了,也该到头了。”

李不凡笑着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多少留恋,反倒是看向机场外的眼神中多了一些柔情。

离家六年,是时候该回去了。

李不凡将手举过头顶,随意的摆了摆,就当做是告别,随后便涌入了排队出站的长龙中。

可是回家的路好像并不平坦。

随着他站在检测机下,一道尖锐的声音瞬间划破整个嘈杂的出口大厅。

“滴滴滴!”

刺耳的声音没有随着李不凡跨过而停歇,反而更加的尖锐。

一旁的保安瞬间抽出警棍,脸上满是紧张之色,安检人员更是下意识退后,手猛的指向李不凡的身躯。

“你身上带了什么尖锐的东西,站在那别动!”

李不凡将手插.入口袋中,他本意是想将口袋翻过来证明清白,可他这个动作让保安更加紧张!

“手拿出来,别动!”

李不凡没有动,因为他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危险物品,但他清楚这个机器为什么会响。

严格来说,他身上确实有一些铁质钢质的东西……

“我让你把手拿出来,没有听到吗!”

保安一手拿着警棍,一手拿着对讲机,“请求支援,请求支援,一号出口有可疑人员,身上可能带有危险物品!”

保安说完,直接朝着李不凡走了过去,那双手更是在李不凡身上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

当确定李不凡身上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后,保安的警棍反而直指李不凡的鼻尖,“把衣服脱下来,我怀疑你在身体上藏了东西!”

李不凡眉头微皱,“没这个必要吧?”

“我让你脱你就脱!”保安的语气更加凶狠。

李不凡只是冷淡的扫了保安一眼,随后便将整件T恤拉了起来。

随着他将T恤握在手里,四周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不凡身上伤疤交错,如爬满大大小小的蜈蚣!

除了胸口那道直至腹部的刀疤,其余大大小小的伤疤足有几十道!

这哪是能在活人身上见到的伤疤?

说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也不为过吧!

“呼叫支援!”

保安按着对讲机猛的大叫一声,手上的枪直指李不凡头颅!

“所有人散开,散开!”

“你给我抱头蹲下!”

保安不停大声呼喊着,李不凡却是不为所动。

抱头蹲下?

这个姿势太过耻辱,从军六年,他经历过太多太多,但还从没有抱头逃窜过。

且抱头蹲下,这是罪犯才该有的姿态。

“这些伤疤,不是因为……”

“给我闭嘴!”

保安怒斥一声,一脚踹在了李不凡的屁股上,手上的警棍更是朝着李不凡的头颅敲了下去。

只是警棍还没落下,一只雪白的小手便落在了警棍前。

“你敢!”

薛柔站在保安面前,身上那白色的披风犹如大雪遮身,可却如何也遮不了肩上那闪耀的三颗金星。

薛柔站在边上看了许久,她想让军上安安心心的退役。

可是有些人就是没有一点眼力见!

一个穿着军大衣的普通男子,尤使他再普通,但身上的军大衣就已经代表了他经历的一切。

一个退役的军人,身上的伤绝对是来自于他的敌人,更不该被看做穷凶极恶之徒!

“长官……”

保安有些心虚的看了薛柔一眼,“我也是秉公处理,他身上的伤疤这么多,我以为是什么……”

“歹徒?”

薛柔怒视这保安,将保安心中的两个字说了出来。

同时也把所有人心中想的两个字说了出来!

看着群众那一个个害怕的眼神、警惕的模样,薛柔有些感到不平。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你又知道他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

“又可知他身上的伤是从何而来!?”

薛柔的目光从保安身上扫过,那原本就冷冰冰的面容变得更加冷了几分。

“他……”

“小柔,好了。”

李不凡的手落在薛柔的头上,顺手将衣服套了起来,“人家按规章办事,也没什么错。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哪用得着人认识。”

“不过,以后出手可别这么重。”李不凡看了保安一眼,拍了拍屁股。

“走了。”

李不凡摆了摆手,看向机场外的目光只有期待。

离家六年了,不知道老婆过的好不好,还有自己家那个喜欢吵闹的好大儿也该得有九岁了吧。

离开这么久了,对相濡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呢。

对了,还有那没有出生的小公主,以沫。

“会很像她妈妈吧,像她妈妈才好,大眼睛高鼻梁,像我可就毁了。”

李不凡揉了揉自己的脸蛋,脑海中仿佛已经有了见面时的画面。

这一切,该是多么的美好。

看着李不凡大步走出的背影,小柔的拳头死死握住,军主,还是这样!

