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又惊艳全城了

医妃又惊艳全城了

夏小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明月小的时候不幸患上天花,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脸上却长满了麻子,亲娘抛弃她,转身嫁去了城中的豪门顾家,一走十年对她不闻不问。顾家将苏明月这个其貌不扬的乡野丫头接回去,她名义上的娘亲,以及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处处排挤她,嘲讽她。殊不知,某人的身体里早就住进了一个现代天才医女的灵魂,岂是她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主角:钟离渊,苏明月   更新:2022-07-16 00: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钟离渊,苏明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又惊艳全城了》,由网络作家“夏小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明月小的时候不幸患上天花,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脸上却长满了麻子,亲娘抛弃她,转身嫁去了城中的豪门顾家,一走十年对她不闻不问。顾家将苏明月这个其貌不扬的乡野丫头接回去,她名义上的娘亲,以及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处处排挤她,嘲讽她。殊不知,某人的身体里早就住进了一个现代天才医女的灵魂,岂是她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医妃又惊艳全城了》精彩片段

云海国,东城,暮色初落。

一辆陈旧的马车哒哒穿过热闹的集市,向着城中的顾家跑去。

苏明月歪斜着靠着座椅,借着灯笼的微光看一本破烂的医书。

“月儿,光这么暗,别看了,小心伤到眼睛。”

说话的是苏明月的外祖母周碧玉,面带病容,眉目却十分慈祥温和。

苏明月听话的合上医书,抬起头来,露出她那张姿容倾国的面容:“好。”

周碧玉看着外孙女倾国倾城的面容,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苏明月小时候不幸患上天花,好不容易捡回了命,脸上却长满了麻子,虽然后来苏明月自己治好了脸上的麻子,但那时她早已经被亲娘苏宛如抛弃,养在乡下,苏宛如也改嫁进了城中的豪门——顾家。

之后,便是一连十年不闻不问,直到前段时间才突然来信,让周碧玉带着苏明月进城找她。

周碧玉摸着苏明月精致漂亮的脸,叹气说:“这顾家虽然有钱有势,但勾心斗角也多,我真怕你进去以后吃亏。”

长得太漂亮,有时候反而会招来祸端。

苏明月握住外祖母的手,展唇轻轻一笑,容色绝美。

“外祖母放心,谁也欺负不了我的。”

因为她早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原身苏明月了,她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天才女医科专家。

周碧玉仍旧放心不下,长长叹了口气。

马车这时停下,苏明月唯一的贴身丫鬟环儿开心掀开车帘道:“小姐,我们到了。”

车外,是一座豪华恢弘的私人宅院,可大门紧闭着,并没有人出来迎接。

苏明月淡淡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周碧玉,急忙拿出一张纱巾,挂在苏明月耳上,挡住她的下半张脸。

“月儿,进府以后,我们可要低调一点,免得惹麻烦。你母亲是改嫁进的顾家,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你要理解她。”

苏明月垂着乌黑浓密的睫毛,看着乖巧,却并未说话。

环儿上前去敲门,可她敲了半天,门里就是没有动静。

周碧玉也焦急起来:“怎么还不开门,不是说好的今天进府吗?”

她上前几步,隔着门大喊:“有没有人啊,我是周碧玉啊,是你家二夫人,苏宛如的母亲,我……”

“吵什么吵!?”门终于被两个小厮打开,他们不耐烦的看着这三个穿着寒酸老土的人,“你们是周碧玉和苏明月吗?我家大夫人说了,今天日子不吉利,不方便迎客,你们过几天再来吧。”

说完就要关门。

可这时,一只雪白纤细的手,轻轻抵住了门,那只手漂亮精致,白如明月,瞬间看呆了两个小厮。

两人目光顺着手臂,落到苏明月脸上。

虽然戴着纱巾,可那双露出的秋水剪眸,依旧令人无比惊艳,两个小厮瞬间红了脸。

“今天不吉利?”苏明月开口,语气不徐不疾,温柔似水,“可我偏要今天进去呢?”

