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持靓行凶

持靓行凶

平头阿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霍辰启回归豪门之后,整日被家人逼着相亲,可他对感情没有任何兴趣。一次意外,他结识了一个美艳的女人,初次见面,她热情地有些过了头。他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对那样的人产生兴趣,可现实却啪啪打脸。霍辰启逐渐发现,她身上有一种引人靠近的气质,让他再也移不开目光……

主角:温初玉,霍辰启   更新:2022-07-16 00: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初玉,霍辰启 的女频言情小说《持靓行凶》,由网络作家“平头阿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霍辰启回归豪门之后,整日被家人逼着相亲,可他对感情没有任何兴趣。一次意外,他结识了一个美艳的女人,初次见面,她热情地有些过了头。他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对那样的人产生兴趣,可现实却啪啪打脸。霍辰启逐渐发现,她身上有一种引人靠近的气质,让他再也移不开目光……

《持靓行凶》精彩片段

霍辰启在餐厅包厢跟人吃饭的时候,酒过三巡,听见外面大厅隐隐约约起了歌声。

穿透力很强,又冷清,简直像从天上飘下来,雪一样往天灵盖里洒。

他的便宜小老弟顾廷泽定神听了一会儿,随口道:“唱得什么?”

霍辰启没太在意,“放的老CD吧。”

酒一喝,大家就开始惋惜霍辰启:“你要是不走,多好的前程。现在成天跟这群奸商学,学得一身铜臭味儿。”

霍辰启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疤,无所谓地笑:“我要是不转业,我爸妈真能从延河大桥上跳下去。”

他一张脸锐利得摄人,眉高眼深,从额头到下颌线无一处不流畅,但额头有道一指长的疤,从左额一直划到右眼眉睫,硬生生断了那高隆的长眉。

偏偏他还不遮挡,剃了个直愣愣的板寸。

看着像他妈刚从里边出来的。

“你这疤赶紧去了吧。”顾廷泽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找人问了,你这疤能去得看不出来,别耽误找媳妇。”

旁边一兄弟就大笑,“你还别说,霍总就指着这道疤不找媳妇呢!”

霍辰启不置可否。他虽然没喝酒,但气氛热闹,整个屋子都燥。他起身开门出去透气,外面就是一楼餐厅,中庭一眼就能望下去。

刚进来时还空空如也以为是个摆设的台上,这会儿有个女人站在话筒前唱歌,腰细腿长,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脖颈像白丝绸露出来,姿态随意又闲散,光是个背影就看得人心头一紧。

食色性也,人之常情。

但霍辰启是出来透口气的,并不想这口气越透越紧。

漂亮女人很多见,不为奇,也不必起念头。用兄弟们的话说,霍大和尚可能是之前憋出了什么大病,投怀送抱都能坐怀不乱,以为自己意志坚定,其实就是沾点不行。

他一恍神间,突然楼下“啪”的一声脆响,几乎没有任何延迟,接着又是“啪”的一下更闷更重的响动。

再看,好家伙。

第一声响,是那个女人把啤酒瓶子在乐器角磕碎了,第二声响,是她把带着碎渣的玻璃瓶敲到了一个男人头上。

动作叫一个干脆利落快准狠。

那男人脑门霎时血流如注。

顾廷泽他们听见动静从包厢里出来,先看热闹,“这姑娘八成是被见色起意吃了豆腐,啧,够烈的。惹这种女人不是给自己找事嘛。”

顾廷泽事不关己打趣:“八成是遇上了头铁的……”

他边说边看那头铁的,那人脑袋血肉模糊,身躯摇摇晃晃,一看就是喝大了。

“卧槽!”他惊呼出声,随即就往楼下跑,“那他妈好像是我大哥!!”

“什么?!”兄弟几个跟着他往下走,自然是追不上他,语气还幸灾乐祸,“他大哥顾廷山,那是个狠人。刚从国外发了笔横财回来,已经无法无天了……”

霍辰启下去时,顾廷泽已经成功阻止他哥要把那女人就地正法的暴行。那女人穿着细带的高跟鞋,白皙的脚随意叠放着,黑裙下露出来的小腿直且白,斜斜地倚靠在吧台上,神情倦怠,一副事不关己的懒淡神情。

就好像刚刚拿着酒瓶子暴力开瓢的不是她一样。

那张脸,堪称冷若冰霜,艳若桃李。

不是那种耐看型,也不是那种气质型。

就是最简单粗暴的、最无可辩驳的狐狸精,持靓行凶往你脸上扑。


“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顾廷山一断片就发疯,醉的无法无天,气得肝胆俱裂,对着那女人喊,“跟我硬气是吧……到时候我让你生不如死……”

保安这时没到位,围观人群也没疏散,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句威胁。

那女人脸色变都没变一下,扫了围观群众一眼。

顾廷泽觉得丢脸丢到了姥姥家,用擒拿术扣着他大哥的胳膊,遥遥对着霍辰启喊,“霍哥,我大哥醉疯了。你先帮我把这姑娘弄走,我们会赔钱的……”

霍辰启觉得自己长得也不像个好人,不太能干这种活。但没办法,他只好上前,尽量很有礼貌地对着那女人说:“我替他道歉,这事是他的错,我们会赔偿您,能不能先请您离开……”