干嘛连一个正名的机会都不给她。

要知道李不凡身上的伤疤,就没有一处不是为了守护国家挨的!

整整六十八道伤疤啊,用那老军医的话来说,这人他妈能活着,就是奇迹!

而李不凡,就是用他的血肉之躯,铸就了大夏六年无人敢侵的奇迹!

有李不凡在,这六年,一个敌寇都未敢踏足大夏的土地。

大夏,足足安稳了六年了!

而他……却是连一点功都不想往身上揽。

“长官……刚才是我冲动了。”保安有些愧疚的低着头,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薛柔。

“能问一下刚才那位长官,叫什么名字吗?”

“李不凡,你也可以叫他……李无敌。”

“李无敌!”

保安全身猛的一震,所有群众的目光也在瞬间聚集在了那个不起眼的背影上。

李无敌,于六年前入部队,大小战役刚好百起。

百战,百胜!

于前日,杀穿雄鹰国进攻,以一当万,率三十万,破百万大军,成就无敌传说。

被大夏民众称为,无敌将军。

而这一刻,他们仿佛明白了什么,这无敌,这份六年太平,是这个男人用身上的一道道伤换回来的。

他们也明白了,为什么方才薛柔会这么气愤。

保安看着这道背影,喃喃了一声,“对不起。”

……

机场门外。

两个小孩正四处张望,小女孩紧紧跟在男孩子身后,男孩子的目光却落在那些带有食物的行人身上。

他们已经饿了有好些天了。

最近一次进餐,还是一天前小男孩李相濡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他也不想让妹妹吃这么肮脏的食物……可从小的教养让他低不下头颅去学人乞讨。

哪怕教他无论如何要扬着头颅的那个人模样已经模糊,但他的话,他记得。

因为妈妈说过,爸爸是全天下最厉害的英雄。

爸爸,是为了这个国家牺牲的,他们不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爸爸只是化成了英灵继续守护这片土地。

突然,李相濡眼前一亮,目光聚集在了凳子上那半份还没有吃完的肯德基上。

“妹妹以前最喜欢吃炸鸡翅了。”

李相濡狠狠吞了吞唾沫,他已经有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的他用饥肠辘辘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他反过头,摸了摸以沫的脑袋,“小以沫,是不是饿了。”

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这个其实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哥哥。

“那哥哥给你去拿吃的。”

李相濡悄悄的靠近那条椅子,手快速朝着凳子上的肯德基摸了过去。

当食物落入手中,他迫不及待的递给身后的李以沫,“妹妹,你吃。”

随后他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可香了!”

“嗯!”

以沫用力的点了点头,刚想抓着那半只鸡翅往嘴里塞,整个手却突然被人抓住。

以沫恐惧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可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中年男人愤怒的看着以沫,手直接朝着以沫的脸扇了过去,“小叫花子,你敢偷老子东西!”

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在脸上,李相濡连忙抱住了以沫的脑袋,他用自己的身子去挡。

可过了好一会他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当他反过身时,一道雄伟的身影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


李相濡将以沫的小手从中年男人手上扯出,然后感激的看着那位出手相救的大叔。

还好有好心人帮忙,不然今天他肯定又得挨打了。

“你要管闲事?”

中年男人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整个面目变得凶狠起来。

“兄弟,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动手就别了。”

李不凡笑着松开中年男人的手,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放在中年男人手里。中年男人见有人出钱,骂骂咧咧两句就离开了。

李不凡反过头,看着李相濡这张有些自然亲近的脸,当看向以沫时,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这小女孩的脸蛋。

“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为什么流浪,但不要偷东西知道吗?”