两个小厮面露犹豫,拿不定注意。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也敢在我顾府撒野?”一道凶悍的声音这时响起,来人是刘嬷嬷。

她气势汹汹的推了一把周碧玉。

“叫你们滚就滚,哪来这么多废话,真是晦气,脏了顾府的门槛。”

周碧玉体虚,一下子就推摔了,重重跌在地上。

“老夫人!”环儿尖叫一声,急忙扶起周碧玉。

周碧玉脸色煞白,痛苦的捂着手臂,她磕到了手肘骨头。

苏明月脸色一冷,刘嬷嬷却不以为意,冷哼道:“客客气气和你们说人话非不听,敬酒不吃吃……啊啊!”

她话没说完,就被苏明月捏住了手腕。


“你敢推她?”捏着刘嬷嬷的手指纤白如玉,力气却极大,捏得刘嬷嬷骨头咯咯作响。

“臭丫头,你放开我!”刘嬷嬷怒道,“你个乡下贱婢,也敢对我无礼,我……”

啪——

苏明月一耳光打在刘嬷嬷脸上。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动我的人?”

刘嬷嬷被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苏明月抬手又是一耳光。

“一个嬷嬷,也敢骂我?我再不济,也是你未来的主子。”

“你你你……”刘嬷嬷满脸通红,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句完整话。

“现在,给我外祖母道歉。”苏明月扣着她手腕一拧一按,立马让她跪在了地上,“听到了吗?”

刘嬷嬷不肯,反而怒道:“好你个没礼貌的东西,我要和大夫人告你,你这样没教养的女人,不配进顾家大门!”

苏明月轻轻一笑,要不是外祖母想念女儿,想来顾家看看,她还真懒得来这个破地方。

“你们在干什么?”

这边的闹剧,终于惊动了顾家的大夫人,她带着一堆丫鬟匆匆赶来,目光锋利,狠狠刮在苏明月身上。

“苏明月,你好大的胆子!还不给我放手!”

大夫人面貌雍容,眼睛里一股不好相处的刁钻气势,皱着柳眉,毫不掩饰自己表情里的厌恶和轻视。

她身旁,还跟着一个穿着素紫长裙的女人,眉眼和苏明月有几分相似,正是苏明月的生母,苏宛如。

“明月,你在胡闹什么?”苏宛如快步走过来,着急的拉开苏明月的手,“这里不是你可以随便惹事的乡下,顾府是讲规矩的地方,不是什么市井街头!”

苏明月目光在苏宛如的脸上轻轻一扫,还是配合的松开了手。

苏宛如站在她身前,急忙转身对着大夫人行礼道:“对不起姐姐,是我女儿不懂礼数了,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训她的,今天的事情,还请您大人大量,不要和一个乡下野丫头计较。”

苏明月转了转手腕,听着苏宛如的话,意味不明的轻轻勾唇。

大夫人狠狠盯着苏明月,却是道:“她是太不知礼数了!刘嬷嬷是我身边的人,她也敢动手,不知天高地厚,来人!把这个苏明月给我绑到祠堂去,处藤条五十鞭!”

苏宛如大慌,她虽然也不喜欢这个十年未见的女儿,但怎么也是自己身上的肉,总不能看她挨打。

况且,这也是大夫人在打她的脸。

“明月,你快给大夫人认错,求她手下留情。”苏宛如焦急的催促苏明月。

苏明月唇边仍旧带着笑,语调轻缓,不徐不急。

“顾府来信,让我与外祖母今日来访,我们按约来了,可你们随意更改日期不说,还动手推我外祖母,这难道不是你们顾府有失教养吗?”

大夫人更怒:“你还敢顶嘴?”

苏宛如更急,使劲拉着苏明月的手腕,低声急道:“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叫你认错你便认,那五十鞭藤条可不是好受的。

苏明月轻笑,五十鞭藤条?

他们敢打吗?

苏明月手指微动,刚要拿藏在腰间的令牌,手便被周碧玉握住了。

周碧玉哀求的看着苏明月,小声说:“月儿,别让你母亲难做,你就认错吧,算外祖母求你了,好吗?”

苏明月收敛了笑意,外祖母是两个世界里,唯一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人,她愿意为外祖母做任何事。

可是,眼前这些人,配让她道歉吗?

苏明月皱眉,正难做,大门外忽的响起一阵马蹄声,有人喊道:“老爷和大少爷回来了!”

苏宛如眼睛一亮,马上小声道:“明月,一会见了老爷,一定要好好说话,向老爷求情,让他网开一面,懂吗?”