“你凭什么替他道歉?”那女人开口,眼皮都不掀一下,漫不经心地说,“我报警了。”

霍辰启一顿,竟然笑了笑,“那也行。”

那女人抬眉看了他一眼。

他离得很近,身姿惯常站得笔直,像是不动不摇的冷松。身上有点沾染的酒气,还有那股不可忽视的荷尔蒙气息,非常炽热舒服,像是太阳下要收割的金黄麦田。

他穿着很商业精英的黑色衬衫,贲张的肌肉线条像是潜藏的猛虎一样卧在衣服里,声音也很低磁。

温初玉就这么看了霍辰启好一会儿,突然勾唇笑了,抬下巴对外面的门示意了下,对霍辰启道:“送我回家。”

她之前一副冷艳高不可攀的样子,突然一笑,像冷玫瑰猝不及防盛开,让人眼睛里看不见别的东西。

霍辰启手摸上方向盘的时候,还在回想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温出玉坐副驾驶,也不系安全带。

他刚要提醒,听见她问,“你喝酒了吗?”

他以为担心酒驾,摇头,“没喝。”

“那就好。”他听见女人冷清清说,心里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又有一种更加奇怪的感觉。

“醉酒的人不行。”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句话。

下一秒,温初玉突然起身,脸上没任何表情,手一撑,压着车座位就扑过来。

一系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无比自然。

霍辰启不是没被人诱惑过,但从来没被人用这么一副冷淡厌倦的神情、慵懒随意的动作引诱。

他伸出手想要推开,但被轻轻地抓住了手腕。

对方一点儿力也没用,手是冷丝丝的,在他掌心轻轻挠着。

女人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眼睛雾气水起,像是雨淋后的篝火,烧起来先冒湿润的烟气。

“你做什么?”霍辰启的嗓音暗哑得像是一团暗火。

“你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被我开瓢吗?”她的声音轻飘飘的,细沙般一下一下往耳朵上洒,“他对我说,他看上我,让我开个价。”

空气中一股冷清清的香,淡却往鼻子里钻。

“他……他喝醉昏了头……”在这种情况下,霍辰启居然还能冷静思考。

“我不想要他。”

温初玉直勾勾地看着他,浓密卷曲的睫毛合闪着,眼睛里像是带着一汪马上结冰的水,又冷又欲,“我想要你。”


霍辰启的脑子终于“嗡”的一声燃爆了。

真不愧是曾经的钢铁意志,霍辰启在这种时刻,竟然还能猛地腾出一只手,把她两只手都一起钳住,一使劲把她提了起来。

她的体温偏凉,隔着衣服送过来冷意,后来又逐渐暖了起来。

是被他偏高的体温暖热的。

这个设想让他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咬着牙声音低沉,“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已经说了,我看上你。”女人的神色冷冷淡淡,像是雪山上的冰花一样遥远,眼睛里带着朦胧迷离的雾气,嗓音竟然还是平淡的。

她离得这样近,肩膀白得像是往外泼的牛奶,锁骨清凌凌的,锁骨那戴着一条正红色的珠子,雪肤黑裙红唇,活脱脱一个妖精。

“你什么目的?”霍辰启眯眼不友好地打量她,“想要钱?里面让你开瓢那个,也不缺钱。”

“他不行。”女人的声线很冷冽,一本正经似的,“我中意你。”

“我可对你没兴趣。”

“我不会缠着你,放心。”女人观看他的神情,逐渐加码。

霍辰启莫名其妙地觉得恼怒,“你才喝醉了吧?”

温初玉已经伸手,抚摸他脸上那道疤,顺着发根一直摸到冷硬的长眉。霍辰启的眉骨高而挺,眉压眼,一旦他从下方看人,就显得上目线特别凶,明明是俯视,却让人觉得心里发悸。

突然,有人在外面敲了敲他的车窗。

声音不重,但敲得霍辰启脑子当头棒喝。

温初玉倒是冷着一张脸看不出任何惊慌,雪白的手臂白得招摇,她若无其事地伸手整理裙子。

这是个什么女人?!

是这种事情做多了,脸皮才这么厚吗?

霍辰启的怒火又上来了,对着外面就冷喝,“谁?干什么?”

他声调一高,带出几分杀伐之气,听得外面的顾廷泽一愣,“霍哥,是我。我终于把我大哥弄走了。那姑娘你送回去了吗?”

没送回去,正在我车里。

霍辰启脸上一烧,面不改色撒谎,“送回去了。”

顾廷泽又问:“应该吓坏了吧?”

不仅没吓坏,还有闲心勾引我。

他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霍哥,你留她联系方式了吗?我想当面跟她道个歉,我怕大哥之后找她麻烦。”顾廷泽在外面不好意思地笑笑,笑意里带着一种又青涩又直白的羞赧,是个人一听就明白。

霍辰启的不知哪来的火更大了,对着外面就怒喝,“没留联系方式。滚蛋,让我自己待会儿。”

“靠,谁惹你了。”顾廷泽悻悻吐槽,转身走了。

霍辰启转过来看温初玉,语气有些不悦,“行啊你,本事不小。”

“我又不想理他。”虽然觉得他发火发得毫无道理,但温初玉愿意暂时哄哄他。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霍辰启拉下脸阴沉地看着她。

温初玉冷冷淡淡的脸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惊讶,“嗯?”了一声看着他。

“你真的……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