“要是不知道去处的话,可以去孤儿院的。”

李不凡松开以沫的脸,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放在了李相濡手上。

“以后不要做坏事了。”

李相濡呆呆的看着李不凡的面孔,这一张普普通通的脸蛋,却让他感觉到无比的熟悉。

可是,他却记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了。

“谢谢叔叔。”

李相濡道了一声谢,把钱拿起来放在了李不凡的手里,“不过叔叔,我爸爸和我说过,不能平白无故收人好处的,我和妹妹……不是叫花子。”

“还有,我和妹妹的孤儿证已经下来了,过几天就会有人来接我们去孤儿院的。”

李相濡的话让李不凡愣了一下。

果然是孤儿吗……

可两个孩子还这么小。

可是这天下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流离失所的人不说有千万也得有八百万,他虽有安得广厦千万间之宏愿,但作为一个军人,他知道,他能做到的只是寸土不让。

这些不幸,他管不过来的。

李不凡皱着眉头,蹲下身子摸了摸李相濡的脑袋。

自己的儿子,李相濡,也该有这般大小了吧,要是寒月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也该有那小女孩大小了。

可能是出于同情,又可能是那份割舍不掉的血脉,李不凡从内口袋里掏出纸笔留下了一个电话。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找我。”

留下电话后,李不凡将手放下,起身转过了头。

归家之心似箭,他不想多停留,他也做到了他能做到最好的。

当看着李不凡背过身去,李相濡不知道为什么,抑制不住的张开了嘴巴。

“叔!”

李不凡转过头来。

“我没有做坏事,我不是偷东西吃,我是看那叔叔走了很久了,以为那吃的已经没人要了。”

听着小男孩的大声解释,李不凡笑着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语罢,李不凡转过头去,摆了摆手做告别。

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李相濡小手死死拽着衣角,像是失去了什么。

方才,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一个陌生人解释一番。

……

晚八点二十时分。

龙凤别墅区。

半山腰上,有一独栋别墅,这别墅原来是吴家大小姐吴寒月新婚的房子。

别墅外,有一个男人走进了院子,紧张的站在大门口,不停的整理着身上的衣衫,就连那衣领都已经不知道整理了多少次。

他太紧张了。

六年没有回家,他脑海中不停闪过画面,都是一家人见面的场景。

吴寒月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

惊讶?

兴奋?

亦或者是有点生气?

“应该是会有点生气吧?”

李不凡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紧张。

以寒月的脾气,肯定会怪他六年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家里打过,不过这也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谁又知道才入营队的他就被选进了特种部队……那训练的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

李不凡深吸了一口气,手指轻轻扣在门上,一连三声。

“叩,叩叩。”

“寒月,我回来了!”

李不凡大声呼喊着,生怕里面的一家三口听不着。

他的手上已经被汗水密布,他发誓就连领兵打仗干老鹰国时他都没有这么紧张。

“咯吱!”

门猛的被拉开,李不凡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欣喜之色。

“寒……大伯……”

李不凡看着眼前摆着臭脸的大伯,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

“大伯你今天来家里做客啊,那你先别说话,我想给寒月一个惊喜……”

“寒月?”

大伯怒视着李不凡,脸上满是凶狠之色。

“你这个畜生,也有脸提寒月!”

“这六年,你死哪里去了!”

大伯死死的盯着李不凡,眼里已经被愤怒给填满,“你小子当了逃兵!?”

李不凡当兵的第二个年头部队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李不凡战死了,现在李不凡没有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这小子受不了部队的苦,诈死,失踪跑了。

部队找不到人,所以判定为死亡!

这畜生玩意!

“滚!”

大伯怒吼一声,李不凡这畜生是没有死,可寒月她……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死去!

“大伯……你说什么啊,什么逃兵什么的……”

李不凡皱眉看着大伯,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作为一个百战百胜的将军,他……比任何人都能从话语中获取信息。

大伯的话,让他心惊。

“大伯,我先进去看看寒月,看看相濡那两……”

“我让你滚啊!”

大伯猛的推了一把李不凡,手猛的指向院子的大门口。

“你是跑了,你是苟且偷生活下来了,你知道寒月怎么了吗!”

“寒月她死了!”

“死了!”

最后两个字大伯用尽了全身力气吼了出来,李不凡整个人如被雷击,脑袋瞬间空白成一片。

寒月,死了?

怎么可能!

李不凡猛的抓着大伯的双臂,那眼睛犹如弑神的恶鬼,“你放屁,寒月她怎么可能会死,我在军中根本就没有收到这种消息!”

“你为什么要骗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