而大夫人却勾起唇,露出微妙的笑意,她立即上前去迎接,经过苏明月时,她停了停,声音突然柔和下来。

“小丫头,一会见了老爷,可得收敛收敛你的野脾气,免得在老爷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说着,她声音更加意味声长,“影响了你日后嫁人。”


顾府门外,停下了一辆四匹马的大马车,两个小厮快步上前去,摆好马凳,恭恭敬敬的迎接顾锐宽的回府。

顾锐宽年过五十,却不显老,眼神精干,唇边虽然没有笑意,看着却儒雅温和。紧跟着他之后下马车的是大公子顾邵炎。

顾邵炎更像大夫人一点,五官英俊,身如修竹,挺拔俊朗。

他站稳之后,伸出手,从马车里扶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一身紫裙,面容精致,一双杏眼楚楚可怜,端得是柔弱可人。

这个少女,是苏明月同母异父的妹妹,顾沐香。

三人一同进府,大夫人笑吟吟的上前道:“老爷,您回来了。”

顾锐宽颔首,目光扫过苏明月,意外的一愣,只觉得这个女子一双眼睛生得极其妩媚动人,哪怕是眼底神情冷淡,仍旧艳色不减。

“你是哪家的小姐?”顾锐宽平时应酬多,和东城有名大户都有往来,但从没见过这样绝色的少女。

苏明月还没说话,苏宛如便抢先说:“老爷,她就是我的大女儿,苏明月。”

说完,苏宛如对着苏明月温婉一笑:“月儿,快向老爷问好。”

苏明月垂下乌黑睫毛,眉眼看似乖巧:“见过顾老爷。”

顾锐宽点点头,态度温和礼貌:“你从乡下过来,一路劳累了吧,以后你和你外祖母就住你母亲旁边的小苑,衣食住行上有什么需要,尽管和管家说,既然来了我顾府,以后就是我顾府的人,不必见外。”

苏明月仍旧是清淡从容的模样,不卑不亢道:“谢谢。”

顾锐宽反而有些意外,还以为乡下来的丫头都没见识又胆小,没想到这个苏明月倒是沉得住气。

他也没再多说,吩咐完便离开了。

顾邵炎跟在顾锐宽后面,目不斜视,看也没看苏明月一眼,径直离开。

倒是顾沐香停了下来,目光在苏明月脸上转了一圈,她藏起眼底的暗色,貌似天真道:“你就是明月姐姐吗?我听说你小时候生过天花,脸上长满麻子,是真的吗?”

苏明月抬起眼,眸光清冷:“你想说什么?”

她这话不怎么客气,苏宛如立马拽了她一把,低声斥道:“你怎么和你妹妹说话的!”

大夫人这时也要离开,听到他们的对话,哼道:“没教养就是没教养,连对着自家人,都不会说话,不愧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

苏宛如瞬间白了脸。

她嫁过一次人,还生过一次孩子,后来能再嫁给顾锐宽,也是阴差阳错之下救了顾锐宽的命,顾锐宽感激她,才不计前嫌的娶她入府。

只是她毕竟出身难看,进府后处处被人轻慢,幸好后面生了顾沐香。沐香也争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十四岁便在东城出了名气,被评为东城四大名秀之一,刚及笄,求亲的人便踏破了门槛。

苏宛如也是那时候,才终于争到了气,能在府里直起腰说话。

可没想到,这个苏明月一回来,就毁了她苦心多年经营出来的尊严和底气。

想着,苏宛如满肚暗火,她不由迁怒苏明月道:“既然知道自己长得难看,以后就好好给我戴着面纱,别把你那张吓人的脸露出来。要是以后吓到了府外的少爷们,我打断你的腿!”

“宛如,你别这样说月儿,月儿她的脸已经被……”

“外祖母。”苏明月打断周碧玉的话,声音很轻,却清雅好听,“您刚刚摔到了胳膊,我现在带您去休息,顺便给您看看伤。”

周碧玉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明月扶走了。

她们走后,顾沐香撅起了红唇:“娘,姐姐的性格总是这样无礼吗?我问她话,她也不回答我,您教训她,她也不知道认错。”

苏宛如心里也有气,她压着火说:“别管她,要是早知道她如今是这般模样,我当初就不该……算了,沐香,你以后记得离她远一点,别让她带坏了你。”

顾沐香挽着苏宛如手臂,乖乖巧巧道:“知道了,母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